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凭水闻香

吟离乡之幽思,叹岁月之流逝
博文
(2018-12-11 03:34:46)
我曾经在我的博文《我的学霸闺蜜》一文中聊过我写博客的初衷。“我开博是为了填补空巢的寂寥,让生活更充实。本想隐姓埋名,来城里支个摊,兴之所致,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地,把所思所想陈将上来。有网友捧场自是高兴,没人搭理亦不在意。只是希望以一种方式记录自己的日子和想法,留下自己无形的脚印”。开博三个多月以来陆陆续续写了二十余篇,并以文会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3)
《红楼梦》就是一部了解那个时代的百科全书,政治官场、历史哲学、天文地理、金融经济、民俗民生、戏曲诗词、饮食建筑无所不包。据统计其描写的有名有姓的人物多达四百多人,加上无具体描写但有所提及的人物则有七百余人。可谓是一部蔚为大观的画卷。 这城里有不少红迷,有的真是把红楼掰开了揉碎了地一读再读,对某些字句已是烂熟于心。子乔不仅能在书房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8)
(2018-12-06 05:21:12)
办公室里的外国人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个西班牙人,一个意大利人。放下我的蹩脚英文不表,那两位讲起英文来都十分动听。尤其是那位意大利人,完全是用意大利语的腔调讲英文,尾音总是上扬的,听起来特别有韵律感。 有时候瞎琢磨,觉得关于语言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的语言也大致能够体现一方人的特质。 就说意大利语吧,听起来语速飞快,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1)
(2018-12-04 08:17:07)


在我上次臭显摆之后,网友东湖绿道留言问:能不能多上点照片。趁着这两天不算忙,我又整理出一批,再来晒晒:D
这是我用旧靠垫的内芯儿做到雪娃:

有些时候没画卡了,凑个数:
AnimalFarm:
用来装巧克力豆的小盒:
伞的浪漫:
蝶舞枝头:
蝶影翩跹:
花开富贵:
招蜂惹蝶:
蟾宫玉兔:
郁金香满园:
五彩缤纷:
唯有牡丹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2018-12-02 05:16:41)

不知怎的,入冬以来,忽然馋上了大白菜。好在如今大白菜在英国超市里已经普及,随时能买到。英文名字就直接叫做:ChineseLeaf。难道人上了年纪,不仅仅是爱回忆过往,连带着味蕾也恋旧了不成? 和那些登大雅之堂的珍馐相比,大白菜实在是土得不能再土的老百姓的家常菜。如果说松露、和牛一类算是餐桌上的公主贵妇;鱼子酱、生蚝一类是大家闺秀;秋葵、虾仁是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3)
(2018-11-28 08:34:36)

如果就四季的受喜爱程度,搞个排名的话,我猜想秋一定会独占鳌头。 无疑秋是绚烂的,丰硕的,变幻的,辉煌的,震撼的。。。自古以来,文人骚客们咏秋、吟秋、叹秋、悲秋、悯秋、伤秋的词藻,俯首皆是。相对而言,冬却是干涩的、乏味的,如果不是有雪撑着门面,只怕是令人厌倦、腹诽的了。 然而细心的人儿,你可曾在那灰朦和萧瑟中体味到冬的丝丝情意? 试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8-11-26 08:54:12)
我最近完成了一项个人创举:单程驾驶纪录破了两个小时,里程超过130英里。 请大家不要笑我,因为这可真是打破了我的comfortzone。说心里话儿,要不是为了儿子我才不会这么挑战自我呢! 话要从头说起。我这个人就爱没事儿瞎担心,有事瞎着急。各种交通事故的报道看多了,对我驾车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直接导致我考车次数在周围人中拔得头筹。 理论考试对我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2018-11-23 08:52:42)
人们都说婚姻就像是鞋子一样,舒不舒服只有自己知道。这真是一个十分贴切的比喻。婚姻是什么?婚姻是建立在感情基础上的结盟。绝大多数的婚姻是在你情我愿的前提下缔结的。双方都渴望把自己贡献出来,和对方结成一个整体。我不怀疑自古以来无暇美满的婚姻肯定存在过,但恐怕也没人会否认,现实里的婚姻是苦辣酸甜咸五味杂陈的。当婚姻出了问题,离还是不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2018-11-17 06:10:49)

青春的伤逝 ---评电影《TestamentofYouth》 (这是一部根据自传改编的电影。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曾被BBC拍成电视剧。我这里评述的是2014年JamesKent执导的电影版)。 友情提示-无法忍受剧透的朋友,建议就此打住,先看影片再来读此文:)
=========================================================================== 这是一个关于青春和生命的真实故事。主人公VeraBrittain(AliciaVikander饰)生活在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8)
(2018-11-13 08:40:46)

儿子今年秋天上大学了。送他报到后的第二周,他打电话给我说:“我结婚了”。我立时蒙住了,向来还算听话的儿子刚离家两周就如此叛逆了吗?赶紧追问:你说什么?看我着急了,儿子笑着说是学院安排的学院婚姻。我的心总算定了下来。大概猜出了个究竟。 在开学前,儿子就收到了两位大二学长的电邮,自我介绍说是他的学院父母,并就一些报到注意事项作了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