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随笔

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
博文
(2018-07-17 09:06:21)
中学有流氓,中学真的有流氓。要说流氓我不陌生,我出生那地儿就是流氓窝子,去扫听扫听老北市场是什么所在,流氓集散地,我这出污泥而不走的人少见都。要不是有老徐大院拦着我,那我肯定是著名的流氓,名人故居的牌子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16 09:53:28)
六爷见柳绵眼圈通红,心知不好,没开口问柳绵就说老李头这几天不停的咳嗦,有时都咳出血,找郎中来看了说是痨病,无法医治只能等死。这痨病就是现代所说的肺结核,那时候就是绝症,六爷走到后面卧房看看躺在炕上的李掌柜,有出气没进气,眼瞅着要完,也没跟老人说话,回头问柳棉有没有找西医,柳绵说这刚瞧完中医还没来得及找西医,言罢眼泪又流下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15 11:26:25)
我是1980年上初一,那年我13岁。没错,13岁,百以内加减法还成,好像距离现在并不遥远,可是回想起来那个年代恍如隔世,总感觉咋那么穷呢。现在的人不明白什么叫穷,有些人以为买不起苹果手机,没有自己的房子,或者没有自己的汽车开才叫穷。经常会有人说:看那小子多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7-15 00:49:58)
六爷经过那一大段院墙后就到了几所房子跟前,果然有家是面馆,推门进去喊了店家来碗面,店家还和六爷墨迹什么你是要宽条的还是细条的鸡汤的还是老汤的,六爷气的肾疼,就一碗面哪这么多废话,店家看他不高兴听口音还是外地人就不问了。片刻面端了上来,六爷稀哩呼噜就吃个精光,连碗里的汤都喝了。擦了擦嘴问道:“我这是宽条还是细条?“店主答:‘&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14 01:24:13)
我这人没有毅力,做什么事都是三天新鲜儿,喜欢就去做,喜欢够了就扔一旁,再去寻找另一个能让自己感兴趣的事。学习也是一样,初一开学的时候我又沦为好学生,期中考试全班第二,第一是我同桌,一个学习时卡着方框眼睛的女生。我和她的区别是她一直第一直到初中毕业,而我觉得为了保持亚军位置付出那么多努力得不偿失,有那么多可以做的事,干嘛非跟那些习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13 06:00:10)
说六爷终于正式有了神界认可,前面种种不解种种疑惑都了了,而且温大姐又给解说了一番,六爷顿时信心百倍只不过不知道从何开始才能一显身手。温大姐说这都是水到渠成的事,用得着你就开始了。六爷晃着膀子从温大姐家出来,站在大门口不知道该去哪,立了良久才想起来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11 22:23:19)
写所谓的回忆录是最难的,二十岁写太早,没啥可写的,六十岁写又想不起来二十岁时发生的事,刻骨铭心的经历真没几个,刻骨铭心都是骗人的,小小的震撼兴许有,还得是心思重的人,我这样没心没肺的主除了对某些事有点小内疚,其它的全都忘了。那谁真是有趣,昨天敲了篇大院她很高兴,回头就说想看范城隍,虽然我以编瞎话著称,可这穿梭于真话和假话之间难免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11 07:36:06)
人总是在不知不觉的长大,就象我儿子,把他送进大学校门我就知道快乐人生完了,接下来都是艰难险阻,他自己还喜滋滋的以为前途尽是光芒万丈。幼稚是病,良药是打击和被伤害。当年我也稀里糊涂的就进了中学,半学期的学费两块钱,真不知道当年的学校是怎么经营的。那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7-10 08:17:57)
尹社长跟六爷说有个主意可以把欠钱消帐,六爷听罢心里一惊,面上装着微酣精神头可提起来了,早知道这小子不会烧了借据就算完事,到底是什么馊主意心里没底,反正是光脚不怕穿鞋的这身肉可以拿走,别的还真没有。六爷点点头算是在听,尹社长说道:“兄弟这洋行做的是进口生意,多来于英美德法意。”六爷暗骂这他妈不是八国联军吗,“日常货单税帐及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09 04:43:11)
小学的时候就有好多同学会骑自行车,有时候在出胡同口小马路上就有孩子在学,可是形象太恶心了。我们管那种骑法叫“掏档”,就是左脚踩左侧脚蹬子,右腿从横梁下面伸过去踩右侧脚蹬子,骑起来就像个残疾侏儒,我觉得难看的要命,一点都没有大人骑在车上的那种威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