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艺域采风

遥无归期的艺域采风之旅
博文
(2019-03-13 16:32:54)

塞尚于1895年在巴黎举办的首次个展不仅仅为他带去了迟来的名头,也深刻地影响了一批当时年轻的画家,莫里斯·丹尼斯(MauriceDenis)当年就曾用油画《HomagetoCézanne》向塞尚致敬,也许更为重要的是塞尚晚年的绘画彻底突破了传统的藩篱为现代绘画带来了更多的启示和可能性。 在所有那批受到波及的年轻画家中,保拉.莫德松-贝克尔(PaulaModersohn-Becker)是我非常尊敬的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21 05:07:10)

在马赛(Marseille)山坡的街道上,大大小小的书摊在清晨的林荫小道上散播开去。离博物馆开放的时间还早,我走出咖啡馆随着稀疏的人群在旧书市里转悠起来。 书摊上的旧书随意地装填在纸箱里,成叠的旧报纸,画册和地图摊在桌面上晒着太阳,皱褶缺角的纸面都锈迹斑驳。几个旧画摊散落其间,有些画镶嵌在老式繁复的画框中静候着新的买主,从画面的细节上也能看出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1-27 12:59:49)

旅行是一个人的事,看着外面的世界也就隐隐看到了自己。我喜欢用脚丈量艺术史,即美好也奢侈,一次次放逐归来都让艺术史成了肤浅的的文字。我同样喜欢体悟活生生的生命,即痛苦也快乐,一次次的邂逅都让枯燥的日子呈现出非同寻常的色彩。 ~~~ 靠近地中海南岸的艾克斯小镇(Aix-En-Provance)是塞尚(PaulCézanne)的故乡,小镇的一草一木都是塞尚风景画中不断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9-01-23 12:35:13)
阅读 ()评论 (2)
(2018-12-22 06:28:01)

冬天的农舍,小镇,教堂,山脉和湖泊不断从窗前掠过,车厢里坐满了同事前往巴黎的总部参加年终聚会。我们几个讲英语的人扎堆坐在车厢的尽头,有加拿大人,美国人,罗马尼亚人,俄罗斯人,当然还有我-中国体育竞猜人。 对面美国人两腿之间的座位下放着一个皱巴巴的大购物袋,他随时像探宝一样从里面翻出吃的和伏特加同大家分享。交谈的气氛随着酒精的浓度慢慢升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11 12:53:26)

忙完了一周的工作后,我搭车至巴黎,然后从北站转车来到了瓦兹河畔(Osie)的奥维尔(Auvers-Sur-Osie)小镇,那是梵高(VincentVanGogh)生命中最后的落脚处。原本只是想看看梵高画中的奥维尔教堂和那片开阔的麦田,却无意中邂逅了杜比尼(Charles-FrançoisDaubigny)大叔。杜比尼和柯罗(Jean-Baptiste-CamilleCorot)曾是昔日心心相惜的好友,两个人的画彼此相互影响,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彻底改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12-05 12:49:14)

清晰地记得那天走进大学老师的家里时,无意间看到了一幅静静地斜靠在阳台窗前的风景油画,后来知道那是老师临摹柯罗(Jean-Baptiste-CamilleCorot)的《孟特芳丹的回忆》(SouvenirMortefontaine),原画收藏于卢浮宫(MuséeduLouvre)。虽然已经毕业多年了,却依然记得那朦胧的银灰色里透着的色彩和忧伤。画背对着阳光,静静地站在那里,好似梦中的田园。早已不记得那天所为何来,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02 06:19:33)

跌倒了再爬起来,搞砸了再来过,似乎很多事亦如这日出日落都可以重来,而我也认同,轻言放弃亦是懦弱。混迹异乡多年后,我意外地明白了其实生而为人是有一条无法穿越的底线,跨过底线后有些事其实根本无法重来。 记得那年在国立大学(NUS)的宿舍里,一位搞纳米的研究生独自忙了整下午为我们准备了满桌丰盛的晚餐。缘于一位兜售保险的介绍我们在教会相识,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11-27 12:04:49)

红磨坊(MoulinRouge)是莫迪亚诺(PatrickModiano)小说中虚幻人世背后唯一真实的场景之一,也是劳德累克(Toulouse-Lautrec)昔日流连忘返之地,夜总会里的人物和笙歌艳舞都是他源源不断的绘画题材。劳德累克从小跟随保姆长大,加上先天的畸形又从未享有过家庭的温暖,可算是个彻头彻尾的苦孩子。受老天眷顾,他从小习画便受到老师的推崇,母亲为此送他到巴黎学画。多年的修炼为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1-22 15:47:57)

旅行归来,层层的落叶洒满了院子。树木都脱去了衣衫静静地等待着冬天的到来,窗外的阳光却依然透着温暖。 爸爸在遥远的电话那端说听不太清我的声音,背景里传来电视机里洪亮而煽情的台词参杂着舞台的喧嚣。看着窗外沉沉的秋天,灰蓝色的天空下万物都洗尽了铅华,我突然间觉着爸爸真的老了。记得曾画过一幅爸爸的肖像作为新年的礼物,他抱怨说我把他画老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