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博文
(2019-03-25 10:51:19)

小蒙娜丽莎
在马德里看画,20世纪前的在Prado国家博物馆;20世纪以来的重要流派在ReinaSofia。 Prado馆藏1万余件,10分之一对外开放,博物馆建筑修缮期间开展作品800余件。镇馆之宝当数Vélasquez。早期的Vélasquez继承了欧洲大陆画派,天赋虽高,作品却并无新意。后来他去到当时经济最发达也是艺术最蓬勃的威尼斯取经,师从“威尼斯三杰”之Véron&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18 12:27:52)

闲逛马德里 飞机上看积雪覆盖的比利牛斯山脉: 马德里附近的大地: 冬假里我们来到了马德里。二月末的巴黎还是一片冬日光景,马德里却已春意盎然了。在Retiro公园的樱花海中,我们发现了这样一只俏皮调皮顽皮的小鹦鹉,它栖息在温柔俏丽的春枝之上,啄食樱花。在它看来,世界也许只是那下一朵的樱花。 m
我们的马德里从市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9-03-07 09:15:43)

到底谁是妈?
冬假第一周,我们把女儿送到意大利的雪站玩snowboard,儿子送到芬兰Laponie看极光坐雪撬会圣诞老人,我俩去了趟马德里。
马德里的第二天,我们在ReinaSofia看达利毕加索Miró。我正叮嘱数学家认真看Miró,把图案色彩大致记下来,回去我给刷出来,也挂客厅。这时电话响了,陌生号码,法国手机号。
原来女儿在雪道上摔了,右胳膊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02-18 09:26:49)

情人节那天,老婆跑了 伊夫(Yves)是数学家的同事。星期五晚在健身房,伊夫告诉他“老婆情人节那天跑了!”伊夫生于非洲某酋长之家,是酋长厨师的儿子。从小生活优渥,16岁时身高就蹿到了2米。一身黝黑的疙瘩肉,一张酷似WillSmith的脸,眼里透出的,除了精明还是精明。
18岁来法国留学,毕业后在几个大公司呆过后决定给自己当老板,做起了free-lanc[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9-02-06 12:48:58)

谁谋杀了TychoBrahe?
只要学过中学物理就不会不知道开普勒,但TychoBrahe又是谁?历史的尘土早已将他掩埋,但在16世纪的欧洲,他却是那颗最耀眼的巨星。不光是对星系的研究发现让人们目瞪口呆,还有其炫目的生活方式也让人们津津乐道。
1560年,看了那次日食,TychoBrahe就立志成为一名天文学家。天文学在当时的欧洲可谓炙手可热。很快他就意识到要搞好天文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他们绞死了只猴子,以为绞死的是个法国人 Hartlepool是英国东北部的一个小渔村。村民世世代代偏安一隅,与外界老死不相往来。生活是艰难的,偶尔海岸上有搁浅的船只,或者被浪打到岸边的沉船残骸,村民就会蜂拥而至,期待拾着点什么改善改善生活。 1805年,正值欧洲大陆烽烟四起,欧洲各国第三次结盟对抗战无不胜的拿破仑帝国,海上陆上打的不可开交。10月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9-01-22 08:38:48)

英国男人卖老婆 18世纪的的英国,如果一个男人跟他老婆过不下去了,或者不想再过下去了,通常有三种解决办法:1.离婚,但实在太贵了,一般人离不起;2.把老婆杀了,但风险实在太大了,一般人杀不起;3.在市场上卖掉。(不过正是因为离婚太昂贵,18,19世纪的英国有很多杀妻案。这样的案例让大导演Hitchcock拍了不少上乘的心理悬疑片。) 直到20世纪初,英国男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2019-01-16 01:39:53)

今天“地理杂志”介绍了“邮递员马先生”,让我想起约三年前写过的一篇小文,现在收录到博客里,留作纪念。 Géo的链接:https://www.geo.fr/histoire 邮递员马先生(leFacteurCheval) (图片为马先生的“理想之宫”)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1-07 11:46:45)

娶了个亿万富婆 茸哥的幸福生活 新年聚会,酒酣之余,哥们姐们围炉八卦。这次提到了茸哥。好久好久好久都没有他的消息了,这次突然出现在八卦话题中,多数人都有点语塞。但爆料的哥们说茸哥娶了个亿万富婆,在国内前沿牛城市S,过上了喝喝茶、摆摆棋、阅佛经、悟禅道的幸福生活。这下炸锅了!犀利姐问:“富婆贵庚?”哥们摇头:“不清楚。茸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18-12-30 06:14:34)

我在前面等你 不知从哪年起,滑雪时孩子们单独行动了,不愿意和我们一起。用儿子的话来说“因为节奏不同,滑不到一起去。”说白了,就是嫌我们慢呗!我自认为水平还很不赖,但和经历过系统训练喜欢玩slalom的孩子们比,远远不在一个能量级。 于是,我们四人就分了两阵营。一星期下来,我和数学家滑遍了雪站各个雪道,不相干的人还偶遇过数次,而孩子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