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回国杂记之七 语文(2)班同学聚会

(2018-10-13 06:08:52) 下一个

回国杂记之七   

 语文(2)班同学聚会

2018年5月26日,回国后第二次同学聚会定在汉口中山公园。参加聚会的是五十三年前湖北省实验师范学校语文(2)班的同学,组织者是热心快肠的罗步青(后来改名罗念东)、王业伟和周立山三位同学。到会的还有十三个同学:孙必如、万来宣、郑法章、定正章、朱能用(后来改名朱凯)、韩宪伟、杨先治、邢成秀、柯焰、熊敏、汪国美、罗德玉、李培永。我不知道当年短训一年的其他班同学,是不是像我们语文(2)班这样几乎每年都要聚会一两次,反正我只要回到武汉,罗念东等同学总要组织大家在一起聚聚。他的理由也是很充分,老班长回来了怎么能不聚一聚呢?

其实,我是一个很不称职的班长。当年因“不宜录取”政策,而被武汉市教育局直接录用为中学老师,通知我到湖北省实验师范学校短训一年。我那时是极不情愿去报到的,待在家里一个多月不去学校。还记得,国庆节过后,万不得已,我才去学校报到。班主任黄娉琴老师带我去语文(2)班教室,对满教室的同学说,他是李培永同学,今天来报到了!从今天起,他就是你们的班长。同学们鼓掌欢迎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我走到教室唯一一个空位上坐下了。

五十多年前,湖北省实验师范学校位于武昌付家坡,学校原来有高中部和幼师部,加上我们短训的十二个班就是一个近三千人的大学校了。全部由高考“不宜录取”的落榜生组成的短训班,学生思想复杂是不言而喻的,无心向学也是可以理解的。但让我不理解的是,在当时特别强调培养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重要性的背景下,集中那么一大批“出身有问题”的人培训以后去中学当老师,教育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不会出问题吗?典型的悖论,无人解释。五十多年后,再回头看那时武汉市教育局领导的决策,无疑是非常正确的。经过短训走上讲台的这一批人,不仅缓解了武汉市中学师资紧缺的问题,而且,让这批年轻人有一个展示自己才华的平台,对于社会稳定、个人成材都有极大的好处,事实也确实如此,这一批人后来大部分成为武汉市中学教育的骨干。

恢复高考以后,我从一般中学调回湖北省重点中学——华师一附中工作。1989年海南建省,我调到海口去了,与同学们联系也少了。2005年退休后,又经常往返中美之间,自己都无法确定什么时间在武汉,幸亏有了微信群,就是没有来参加同学聚会,也知道大家的近况,感恩现代科技给予的方便!每年聚会之前,不是罗念东,就是王业伟,一定要通知我聚会的具体时间。大家尊重我这个所谓的“老班长”,而我确实是不称职呀!最称职的是我们语文(2)班群的“秘书长”罗念东,每次聚会都是他在精心组织,一个一个或电话或微信通知大家。还有每次AA制聚餐负责管钱的王业伟,他要征求大家的意见,确定用餐地点,每次收了多少钱,用了多少,还剩多少,一清二楚!最值得称道的是我们语文(2)班的同学们,只要接到聚会通知,没有什么特殊原因,不论聚会地点多远,也不管天气如何变化,都会按时参加。据不完全统计,从短训结业到现在,我们班这个群至今还没有联系上的同学只有三四个了,而且大家也一直在千方百计地寻找他们,盼望有一天全部到齐!

记得有一次聚会,还没有到约定时间,武汉突降暴雨,一时风雨交加,先到的同学担心正在风雨途中的同学,王业伟还特地找酒店负责人,为后来的可能会淋雨的同学预定了姜茶,学友互相关爱之情可见一斑!没有想到那一次天气那么糟糕,来参加聚会的居然有三十多人!而且还有刚刚联系上不久的钱国耀同学也从武昌关山那边赶到硚口来了。过后不久,传来他不幸因病去世的消息,遗憾的是那天聚会时,大家看到他身体那么好,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但有一点庆幸的是在他突然离世之前,与三十多个老同学见了一面!

