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亡羊补牢

都这岁数儿了,赶上这么个说说实话的好地方儿。我能不说吗?
博文
(六十五) 第二天一到公司,老靳老早就等在了我办公室。看我进来,他劈头就问:“你昨儿是犯什么神经呢?你要是不干了,我们都干嘛去呀?” 我把昨天在海边的想法对他讲了一遍,他没听完就说:“你以为你是谁呀?真以为是在新疆一支队时,那队长说你留着胡子冒充的马克思啊?别忘了咱是流氓小偷,现在能踏踏实实做生意就不错了。你说做生意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六十四)
又过了十来天,酒楼的照还是没信,瑞云确实着急了。她跑到公司找到我,噘着嘴说:“你说这人怎么这样啊,照办不下来还天天跑这又吃又喝的。刚才我看他喝得挺高兴的,一想一个多月了就过去问问,他还不高兴了,说急什么呀,你这儿不是开着嘛。”
“再等他几天,我不是跟你说再给他半个月时间吗?我这儿还有事,你先过去吧,一会儿我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六十三) 酒楼已经正常运转了,有了它更促进了我生意上的成功率。客户们与我谈罢生意,在这里吃上美美的一餐,体会到我的实力,更增加了对我的信任感。公司的全体人员每日也在这里就餐,隔三差五的还有一次大餐小宴。晚上还可以在二楼歌厅娱乐娱乐,来上一扎啤酒,一天的疲劳都随着啤酒融化了。 我对酒楼的要求是不求赚钱,能够自我维持、不让我往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六十二) 腊月刚过,北京仍在寒冷之中。今儿倒是晴空万里,阳光高照,给大地送来一丝暖意。 九点,我和瑞云到了酒楼。 只见楼上楼下的服务员们全都集中在楼下大厅里,鲁洁正在给她们讲话。 迎宾领位穿的是大红缎子旗袍,半高根黑色船鞋,发髻高攀,庄重窈窕,长眉入鬓,略施粉黛,面带微笑,彬彬有礼。 楼下服务员是海蓝衣帽,黑绒布扣襻鞋,粉兜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六十一) 到了二楼,看到瑞云、军军正在听试着安装的音像。我问道:“瑞云,你餐桌和椅子订了吗?如果没订就别订了,叶国英说她已给做好,下边装修好她就给送来。” “哎,我就差桌椅没订,总选不好颜色和式样。今儿郎蕾来了我一问她才知道颜色要棕红色的,形状要圆的。你说圆的会不会比较占地,可不可以要长方的?” “好像大酒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六十) 我拿着打印好的合同刚要进办公室,门外进来三个人,看那装束就不是生意人。我问道:“请问你们找谁?” “我哥是在你们这儿扣着吗?我赎他来了。”其中一个留着小寸头的说。我回头喊道:“老靳,那家儿来人了,我这儿有事,你出来接待一下。” 我进办公室后把合同递给林先生说:“您好好看看,有没有不同意或需要更改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五十九) 一九九五年似乎预兆着不顺,春节前两星期,酒楼装修基本完工。我与一家音响公司签了一份合同,是给二楼歌厅买音像器材的合同。原本是想用老抗属下的“迷迪音响器材公司”的音像,可与这公司的经理栾杰谈后我觉得不妥,他要我将一百三十万全部打到他的账上后才可以给我装这些器材,而我找人查访后知道他的设备不是最新产品,我对他说容我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五十八) 一九九五年元旦到了。头天中午,年京给我打来电话,说现在过年市里不让放鞭炮了,约我晚上去西北郊农村放鞭炮。我本不想去,一想今年家里也没人说聚聚,又听他说是在温泉,现在的农村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农民也都在经商,我们去的地儿,是他一个农民朋友经商后在那儿开了温泉宾馆并配有多种娱乐场所。这儿离我当年插队的地方不远,我想起二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五十七) 我进了酒楼听着瑞云她们的规划,还真挺有创意,满意地走到一边抽烟去了。十一点了,她们还讨论得挺热烈。原来是因为价钱问题军军、郎蕾和那装修队的头争执起来,我过去听了会儿,问那师傅:“您贵姓?” “我姓龚,我装过多少歌厅餐馆了,还没有这么和我砍价的呢!” “你们别争了,按他说的价钱,但合同上给我写清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五十六) 开门的是一个女孩,连衣服都没穿,我惊道:“咦,对不起,敲错门了。” 她不遮不掩放浪地笑着说:“没错,是沈总吧,立京等着你呢。请进吧!” 她说罢一转身成心扭着肥大的屁股大方地在前边引路。我想拦住葛雅,她一推我跟着就向里走,我顾不得拦国忠和小牟急忙追了过去。 这是个套间,立京在里屋有气无力地喊道:“大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