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回国杂记之十 65届(2)班学友小聚

(2018-10-19 04:46:47) 下一个

回国杂记之十    65届(2)班学友小聚

回国不久,就接到老同学X的邀请,她准备请我和严家林、H、Z等几个同学去她家小聚一下。

5月18日上午九点,严家林和H开车来接我们老两口,一起去中南民族大学X家。本来从我们家到她家最多只要半小时就可以到的车程,没有想到,早上下了一场暴雨后,通往民族大学的南湖大道堵得一塌糊涂,后来还因一处积水太深过不去了,只好回头改道。结果,Z夫妇乘公交车还比我们先到了,等我们赶到时已经十二点多了。一场暴雨竟然让我们走了三个多小时,可见当今武汉市交通状况之一斑。

堵车,对上下班或急着去办事的人,确实令人心烦,但对于当天的我们来说,却也无所谓,甚至还庆幸老天给我们这么好的一个机会,相聚一起回顾往事,真是天公作美呀。

严家林和H是我在华中师大一附中65届(2)班读书时的同班同学,家林还是我的表弟。我们是学友,当然有说不完的友情。回忆当年班上的大事小事、乐事趣事,事事难忘;我们是亲戚,更有许许多多想说和要说的事与情。我们就在被堵的车里你一言我一语聊着,车缓慢地在向前移动,我们在慢慢地聊着往事。

聊学友情,H情不自禁说起当年她和X、Z,还有L四个女生的关系怎么怎么好,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就是“闺蜜”。H向来就是一个性格直爽的人,她接着就说,就是因为L跟你“好”了,我们三个就孤立她。你说,你当时跟她好到什么程度了啊?她还问我老伴,你知道他在我们班的那些“好”事吗?我老伴告诉她,当年也住在水果湖,而且与L的妹妹不仅是同学,还是邻居,当然认识。但是那时我不认识李培永呀!

H说我与L“好”,就是人们现在经常挂在口边的中学生“早恋”问题。我也顺便问了H一句,你们两个人是不是当年在班上就有点“好”呢?家林和H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可不像你那样啊!我们是高中毕业两三年后,一次非常偶然的机会相遇后才开始谈恋爱的。我笑着说家林,你现在集中注意力开车啊,H代表你发言就可以了。后来又谈到我们班上如今共有四对伉俪,都是当年同班同学,只有我的“初恋”是失败的。家林马上纠正我的说法,他说当时班上至少还有四五对在“早恋”,都是你这个团支部书记带的好头!而且,他们后来也跟你一样都失败了!还是我们好,上大学了才开始谈恋爱,在该谈恋爱的年龄段开始谈,而且都非常成功!

常言道:“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钟情。”当青春渐渐苏醒的时候,每个男孩女孩都会有自己喜欢的人出现,只是大多数男孩和女孩都会将这份令自己脸红的爱恋隐藏在自己的心底。

然而,当两个少男少女在同一个班级共同学习的时候,那种相互之间的好感,渐渐就会自然流露,而处在同一年龄段的少男少女们相互之间对此尤其敏感,在大庭广众之中,仅凭一个他人难以察觉的眼神、一个微不足道的肢体语言,立刻就会发现谁谁谁相好了,于是,在班级里迅速传开。其中,有真正是那回事的,传开也无所谓;有的开始并不是那回事,传着传着就弄假成真了。

真的也好,假的也好,弄假成真的也好。总之,在中学高中阶段出现这样的情况,从人的生理发育和心理需要的角度来看,非常正常。但是,不论是改革前三十年,还是后三十年,我们的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一直都不重视青少年的生理科学教育和心理个别辅导,让正在成长中的青少年自己在黑暗中摸索。因此,总是听到什么早恋的议论,在如何应对和处置方面,却没有什么可行方案出台。早恋,其实绝大多数中学生都是初恋。

我为我们班同学之间后来恋爱成功白头到老的四对,感到非常高兴!待会第一杯酒就祝你们两个和X夫妻两个家庭幸福、健康长寿!

聊到亲情时,我们的车正堵在前进不了也后退不能的南湖大道,听家林讲他小时候去我们家的情景。他深情地说,大概是七八岁时,跟着奶奶,也就是我的亲姑奶奶,从武昌起义门走过梅家山,有一条石子路,走一二百米穿过任家湾和刘家湾,再翻过铁路,走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穿过一座山丘似的坟山,大约五、六百米就到了李家花园。最先看到的一栋房子是李家的住宅。住房建筑是典型的湖北农村风格,土木结构,山墙大约一米左右砖墙上面都是土砖。住宅大门进去是一个比较宽敞的堂屋,堂屋两边有四间卧室,前面两间卧室的门对着堂屋,堂屋正对大门的隔板正中的神龛上,供奉着李家的列祖列宗牌位,两边靠木壁摆放着八把太师椅和两张茶几,神龛下面还有一张八仙桌。

我真佩服家林的记忆力啊!所述就是我少年时期生活的地方!六十多年了,我们李家花园早已湮灭,如果还可以定位的话,那就在现在的武昌火车站东广场那一大片地方。现在是繁华世界,六十多年前这里可是一片荒山,李家花园就在那三面荒山、一面藕塘的平地之中。

说起当年我们李家花园,家林到现在印象还非常深刻,是因为他自从跟奶奶一起到过我家之后,经常奉他母命来我们家,拿我妈妈做的腌菜。我妈妈与他妈妈都是鄂州市华容区吕家大湾的姑娘,所以,每次来我们家,他一进门就喊我妈“大姨”,大姨见了他总是亲热得不得了,把他当自己的儿子一样。他连我妈用来腌菜的大缸都还记得,说我妈妈在厨房那与他齐肩高的大缸里给他拿香喷喷的腌菜,每次都要把他的篮子塞得满满当当的。他也就趁我妈妈给他拿腌菜之机,跑到我们家客厅去玩玩,因此至今还记得那客厅的摆设,他感叹,六十多年了还记忆犹新啊!

家林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倒车改道的出口,回头再走雄楚大道,赶到X家,她和Z夫妇已经在他们学校教工小食堂等着我们了。她说先生与同事外出旅游去了,孙子也回儿子家了,她一个人就在小食堂请师傅做了几个菜招待我们。其实,现在同学聚会并不在乎吃,只是找点时间,找点空间,聚在一起聊一聊!我们在饭桌上边吃边聊,饭后又去X家继续聊,不知不觉就聊了两三个小时!聊了些什么呢?没有主题,没有中心,出门也就忘了刚才都聊了些什么,还真是人们常说的那样,人一上岁数了,眼前的事情一转身就忘了,而几十年前的往事提起来了却历历在目,记得非常清楚!

我们这样的中学同学小聚,实在是感情的需要,真情的倾诉!不论是发邀请的,还是被邀请的,大家都乐意参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