还记得就在那次聚会时,主持人罗念东让我这个班长和邢成秀书记分别致词。我当时讲了三句话: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我从当天的暴风雨说起,今天我们在自然的暴风雨中来相聚,五十多年前,我们就是在“暴风雨”中走到一起来的!可以说,我们现在的退休生活像雨后的彩虹一样美!谁也想不到,当年那么倒霉的我们,如今是何等的幸福!所以,我们知足,我们快乐!我们在座的同学,除了少数同学改行了,大多都是一生献给了教育,献给了学生,我们是践行助人为乐的一代人,现在虽然退下来了,仍然要坚持助人为乐!然而,毕竟年龄不饶人,我们要服老,要自己去找力所能及的乐趣!只要我们坚持“三乐”,自觉做到“三动”(生命在于运动;朋友在于走动;爱情在于互动),我们就可以走过古稀之年,迈步耄耋之年,指向期颐之年!

这次聚会在汉口中山公园,罗念东早就在公园大门口等候大家,王业伟和汪国美则在公园茶亭为大家定好了茶位,静候来聚会的同学。到了约定聚会时间,陆陆续续到了十几个同学,围坐在一起聊天。环视周边,来这里喝茶的差不多全是老人。回想六十多年前,这里曾是少年儿童娱乐的天堂呀!那个年代,武汉市中小学生春游、秋游只有这里和东湖风景区两个地方可去,尤其是家住武昌的孩子们,几乎每年都要到汉口中山公园玩一玩。再看如今,满园都是五六十年前的少年儿童,选择来这里聚会喝茶,既可以与老同学相聚一叙,又能了却心中的怀旧情结!

“秘书长”罗念东看看该来的同学差不多都到了,就对大家说,现在请柯焰同学讲话。

柯焰笑着说,报告一个好消息,待会有一位神秘嘉宾来参加我们的聚会,到时请大家猜一猜她是谁。这时,大家才看到一位女士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只见她头戴大檐女士遮阳防晒帽,帽檐周边垂下的薄纱,远看她的面部模模糊糊,等她走近了,掀开那薄纱,大家异口同声喊“熊敏”!秘书长说这是柯焰的功劳!柯焰说熊敏与她是三十九中的高中同学,是熊敏在高中群里找到了她。不管是谁找到了谁,说明了我们语文(2)班的同学都有一颗眷念学友的心!大家都非常怀念那短训班在一起的日子,虽然短暂,但难忘的一段青春年华!

同学聚会,当然要在一起吃餐饭,在哪里去吃?吃什么?这在我们班,每次都是王业伟负责。这次,他预定在中山公园大门对面的艳阳天,吃湖北家常菜。吃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大家高兴的是我们语文(2)班群又回来了一位老同学!大家共同举杯欢迎熊敏!我们欢聚一堂,再次举杯,为了我们的健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李培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守株的兔2017' 的评论 :好的
守株的兔2017 回复 悄悄话 李老师,你果然认识我的师母,你们是同事。真不好意思我没有博客,因为平时比较忙也不经常登录OPE官方网址,有机会再联系吧。
李培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守株的兔2017' 的评论 : 您好!我怎么在博客搜素中找不到您呢?
李培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若敏' 的评论 :谢谢你的关注!如果愿意,可以加强联系。
李培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守株的兔2017' 的评论 : 谢谢您的指正,您的师母白艳芬老师曾与我在一个年级任教,而且我们两人的办公桌面对面,她也非常关心我。我后来调到海南后,只要回武汉,一定去看望他们二位好人!华师一附中六十周年大庆时,我们几个曾受邓校长关爱的老师还专程去他们家中看望。谢谢您!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加强联系,不止您在美国哪里?我在纽约曼哈顿对面的泽西市,住在女儿家,已经拿了绿卡。
守株的兔2017 回复 悄悄话 拜读了您的回国杂记系列,很亲切。您是个爱憎分明知恩图报的人。您在系列中提到1987年华中师范大学邓宗奇校长“带帽”下达破格指标让您成为首批中学高级教师。这里说明一下,邓老师(我是他的学生)的名字是邓宗琦,他当时是华中师范大学的副校长,华师一附中刚好归他管。邓老师已退休和他老伴住在武汉(我的师母也曾是华师一附中的老师您肯定认识)。
若敏 回复 悄悄话 汉口中山公园好亲切。上大学时,到协和医院实习,每次回同济医学院都有路过那里。
李培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棒棒'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点评。
小棒棒 回复 悄悄话 同学之间这样的友情真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