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尔雅

对于她来说,无论是异乡或者故乡,她只要它的心----爱,安稳,宁静和信赖。
博文

长周末的早上约7时,从旧金山东湾驱车去拉斯维加斯,黎明的高速公路车辆稀少,开阔清净,白云絮伴着我们,一路南行,途经风吹草低现牛羊的各牧场,途经蔚为壮观的风力发电机群......途中小憩数次,渐行渐远,渐行渐黄昏,到达赌城已傍晚6点多。远见我们预定的这间酒店,格外灯火辉煌。入住酒店,朋友夫妻已开车等候楼下,接我们逛了赌城老城区新城区各处,接风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02 18:25:41)

清晨去上班,坐在地铁上看手机,惊悉徐虹妹妹离世。瞬间,满怀哀痛,满眼泪花,心中梗塞般难过。稍后,又看到《北京日报》所刊登:”记者、作家徐虹不幸病逝,年仅49岁”。妹妹,我知道,关于文学的,关于生活的,你曾有好多打算,好多计划,好多梦想......那些美好正待你一件件去着手,去完成,去圆满,可生活却与你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你病了。情况180度大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5 12:14:09)

半日看花与半日发呆1华氏70多度,阳光灿烂,很完美的天气。坐家中露台摇椅半日,看来当“坐家”也不易。读书几页,里里外外进出多趟。一会儿沏沏茶,一会儿添添水,一会儿又烧杯咖啡,一会儿又吃些点心,竟没开始写一字。有只鸟,叫声很大,抬头去寻,因大树枝叶茂密,竟寻不见。却见天蓝树青,十分祥和美丽。东瞅瞅草,西看看花。草是野草,油菜花似的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7-17 20:05:12)

旧金山湾区今年雨水少,天天阳光灿烂,海风和煦,气候宜人。除了市府限水的一点点不方便外,人倒不觉得什么,可是,却苦了我院子里的果树们。 市府限制每周只能给庭院草坪树木浇水两次,且时间必须早上9点之前,下午6点之后。估计这是科学的,土地最易保持水分的时间段罢。 由于浇水少,加之地下土壤干燥,今年我院里的10多棵树木面临严峻考验。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10 14:42:22)

这两日,我的微信超热闹。因兀地入了好几个群,盖因家乡母校四川雅安中学,组织初中全年级四十周年庆。我虽未回乡,却感到身临其境的热闹与喜庆。以前一直拒入群,比如早前高中理科班要拉我入群,我以数学差,不好意思面对理科学霸为由婉拒。可此次初中同学因了活动,热情地邀我入了群。初中群里的高中文科同学又邀我入文科群,初中群里的小学同学又邀我入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关于一棵瓜秧的追踪报道:诗经曰: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菜地中间冒出了一株陌生的小苗(图1),看它青葱可爱,便未当杂草拔掉。过了些时日,感觉像南瓜秧(图2),但未确定。今天开花结果了(图3),小瓜蒂呈长形,状不似南瓜?越长越大了,结了一串七八只,还是不认识(图4)。目前能确定的,是小动物衔来的种子。因松鼠,小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5-21 13:49:26)

卡妙儿(Carmel)是蒙特瑞地区美丽的海滨小城。整个城市如童话般,有精致可爱的小屋,店铺与商品,更有许多高雅的艺术画廊与雕塑坊。走在卡妙儿的小街小巷,如同走入安徒生故事中。不期而遇的窄巷深院,探出阳台窗沿的盆栽吊饰,阶沿边五颜六色的小花细草.....在卡妙儿的咖啡店小坐,见墙上的照片十分有趣:"美国女孩在意大利1951"。照片中的那些意大利男士,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06 10:57:15)

二月我在桃林里读书三月便转入李花深处今日晴好,坐李树下写字忽见满屏李花,倒影荧屏(图七)以蓝天为底色,疏朗写意不忍负春光,遂起身,搔首弄姿自拍"美人看花图"若干:花开人独立,艳阳鸟呢喃庭院静好,岁月无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8-25 10:18:12)

叶落----献给喻丽清女士 尔雅 我和儿子都叫她喻阿姨。对于这辈份混乱的称呼,喻阿姨开心地应着,并不要求纠正。 好些与我同龄的作家朋友,都叫她喻大姐。我有时想,是否把她叫老了,可在我情感上,确实对她有着对母亲般的依恋与师长般的敬重。 她就是我的近邻,著名作家与诗人喻丽淸女士。 2008年的夏天,我先生刚远赴夏威夷仼教,我就病了。那天早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17-01-23 11:17:21)

昨晚下班,暴风雨。没等到巴士,顶风冒雨走下去Bart(湾区捷运)站。伞被吹得翻过去,又被我逆风翻过来。这伞是那年在欧洲,从威尼斯小贩手中所买,3欧元。伞面是淡兰底色,绘有艾菲尔铁塔,罗马斗兽场,威尼斯运河,以及运河上的贡嘎拉......十分浪漫的记忆载体,却禁不起风吹雨打。也难怪,本应做太阳伞的命运,却被改变成雨伞。回到家,半截裤腿湿,鞋更不必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