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博文

你说:铃兰小屋是遮风避雨的safehaven,让我喘息之余,品尝这里的甜点,还有铃兰牌鸡汤,任凭东一点西一点的滴滴答答,盖过外面的风声雨声读书声. 这番话,逗得我乐不可支,写得也忒美了,显然,亲爱的,你不爱读书爱喝汤. OK,那就喝汤吧,谁让我这么宠爱你呢? 莲藕霸王猪骨汤 材料及准备: 莲藕1条,去皮切块段
绿豆若干,提前一晚浸泡
霸王花干1两,清水浸泡约10分钟,泡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春天真的来了,脱掉身上的加拿大鹅,新西兰羊绒,可以轻盈的在绿茵茵的草坪上蔓舞了.
当瞥见樱花树上第一片花瓣挣脱花苞的束缚,悄然在微风中怯生生绽放,羞答答摇曳的时候,想到三个人. 其中2位素未谋面,换言之是网上认识的,不管人在哪儿,我的祝福始终像和煦的春风,吻上他们的脸. 第3位是冬天里相遇的一位退役华尔街人,在春天里跟他道别. 那漫漫的寒冬,想找一个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如今,地球人连小学生都知道生男生女这肥事,视乎精子和卵子金风玉露喜相逢的瞬间,究竟是携Y染色体的精子,还是携X染色体的精子,率先跑到卵子里去,弄璋或弄瓦,一击定乾坤.物竞天择,整体而论,如果不干预,生男生女的概率趋向一致.偏偏有些成年人喜欢捣弄一下酸碱值,爱爱时机或体位,民间偏方,算排卵日查老黄历,避免射线包括电脑辐射,高潮不高潮的等等,企图人为选择生儿子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9-03-17 09:56:58)
历史的长河人类冲突的血一直在流
悲惨的世界不可理喻尽头在哪?向血腥说No
向残忍说No
向极端恐怖分子说No
向披着“正义”的谎言说No
无关乎宗教,政治,文化,习俗,种族,语言……
只关乎生命!地球是我们的家
无论我们是什么
都是一个生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国学大师林语堂先生认为,中国体育竞猜古代文学上最可爱的女子,一位是<浮生六记>里的芸娘,我曾在自己的博文<世上最情色的无色童话>,蜻蜓点水式地写了兰心蕙质的芸娘.另一位则是<秋灯琐忆>里风情撩人的秋芙,与芸娘一样,秋芙也是一位美人兼才女,灵气逼人.按照如今速食文化的行文标准,蒋坦记录与爱妻共同生活的散文<秋灯琐忆>,颇为冗长,絮絮叨叨写满秋天和秋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去年夏天,悄然潜入文城,两眼一抹黑,谁也不认识,在自己的博客写几首歪诗,哼哼唧唧,很少social.但记得清晰,给小丽父亲的留言.他问:哥伦比亚大学的学杂费也许是全美最高的,值吗?我忙不迭地答:值. 当然,是他自己觉得值,才成了哥大女孩的父亲.他爱他的女儿,所以送她去纽约.还这样写:谁说颜值在北影,谁说智商在哈佛,情人眼里出女神,美与才华在哥大融为一体. 哥大的家长太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我的妈妈有一位表妹,即我的茵表姨,茵表姨只有一个儿子,即我的表弟,他是一位喜欢读毕加索诗集的音乐人. 表弟有一幢房子,一辆车,心头好是4K投影仪.房子里住着一位太太,一只猫咪,一只汪汪,一只卖唱的……鹦鹉,东宫西宫和平共处. 表弟赴奥地利留学11年,中提琴表演硕士毕业后海归回中国体育竞猜定居,与一位女孩网上结缘陷入热恋,随后共同演绎一出,让虚拟的光照进现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19-03-08 08:00:27)

A.青春储备池 人们惯性认为衰老是自然现象,然而,有些医学研究人员却不想在恍惚中默认衰老,他们将衰老视为一种疾病,认为衰老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被阻止和防治的,他们试图提高人们对抗衰老的战略储备. 从生物学的视角审视,依据基因人体以不同的速度衰老,基因中的微小错误逐渐累积,于是细胞开始出错,进而造成器官组织损伤,最终导致衰老. 65-74岁有10%的人患大脑退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9-03-03 10:18:54)

天地被团团的云雾温柔地包裹着,几分的湿,几分的暖,丝丝细雨,缕缕清风,春的气息渐近了.冬天,留下雪香,留下酣醇,留下安祥,裸褪
春天,带着垂柳,带着晨露,带着舒展,登场春雨,雾气,花朵共同上演一番飞花烟雨的意境,当春天破土而出时,满园春色关不住.春天,恰似甘甜如饴的清泉,最是让人欲求不满,欲罢不能,这样的季节,可有人悸动,孤寂和郁闷?花期至,可有人在缤纷和喧哗中漂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应该是我们城市最后的一场冬雪了,“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我的妈妈说,工作是谋生煮饭是谋爱. 下班回家后,第一件事是洗手.
煮饭炒菜,吃好,打扫干净,换件舒适的家居服,对着镜子梳顺头发,将水果放置精致的盘子里,然后,捏把小叉子,细细品味天然维他命. 妈妈还说,尽管写,写得喋喋不休,飞檐走壁,慢慢写,写你喜欢写的东西;尽管活得娇气矫情,笑傲江湖,踏雪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