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博文
(2018-09-23 13:28:39)
第十五章  段干玉翎看到衣兰儿的眼睛是蓝色的,而陆远征的感觉,衣兰儿的眼睛有时候是蓝色的,有时候是黑色的。陆远征的朋友姜东望是学校手风琴队的队长,他经常拉19世纪俄罗斯民歌《黑眼睛》,是夏里亚宾唱的,极尽缠绵。姜东望自弹自唱的时候迷醉许多人,就像喝了伏特加一样:  “黑色的眼睛少女的眼睛,乌黑的眼睛明亮晶莹。黑色的眉毛美丽的头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十四章  玉翎说的聚会,是在美国驻华大使家里的聚会,下午茶,大使夫人包柏漪邀请的。薇红小姐欢喜极了,她知道大使夫人是华人,还是个作家。她穿一件小姑送给她的白色西装套裙,非常漂亮。她长这么大没有穿过如此正式的衣裳。这是小姑带给她的五件裙子中的一件,小姑太向着她了。小姑自然是穿戴考究高雅美丽的,这使大使夫人赞叹不已。  洛德大使的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十三章  在多少年之后,段干玉山的女儿长大了,她的姻事成了玉山挠头的问题。玉山夫妇同为北京工业大学教师,他们在动乱的1969年生下女儿,那一年共产党的“九大”宣布刘少奇为“叛徒、内奸、工贼”,中苏两个共产党大国在乌苏里边境开火,副统帅林彪发布战备“第一号令”,北京的机关学校大批迁往外地或迁往农村。这两年也是段干家难忘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十二章  不管怎么说,段干玉翎要面对爱这个难题。对于幼小的玉翎来说,爱的概念大多来自于文学艺术,最早是童话,以后是小说和电影。面对低幼年龄的《格林童话》、《爱丽丝漫游奇境》、《王尔德童话》中的爱情内容少而模糊,而在《安徒生童话》中,爱的内容是细致而深刻的。在电影中,十岁左右的玉翎可以看得懂《红帆》、《红菱艳》、《奥赛罗》、《罗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十一章  1968年8月,30万北京国营工厂的工人进入清华园,宣告“红卫兵”运动终结。这天晚上毛泽东接见“五大学生领袖”,伟大的哲人对他的徒子徒孙说,“该是红卫兵小将犯错误的时候了。”  说起“红卫兵运动”史,是一段前所未有的历史。自1966年5月至1968年8月,在两年零三个月的时间里,一百万大学生三百万中专生三千万中学生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十章星期六华子衿打电话给陆远征,“今天的聚会是容容提议的,她要做两个菜带过来呢。”市长太太提议的party,还要表演厨艺,倒是新鲜事儿。陆远征同项凯来的太太第一次见面是在牛桥开发区,侯绪泉律师事务所开业典礼,慕容容是侯绪泉的合伙人,扎个小辫子,像个大学生,那时她刚好30岁。第二次在华子衿家,头发烫了。慕容容是将门之后,她和项凯来都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第九章  陆远征三年以前升任蓝钢公司副总经理,他从一个小小的冷轧厂副厂长(对于蓝钢这样的特大型国有企业来说,这个岗位相当于车间副主任)一下子进入总公司领导班子,是火箭般的蹿升,羡煞多少同辈。蓝钢总公司下面有若干二级公司,比如轧钢公司、炼钢炼铁公司、矿山公司、焦化公司、机修公司、电力公司、运输公司、建设公司,等等,冷轧厂即是轧钢公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14 18:44:53)
第八章  这一年秋天,全国的大乱仍在继续,每一个省份,每一个城市都形成两派三派的对峙,开始“武斗”。清华的红卫兵也分成两派,一派叫“井冈山”,另一派叫“414”。陆远征受华子衿之邀,参加一个对于史学界反动思想的批判,在中央音乐学院住了一段时间。当时的学生就是这样,要么参加帮派斗争,要么参加各式各样的大批判组,总之找点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七章  陆远征第一次见到段干玉翎在22年前,那是黑暗时代混乱年头的寒冷冬天。  他是清华大学机械系工业自动化专业一年级学生。从幼儿园起他就生活在北京,这里是他的家乡。1967年2月,大革命已经进行了八个月,天下大乱。陆远征是年级最低年龄最小的大学生,从1966年9月开始,他与同学们到全国各地“串联”。所谓“串联”,即北京的学生到全国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第六章陆远征在省城开了两天会,回到蓝屿。下午三点钟,他没有回办公室,而是去华子衿家,他知道华子衿总是在家的。华子衿的家在蓝屿市中山区同泰街,一幢50年代建造的俄国式三层公寓楼。华子衿住一楼,房子虽然老旧,面积也只一百二十平米,却有着80年代蓝屿市最漂亮的客厅。这幢房子是当年少有的框架结构,华子衿打掉一堵墙,在客厅和书房之间安一个推拉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