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的夜空和她们
文章来源: 铃兰听风2018-07-10 17:50:16

Williams Lake  距温哥华以北 552 公里, 湖泊涟漪潋滟, 一座同名的小镇落在湖的北岸, 四周卉木萋萋, 丘陵幽幽环绕.

每一次看到来自小镇的她们,

每一次她们转身, 轻掩我办公室的门离开,

每一次用小匙慢慢搅拌调制我的柠蜜,

有一首曲儿, 那唯美又略带沧桑感的旋律, 总是悄然地萦怀于胸, 带着蜂蜜的甘甜缓缓沁入心脾, 我喜欢得不知所措却又悠然自得.

闭目聆听郁可唯的 < 旧梦 >, 又再想起夜空黛蓝星辰澄净的小镇, 以及小镇上的她们.

她们的经历很相似, 年龄相仿, 同是来自广东沿海地区一带的乡镇,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 往前一走竟是那么远, 年纪轻轻的就做了过埠新娘.

她们随丈夫生活在远离繁嚣的安宁简朴的小镇.

镇上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中国体育竞猜人. 她们结成没有血缘关系的好姐妹.

她们勤劳节俭, 鼎力扶持丈夫的事业, 餐馆里常年累月跃动着她们灵巧的身影.

她们在小镇深邃的夜空下困困的入睡, 在黎明之前早早的醒来.

她们生儿育女, 一直呆在小镇里, 直至她们的孩子们长大, 入读 UBC, SFU.

终于, 她们可以抽空结伴出小镇, 进城看望读书的孩子. 忙碌操劳了半生, 她们渐渐的开始四处旅游, 体验外面精彩的世界, 也开始小病不断.

她们认识了我, 我认识了她们.

一年当中, 她们飞来温哥华若干次, 每次都带来同一样东西 --- 产自小镇的蜂蜜. 沉甸甸的一罐蜂蜜.

每当我说下次不许带了, 太重了, 她们用乡音未改的语言, 微笑着回答: 你不是爱喝柠蜜吗? 你在温哥华买不到这么纯的蜂蜜.

每当我同她们道别, 再次致谢时, 她们用乡音未改的语言, 微笑着回应: 是我们要多谢你, 给你的蜂蜜值不了几个钱.

留下小镇的蜂蜜给我, 她们知道我除了咖啡, 也喝柠蜜, 但是她们不知道, 她们的庄重纯朴, 不倾城但倾情的笑容, 从不游离的眼神深深地刻在我的心上, 她们的坚韧自强让我感受到: 小镇虽然淳厚, 但不相信眼泪.

她们, 没有受过所谓的高等教育, 打扮不时尚, 然而, 在我眼中, 她们与生俱来的善良与她们的生活唇齿相依, 抉择和努力缔造了她们的人生---- 朴实无华却绝不空洞苍白.

世界之大, 我珍惜每一次的相遇, 珍惜每一个信任我的人, 无比珍惜人与人之间彼此的相互尊重和关怀.

夜. 有时抬头遥望悬挂空中一轮皎洁的银盘, 不必蜜蜂嗡嗡提醒, 自然而然地我会想: 小镇上的她们在干什么? 过得好不好呢? 物事人非, 却道荷花依旧; 世俗的情爱, 任谁都想淋漓尽致, 而她们仍然守着旧梦生活着, 事事休.

夜, 夜. 阑珊的夜, 我确信华尔街不相信眼泪, 而温哥华是否相信眼泪, 我仍然模棱两可呢. 时不时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泪, 或喜或悲.

夜, 夜, 夜. 盛夏的夜. 一度春秋, 几许风雨, 小镇上的人和事, 像长长的暖色的电视连续剧一集一集的播放, 似一首首如泣如诉的小夜曲, 伴着我, 在路上.

小镇的夜空和她们, 在远方,  I see th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