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艺域采风

遥无归期的艺域采风之旅
正文

无谓的挣扎

(2018-08-04 08:35:47) 下一个

画画常常是自发的无意识冲动,好像呼吸。手烊烊,按耐不住。或许缘于偶然碰到了喜欢的作品,残不忍睹的事,更常常是对人事的解脱和体悟。画的太纠结,太脏,就罢手,随它去。偶尔画的开心,常舒一口气。

在意大利罗马的梵蒂冈博物馆(Vatican Museums,Rome)中静静地站立着一座历经了漫长岁月而残破不全的雕塑-拉奥孔和他的儿子,我根本无法想象这座震撼人心的雕塑由Rhodian的雕刻家Agesander, Athenodoros, and Polydorus创作于久远的古希腊文明早期。后期有很多的雕刻家曾翻制出许多完美的副本,可我还是最喜欢这座经过了艺术家和岁月的双手雕琢出的作品,因其残破才越显真实。也许艺术并没有历史,有的只是艺术家各自独特的视角。

我常常能从拉奥孔扭曲的身形中看到大卫雕塑的影子,我猜想米开朗基罗很可能也曾为这座雕塑痴迷,他一定不会凭空就能在那个时期创作出像大卫那样的经典。据说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曾就拉奥孔那只遗失的断臂展开争论,直到那只身手异处的手臂最终被找回来后才证明米开朗基罗的猜测是正确的。对错于事无补,也并不重要,但却从中能看出大家还是觉得米开朗基罗在雕塑上比拉斐尔更在行,至少说明他是用心研究过拉奥孔的。

拉奥孔因为道出了特洛伊木马背后的玄机而遭到同类和众神的惩罚,我常常想人类何常不是自己悲剧的制造者。这样的悲剧一点也不少,比如那位精神助产士苏格拉底的命运, 而雅克·路易·大卫所画的《苏格拉底之死》同样惊心动魄。拉奥孔震撼人心的内在力量是道出了人无可辩驳的悲剧命运,而那种抗拒悲剧命运的挣扎又是那么令人绝望。

一些无法排解的纠结,在看到拉奥孔后都释然。我恍然间悟到那些过往的经历和未曾预期的苦难,其实早已被经历过,而我的所纠结的那些遭遇其实微若浮尘。我好像画出了一点模样,那种无谓的挣扎超越语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