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牧童的心情日志

我用博客人记录我的心情, 欢迎你来分享.
个人资料
正文

“妈妈,有人喜欢我”。。。

(2019-03-15 17:48:47) 下一个

这段时间在听八月长安的小说“你好,旧时光”,随着主人公余周周的经历,我好象再次回到了小时候上学的日子。尤其是余周周初中的经历和我的有着很多相似之处,我一路听着,着实感同身受。尤其是听到周周被班里的差生徐志强以琼瑶式的表白和徐志强的一众小弟们口称“嫂子”的跪拜后心中害怕,不知所措,在晚饭时对妈妈哭诉,“妈妈,有人喜欢我”时,我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 恍惚间,我看到初二的自己 – 那个十四岁的女生带着同样的恐惧对妈妈哭诉。

还记得初二时我是班里的英语课代表,每天早自习带领大家学习同时负责收发作业和考卷,每天穿梭于老师的办公室和我们的教室。那个时候,班里来了一个转学生D,因为长的又高又大,所以座位被安排到最后一排。不知为什么,好像到了初中以后,转学生都不是太容易融入集体 – D就是这样,他很少主动和班里同学说话,也不愿意参加活动。后来,我渐渐发现他和班里的一个留级女生W交谈的比较多,现在想来他们喜欢一起说话是因为两人都是“外来户”,孤单让他们惺惺相惜吧。但那个时候,我觉得D就是个坏学生 – 谁让他不找别人,老是和留级生说话呢?绝对是鱼找鱼,虾找虾。对D“验明正身”后,我的态度当然是避而远之,直到有一天好友小七对我说,D告诉W我们班没有什么漂亮女生,只有英语课代表看着不错,可就是整天叽叽喳喳的。听了这话,我只觉得晴天霹雳 – 一个十四岁的女生被男生说漂亮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是被这样一个男生说,那感觉就好像一个良家女孩被一个小流氓给盯上了似的。小七接着说了什么我都听不到了,最后都不知是怎样走回教室的。我回家可不敢把这事告诉我妈,怕她又硬说什么是我的错。可是,我开始精神恍惚,饭吃不下,觉也睡不着。到了学校不敢朝D的方向看 – 心里总觉得他在看我,心突突直跳。我的不正常终于被我妈发现了,在她的逼问下,我吞吞吐吐地道出了实情。和周周的妈妈不同,我妈没有温柔地对我说,“有人喜欢你,这是好事啊?” 这位“铁姑娘”型的女战士听完我的叙述迅速做出两个决定,第一是带我去看中医,每晚吃安神的药帮助睡眠。第二,马上把这个情况反应给老师 – 少男少女之间的无论什么样苗头必须扼杀在摇篮里,更何况还与一个坏学生有关。好像当时老师也没太当一回事,见了我妈,只安慰了她两句,然后说他一定会加以注意就让我们回去了。那之后我的恐惧感也逐渐消失 – 那个时候,家长和老师就是学生的神,整个事情两个神都知道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D从我的视线中慢慢淡出,也不知道最后他去了哪里。

现在想起这件事,我问自己当时为什么会对一个男生的话反应那么大?追根寻源,这些恐惧来自我的原生家庭对我的影响,确切地说是来自我那位非常革命的妈妈。我小升初的时候全校只有几个考市重点的名额,如果没有考上,只能按户口就近分配。我当初就差了几分没能考上我们地区的唯一那所重点初中,之后就被分配到了离家很近的一所普通中学。这所学校大部分的孩子是周边各大部委职工的孩子,所以生源相对单纯,学生的家庭背景也比较相似。这个学校的师资力量其实还不错,我初中三年就遇到了几位很出色的老师,而他们也对推动我那个时候的人生起了不少作用(有时间的时候再单独写吧)。说到底,毕竟还是普通中学,学生之间虽然有竞争,但也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整体大环境还算比较宽松。我在那里的三年本来也可以过的很是舒心,但是无奈我有个相当极端的妈妈,让我的初中生涯完完全全笼罩在她的“Blame Shame”的阴影中 – 她把重点中学定为1,普通中学定为0.5,即便我是我们学校最好的学生,在她眼里我比重点中学的好学生也还差了一半。然而我在普通中学也就是个半吊子,学习不是太上心,所以我是普通中学里的普通学生- 0.5x0.5=0.25, 这就是我妈对我的定位。所以想想看,在我妈的这种影响下,一个比0.25还要低很多的学生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不就是洪水猛兽吗?那个时候学生的好坏是以成绩,学校划分,这些不好的统统都是坏学生。其实那个时候我和D没什么接触,根本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是因为他成绩不太好,就简单地把他划归到了坏人的那一边 – 不好的人所表达出的喜欢当然也是不好的。

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真是可怜 – 原本真实缤纷的日子被逼着按照单一的标准和非黑即白的模式一天天地过着。多年以后才明白世界是不能用某一个标准来划分的 – 这世界在黑和白之间还有很多种的灰色。D的功课不好并不能说明他就不是好人,再说他除了夸我漂亮其他什么也没做啊。本来单纯的事情被家长强迫着加上了太多的杂质。约翰.克劳德博士在“改变带来医治”中提到:一个成熟的人必须要接受这个世界是好与坏并存的,每个人也是同时拥有优点和缺点的。能接受这些才能面对真实的世界,活出真实的自己。我不知道当年的真实到底是什么,于是我决定,今后再想起这件事,我要忘掉当时所有不好的部分 – 那或许是因为我的恐惧被过分夸大了的,就只单纯地记得:初二那年班里有个男生说我是班里所有女生里最漂亮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