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博文
(2018-07-12 18:23:42)
不知不觉,认识她十年有余.最近,她跟我说她的画风变了.之前,画花为主,而且用色绚丽多姿,如今偏爱画风景,自然界的草木萧然,更能触发她的灵感.她滑动了一下屏幕,手机上出现一幅她的近作,远山近水一亭园,绿如轻纺的芦苇随风轻摆,素雅清香,流水的哗哗声,芦苇的沙沙声,跃然画上,穿屏而出.我不禁赞叹:水榭听香,太美了.她水灵灵的大眼睛冲我忽闪一下,说:我只画美的,弊端是,活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18-07-11 17:40:53)
当头炮,屏风马……炮五进四,车二平七……兵临城下,单车入宫……艾叔颇为自豪的告诉我,即将应邀出任某学院<棋逢对手>课程的讲师.自幼跟从父亲学下棋,父亲在世时,父子围棋饮酒,一着一酌.他有超过半个世纪的棋龄,棋艺卓尔不凡.我摸过中国体育竞猜象棋的,棋品上流,好得没毛病,仅仅在遇上我喜欢的对手时才耍赖,而下棋的水平,想来只有猫咪肯陪我玩.本人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7-10 17:50:16)

WilliamsLake距温哥华以北552公里,湖泊涟漪潋滟,一座同名的小镇落在湖的北岸,四周卉木萋萋,丘陵幽幽环绕. 每一次看到来自小镇的她们, 每一次她们转身,轻掩我办公室的门离开, 每一次用小匙慢慢搅拌调制我的柠蜜, 有一首曲儿,那唯美又略带沧桑感的旋律,总是悄然地萦怀于胸,带着蜂蜜的甘甜缓缓沁入心脾,我喜欢得不知所措却又悠然自得. 闭目聆听郁可唯的<旧梦>,又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8-07-09 09:57:19)

昨晚,我见到了外婆.月光如水,树影婆娑.微雨编织的网婉约地笼罩着温哥华,凉风飒飒.渐渐地沉入梦乡,夏夜闻雨,追梦去……我在窗台下的书桌看毕淑敏的小说<女心理师>,外婆呼唤:吃饭啦!我应答:等一等,阿婆,就来.外婆入房将我的书盖上:整天抱本书看看看,吃饭煮饭比看书重要啦,你怎么不来厨房跟我学做饭?外婆百年之后谁煮给你吃呀?我没好气地反驳:去餐馆吃呀.饭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7-07 08:55:47)

蔚蓝色的天空下,一对冲绳银紫色的风铃,随风二重奏,仿似酒杯敲钢琴.想起了她和他,刹那间,那份感动,沉沉的,痛痛的,将全身细胞一一击溃. 我要讲故事了,你睁眼或闭眼都行,听,风铃叮叮响,敲叩她的名字,他的姓氏. 6年前初识他俩,头2年还时不时见着,之后失联. 时间飞逝,如光,如电.今年3月中旬再见面时,他的双目虽然仍炯炯有神.但瘦了一圈.我急急地抛出一连串的问:你怎么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7-05 17:29:09)

若干年前在UBCChanCentre聆听过傅聪的钢琴演奏,舞台上,老人家颈椎呈C字型弯曲,倾前向着他的终生情人----华丽而一尘不染的三角钢琴,他忘情敲击黑白琴键的身影,一直印留在我的脑沟脑回. 他的父亲在中告诫:做人第一;其次才是做艺术家;再次做音乐家;最后才是做钢琴家. 隐约觉得傅雷这番的语重心长,也是写给我,写给许多人看的,不期然间,想起了画家黄宾虹的一句话“师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7-03 17:52:54)

七月一日是加拿大国庆日,七月四日是美国国庆日,烟花张扬傲视的夜空下,谁谁谁喝酒助兴? 刚过去的长周末,看了一集,徐静蕾开唱,一曲终了,电视剧里那个帅哥,在楼下等她,骑自行车载她的李亚鹏,手捧玫瑰从天而降,20年后再相拥,有点儿生巯,老徐虽然穿一袭白色棉布裙,一双帆布鞋,然而眼神似乎迟疑,失却了年少的自然.舞台上,俩人面对面各持一瓶二锅头,仰头一饮而尽,咕咚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8-07-02 11:28:02)

MapleLeaf Youstandoutinthewhite Different,powerful Twosoldiersinredarmorbesideyou Toprotectyouinbattle Highinthesky Waitingtobehonored Holdingthreecrowns Likethekingofleaves By---A10-year-oldboy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01 20:46:54)

街角张望,清凉的吊带裙热裤招摇过市,再看霸屏的繁花---在怒放,翠鸟---在啼鸣,因而确信:时光在盛夏定格了. 半年不见再相见,朋友说:想不到2018年已过了一半.我说:嗯,今晚睡一觉,明天睁开眼就2019啦.彼此会心一笑. 去年的岁末,有张歌单,列出水滴石穿直击心坎的Top10,其实是那些与心率同步共颤的歌. 去年的今天,加拿大150岁生日,泱泱盛世的繁喧,华衣浓妆的时刻,我穿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6-30 19:38:28)

Ihadadream.人每天都做梦,一生几乎五分之一的时间是在睡梦中度过的. 校园时代,人生最多梦的年纪,一本梦幻般蓝色封面的书,让我知道了弗洛伊德SigmundFreud,以及他蕴含创见的TheInterpretationofDreams. 那时,看不太懂,但至少知道了这位已经永载史册的奥地利心理学家,精神病科的医生,终生研究梦,他认为,梦是人类潜意识出来散步的遗迹. 弗医生通过收集大量医学临床案例,同时以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