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我生活着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么大事业,只想真真实实地为自己活着。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我生活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03-23 06:56:34)
王龄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自己的母校,她对这里太熟悉了,半年前她的一个月的实习也是在这里度过的,实习结束时同学们对她还难舍难分,盼着她大学毕业后能回来教他们。 水口中学在一个小山坡上,一条大河在山下蜿蜒而过,校舍是四方形的建筑,中间是操场,四周是教学楼、学生宿舍和老师家属区,最迷人的是那一排整齐茂盛的樟树。 王龄大学读的是中文,现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3-21 07:23:16)
被龙口中学拒绝接收后,王龄当天又提着重重的行李赶回县城。 二姐陪着王龄第二次走进局长家的大门,王龄还是怀着一线希望,也许局长只是故弄玄虚卖弄一下权术,让王龄吃点苦头,然后再给她分配好的去处,毕竟局长是她叔叔的同学,而且叔叔的职位也比局长高。 王龄按响门铃的时候,局长和夫人在客厅看新闻,王龄进门的瞬间感觉到了夫人贪婪的追寻的目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那天老公起床后做锻炼,感觉身体不适力不从心,头有点胀痛的感觉,量量血压,吓一跳,
收缩压160mmHg舒张压101mmHg。 好久没这种感觉了,也就没有量血压,他怪罪我睡得太晚影响了他的睡眠。年纪慢慢大了,错过了睡觉时间就难于入睡,而早上醒来的时间是准时的。 而我不同,不管早睡晚睡,不管早醒还是晚醒,都要赖到11点左右才起床,早睡就多做几个梦罢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6)
(2019-03-16 06:13:00)

大学毕业的整个暑假王龄都心怀一丝丝的幻想,在最后时刻叔叔咬咬牙就把她留在鹏城了,所以她迟迟不愿回家乡县教育局去报到,直到8月底新学期快开学了,她才踏上回乡的路。早上,堂妹帮王龄把一个重重的没有轮子的皮箱抬到楼下,前一天就联系好的三轮车刚好也到了,师傅帮忙把皮箱提到车上,王龄告别了堂妹也坐上了三轮车直往汽车站。九十年代初鹏城到家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19-03-14 08:03:13)

王龄跟二哥相差6岁,二哥在她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做过家务事,他小时候在玻璃片上画公仔在暗房里放电影,在陡峭的山坡上滑木板车等调皮捣蛋的事倒是留在了王龄的记忆里。 二哥读小学的时候是全民参与抓生产促丰收的人民公社时代,小学生也要挑着簸箕上山捡牛粪积肥,参加学校种番薯种甘蔗等劳动,老师在一边看着,孩子们不服气就编歌谣唱:学生种番薯,老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19-03-13 06:58:12)

早上王龄把《告家里男人们书》放在吃饭桌上,没吃早餐就回学校去了。婶婶第一个发现,读着读着眉头就舒展开了。 王龄的父亲和叔叔边吃早餐边讨论她留下的信,欣慰中也有反思:家里一直有重男轻女的现象。 几天后王龄收到她大哥的来信,他说:“读了你给家里男人们的信,第一个感觉就是为你这几年所取得的进步感到高兴。当然,这里所说的进步只是在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9-03-12 07:38:39)

王龄大学毕业前夕父亲来了一趟鹏城,住在叔叔家,大哥刚好从省城来鹏城出差。晚上王龄从学校回叔叔家见父亲、大哥,二哥在鹏城工作,也回来一起吃晚饭。 父亲每年都会来1~2次鹏城探望叔叔一家,兄弟俩感情深厚。他们从小就没有父亲,哥哥12岁就完全担起了耕田养家的重任,一些偏远的田地,哥哥不敢去,只有6岁的弟弟在前面牵着牛给哥哥壮胆。哥哥读了三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王龄当初听从家人的安排自费读大学就已经知道国家是不包分配的,毕业后自谋职业。可是大学的最后一年,省里出来一个政策:大学自费生的户口也要迁入所在学校。 这对自费生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九十年代初,在鹏城,一个户口的增容费就要一万多元。有了鹏城的户口,毕业后还可以自谋职业,这岂不是比正取生还牛气、自由?师范院校毕业的正取生必须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2019-03-08 05:40:35)

高中毕业二十年聚会半年前就开始在同学群酝酿讨论开了,王龄出国后没有参加过同学聚会,这次二十年的大庆,王龄决定去凑个热闹。 二十年未见,好些同学都陌生得不敢相认,比较熟悉的几个女同学倒是一见如故。 “那个活泼、开朗、霸气的雪儿怎么没看见呢?”王龄一到聚会的地方就开始寻找雪儿的影子,高三最后阶段,她曾经给过王龄温暖的友情,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19-03-06 05:32:10)

晚上九点多,宿舍里只有王龄和艺儿端坐在书桌前看书,简儿和新儿都去了隔壁宿舍的生日派对。 突然有人敲门,艺儿不冷不热地说:“进来吧。” 王龄见过他,他是阿剑,两年前从这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现在一所中学任教。他就是传说中艺儿的男朋友,但艺儿心里一直没有承认过。 宿舍里多余的凳子都搬到隔壁宿舍去了,艺儿让阿剑坐下,自己站在书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