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博文
(2019-01-18 15:13:49)
这位犹太同学比我大约晚半年做课题,他叫Ben,由以色列过来做博士。按照常规,“老学生”的我对新学生介绍本室的日常安排和要求,这是认识Ben的开始。 Ben有典型的中东人外貌,棕色皮肤,深邃眼窝,大额头,短发,顶部的头发有点稀疏,戴一副黑框眼镜,说话时嘴角给人微笑的感觉。 他谈论自己甚少,只是流露自己年龄稍大,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其实他看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1-17 14:50:56)
朋友聊天,聊到历史那些事,那些帝王将相,奸臣忠烈,兴衰胜败等,那些关乎历史说法认知。历史是人民写的,这话永远正确,因为人民包括所有人。也说历史是胜利者写,这也无可争议,胜者为王败者寇,官方历史的档案歌功颂德的居多。但对老百姓来说,历史往往就是文人的作品,那些事实与虚构混杂及妙笔生花的故事情节,取材于历史但不须拘泥于史实,可以自主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1-15 09:21:53)
拿到一个奖,与创新或业绩无关,乃是基于工龄时间,名曰十五年服务奖,也就是说为老板打工整整十五年了,公司创立四十余年,对员工每工作满五年给予一次服务奖,几位元老级员工已拿到三十五年奖。 驻足回忆,时间总是相对的,像掬起的一捧水不知不觉流走了,时间都去哪儿了?给人蹉跎岁月之感,但想想走过的路跨过的桥,也留下了一串脚印与值得纪念的点点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9-01-13 18:22:05)
周日,雪花纷纷,风止树静。气温稍在冰点以下,晶莹的雪片自由缓缓飘下。坐在家中火炉旁,捧着一杯热咖啡,眺望窗外,任凭思绪信马游缰。提到冬天雪日,往往想到冰天雪地,滴水成冰,特别是中学课文草原英雄小姐妹经历的暴风雪更是令人不寒而栗,对在南方长大的人尤其如此。无数的文人志士挥洒冰寒寓心志抱负,留下了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诗句,在千里冰封万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有位朋友开车常被人按喇叭,只因速度太慢影响后面的车流,但她从不在乎,任人横眉白眼喇叭鸣,我自咬定缓缓而行,这是经历过生死车祸事故给她留下的“后遗症”,一次被蛇咬还十年怕井绳,更何况人命关天之事。过去是同情,如今可以说是理解了。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只要常开车,磕磕碰碰的事也在所难免,轻微摩擦自己涂抹两把即解决问题,坑坑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05 11:23:29)
新年之初常言道开门大吉,可今年却是关门大战,总统与国会口舌之战不断升级,闹得不可开交,其焦点就是那50亿修墙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完全依个人看问题的角度,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总统语气咄咄逼人,这长城非修不可,要据非法移民于墙外,事关国家利益,没有讨价还价之理,总统手握否决绝对权,信心十足告诉对手,此墙为我修,此钱为我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03 13:25:15)
秋去冬来,一年一度的早轮大学录取已经尘埃落定,众多的高中莘莘学子们几家欢喜几家失望。欢喜者的庆功宴已在笑声中撤席,失望者也应该重新点燃起希望之火,下一轮的普通录取将在早春揭晓。今日之放榜非昔日放榜,红榜张贴和信件通知的年头已成历史,如今,一切皆在电脑手机上的指节滑动间,申请时与该校建立的个人档案就是发榜之处。上月十三日,在放榜前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03 13:25:12)
秋去冬来,一年一度的早轮大学录取已经尘埃落定,众多的高中莘莘学子们几家欢喜几家失望。欢喜者的庆功宴已在笑声中撤席,失望者也应该重新点燃起希望之火,下一轮的普通录取将在早春揭晓。今日之放榜非昔日放榜,红榜张贴和信件通知的年头已成历史,如今,一切皆在电脑手机上的指节滑动间,申请时与该校建立的个人档案就是发榜之处。上月十三日,在放榜前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31 12:20:11)
2018的流行词之一是不忘初心或重拾初心,不经意间跟上了一次潮流,拾起了对中华诗词的初心,甚至有些“狂心”,因为竟想对诗人说三道四,评头论足。一首好诗既要用词巧妙,又要立意深远。就像吃饭一样,要口味诱人,又须营养丰富。如果只是华丽辞藻,那是文人骚客作品;如果仅仅意深词严,那是哲人志士思想。每当咏诵那些脍炙人口的诗词,无疑会陶醉在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两名基因编辑婴儿横空出世,犹如外星人到访,国人震惊,世界哗然。面对如此疯狂的技术应用,千夫所指口诛笔伐,如探究问责,至少有三。过之一:技术之父始作俑者无疑是“基因编辑婴儿的技术之父”贺(He)姓学者,He当属时代青年才俊,国内名校毕业,美国名校深造,在国内N个”计划“榜上有名,据说He还创办几家公司,在学商两界游刃有余,知识与财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