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博文
(2019-04-16 17:21:15)
第五十七章段干玉翎和翁欣欣在国际饭店的彩虹厅呆了四个半小时,参加了对话会全过程。当她们走出饭店大堂的时候,天完全黑了。晚风和煦,明月升上高楼之隙,三台大客车轰着发动机,要把孩子们送回广场。这座新酒店的门外是东长安街,正南方向是北京站。在晚上9点钟,长安街没有多少车辆了,这座城市已经是一座死城。翁欣欣的车早放走了,找不到公共汽车也找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五十六章段干伯父尊鉴:知伯父抱恙欠安,甚为悬念。前次奉读手扎,顿开茅塞,至感厚爱。近读史学大家黎澍先生直指毛泽东的雄论“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打破了多少年来史学界的的成见。黎澍的观点即为:(一)人民群众在历史上实际居于被奴役的地位。(二)人民群众仅仅是历史的物质条件的创造者,不是全部历史的创造者。(三)历史是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五十五章就在北京的学潮处在危机之时,蓝钢第三炼钢厂发生了重大生产事故。在事故发生之前,蓝钢总经理尚武就失联了,这是十分蹊跷  的事情。这天是例行的经理办公会,早上,四位副总经理,两位总经理助理,以及轧钢公司、矿山公司、修建公司、第三冶金建设公司的经理或副经理都已到齐,主持会议的尚武总经理却没有露面。经理办公室主任打电话到尚家询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五十四章5月下旬,北京城的空气越来越令人窒息了。从19日宣布戒严,百万市民上街堵军车,已经过了十天。军车虽然留在十天前的位置不动,民众也已经疲惫不堪难以承受了。而学生们占领天安门广场将近20天,这是痛苦煎熬的20天。天气越来越热,散发着臭气的广场变得死气沉沉,没有了青春的蓬勃的新鲜亮丽的风采。不止是广场,整座北京城就像一个腐烂的海棉堆,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3-18 15:19:50)
第五十三章1989年5月25日,郑厚良的葬礼在蓝屿殡仪馆举行,陆远征受尚武总经理指派前往参加。陆远征在殡仪馆的院子里遇见的第一个熟人不是别人而是姜东望。姜东望特意从铁宁赶过来,铁蓝高速公路刚刚通车,姜厅长开来一辆美国吉普车,风尘仆仆。“哎,怎么能发生这种事!”姜东望的脸色不大好看。死者虽然是陆远征的情敌,却是姜东望的朋友,陆远征正是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18 15:16:26)
《唐多令》长白山题记:长白山一曰车程,去过十回有余,夏日曾被暴雨困在山顶,冬日曾翻车到雪沟中。四季之景不同而妙趣无穷也。山上降水量大,冬日道旁雪牆堆至七八米高甚壯观也。长白近余家,遙看翠幕遮。尽嵯峨、秀色无涯。一脈青峦分二水,南鸭綠,北松花。深涧奏胡笳,天池开艳葩。黑森林、乌雀叽喳。待到隆冬三丈雪,迎旭日,灿明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12 17:26:21)
《少年游》九寨沟题记:40年前世人不知九寨沟,港片《自古英雄出少年》选为外景地,扬名中外也。岷山融雪下黄龙,跌水化青峰。漾花池浅,洞天清晓,飞湍卷芙蓉。天教占取清纯独,顾盼自娇容。行者終临,藏家寨子,方叹有仙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五十二章两天以后,慕容容的汽车开到柳荫街接玉翎。市长太太是有派头的,玉翎也是有派头的。她仔细打扮一番,带上小华和韩丽金。她穿一件黑色真丝衬衣,套一件深红马甲,下面是一条牛仔裤,一双平底鞋,戴一副小耳坠,没有其它首饰。玉翎叫玉山到新侨饭店的“三宝乐”西点店买一个生日蛋糕,为项瓜瓜带一盒瑞士慕奇巧克力。她把这一切准备好了,来到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五十一章1989年5月22日,段干玉翎从蓝屿返回北京。这天中午陆远征送她到炮崖机场。北芒山的一夜让她惊魂未定,一位热情的主人、潇洒的帅哥、腰缠万贯的时代红人倏然命丧黄泉,难以想像。远征到郑厚良的房间看到凶杀的现场,玉翎没有过去,她不敢看。她想起三年前一位出生于墨尔本的阔少忽然陨命,这位少爷前一天在肯尼迪中心向玉翎调情,送她一束玫瑰和一瓶1953[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3-04 12:09:52)
小重山黃山
初到黃山春草青,
再登华露滴、云海明。
三攀飞雪滿翠屏,
留仙境,
斜月出冰凌。
弄酒莫登临,
难扶西子醉,
不胜情。
梦魂偏记玉莲亭。
松风起,
窗外一天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