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五十多岁的困惑

打印 (被阅读 次)

五十多岁的困惑    

    

    

    一不小心就到了五十多岁,年轻的时候觉得这个年龄的人已经是老头老太太了,而自己到了这个年龄,就是打心眼里不觉得自己老。

    虽然不觉得自己老,却时不时地意识到自己这个年龄不上不下地有些尴尬。以前逛街的时候,似乎每一家商场的橱窗里展示的时装都是为自己准备的,而今就发现有些衣服是不再能够上身的。比如超短裙,虽然细腰和长腿依旧,但是超短裙的效果已经穿不出来了,因为脸上明明白白写着:斯人已老,青春不在。此时如果一定要穿上超短裙,我担心会有背后看爱死人,转过身来吓死人的特效。所以,老老实实地把超短裙一栏划掉。   

    不再穿超短裙,还因为有一个日本惊悚和一个法国梦魇。

    两千零一年,我们住在日本芦屋市。芦屋市位于大阪和神户之间,有日本 Beverly Hills 之称,很有些欧洲小城的味道。闲来无事的时候,我就喜欢沿着城里的街道随处走走,有时一直走到芦屋川河边,在那里看樱花,看在那里写生的人画画,也看在大桥下栖身、无家可归的日本人。他们是那么的整洁而有规矩,绝不把垃圾随意丢弃在任何地方,而是装到塑料袋里丢到垃圾桶去。就连他们的洗漱用水,也都装在塑料桶里倒到下水道里去。他们是我见过的这个世界上最彬彬有礼、干净整洁的流浪人。

    有一天,我正在小城里闲逛,对面远远地走来一个穿着芭蕾舞小天鹅衣裙的人,因为距离太远,看不清她的样子,但是依然看得出她身材偏胖,应该不是职业舞蹈演员,也许是一个芭蕾舞爱好者,此时正在去训练的路上,或者刚刚训练回来。我正忙着独自思量她的来头,感慨着一个人对自己喜好的执着,她忽然朝我的方向奔跑起来。我下意识地认为她是要赶火车,因为我当时就在日铁JR火车站附近。瞬间她已经跑到我的面前,小城的街道很窄,我来不及躲闪,而她就在几乎撞到我的一刹那,猛地停下来,距离我大概只有一尺远。她使劲地打量我,此时我也看清了她:大约四、五十岁的模样,脸上画着墨黑的两道长眉毛,鲜红的嘴唇,通身是汗,气喘吁吁。我还没来得及害怕,她已经旋风一样地转身,朝着她刚才来的方向飞奔而去了…… 后来的两年中,我多次看见过她,每次都是天鹅的打扮,或黑或白,头上戴着天鹅发饰,无论冬夏。有时候她安安静静地、悠闲地走过,有时候她就这样没头没脑地奔跑。这世上到底有多少灵魂与身体分散的人?如果这样的游走和奔跑能让她飘荡的精神有所倚偎,就随她吧。

    二零一五年,我们在戛纳过冬,在超市的停车场遥见一位短裙美女,她束成马尾的金色长发随着她轻盈的步伐在跳动,海蓝色柔质纱、无袖超短连衣裙也随着她婀娜多姿的脚步欢悦地飞舞,脚下踢踏作响的高跟鞋至少有三寸的高度。当时戛纳的天气在十八度左右,虽然不冷,但是也绝不需要穿戴得如此清凉。我们一面感慨着法国美女的特立独行,很快就走到金发美人的背后。

    她大概是听见了有人在离她不远的背后说话,就会回转头来:我了个天!美人大概有八十岁了,满脸的皱褶比核桃皮上的纹路还要深,两只胳膊的上臂肌肉松弛地垂落着,充满褶皱的皮肤也随着她的脚步在抖动。我必须说,老人家精气神十足,加长的眼睫毛涂满了睫毛膏,一双浅蓝色的眼睛格外明亮,橘红色的口红也让她满是皱纹的脸焕发着光彩。而且,这样的年龄穿着如此的高跟鞋,走起路来依然风姿绰约,不能不让人佩服。但是我也着实被她吓了一跳,因为心理预期和现实的反差太大。当然,也许我的心理预期是有偏见的,没有人规定只有年轻的女子可以穿超短裙和高跟鞋。但是我自己因为胆子小,没有这样的勇气,所以我自认为服饰和生理年龄在一定程度上应该吻合。 

    这两位女士的情况当然并不一样。

    那位日本妇人很明显精神有些失常,而她的心里有着深深的芭蕾情节。看到她,我的心就揪得紧紧的,好想自己是一位心理医生,能够聆听她的故事,帮她解开那个把她缠绕得紧紧的枷锁。可是谁又能证明失常的是她而不是我,世间万事万物正常与否不过是以什么为参照物罢了。

    而法国戛纳的老太太是典型的不服老,不肯在年龄面前低头。不管她这样是出于倔强,还是出于什么其他的原因,对她,我只怀着善意向她微笑;同时,心底里不免要有一点笑她太疯狂。当然,这样的疯狂不关我的事,只要她自己快乐也是无妨。                                                                                                                                                                             

    记得张爱玲曾经和她的朋友炎樱讨论等老了以后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说来说去发现各种服饰都不妥帖,得出的结论是应该穿中式袄裤。当然,这也许只是她们的笑谈,但是到了五十多岁的年龄,在穿衣打扮上是需要花费一点心思的。

    五十多岁的人到底应该怎样穿戴应该没有一定之规,丰满的和苗条的,肥胖的和消瘦的,有腰的和没腰的,有双下巴和没有双下巴的都因人而异不能一概而论。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有很多与我同龄,或者比我年轻些,甚至还年长些的阿姨们迷恋上了各式色彩鲜艳,尺幅宽大的纱巾,而且越是成群结队出行的时候越是颜色耀眼的纱巾铺天盖地。所以,法国的卢浮宫门前、阿姆斯特丹的运河旁、宗教圣地耶路撒冷……无处不见红橙黄绿青蓝紫的中国体育竞猜纱巾团,都是一副能顶半边天的自信,一路兴高采烈、欢歌笑语、旁若无人。遇到热门的景点,要么单独、亦或三三两两、有时集体上阵;或拧成鸭子腿、或蹲或坐,或翩翩起舞、或展翅欲飞,摆出各种姿势大照特照,没完没了。有的甚至练上几套瑜伽动作,以展示自己的飒爽英姿。至于其他的游客是否也想在这里拍照,那完全不关她们的事,如果此时有不开眼的人胆敢上前劝阻,阿姨们的荷尔蒙立即全面大爆发,把这个不知道轻重好歹的人呵斥得狗血喷头。她们的道理很简单:我们先来的,我们还没有拍完,他们后来的,必须得等我们拍完再说。先来后到,我们有理!至于她们是不是要在那里拍上个一两个小时,那不用别人管。

    现在五六十岁的这一代人,也许因为年轻的时候生活在社会环境比较禁锢的年代,许多少年轻狂的妄为没有在适当的年龄得以发挥,现在就有了要夺回第二春的念头,于是内心骚动不安,举止也就随之放肆了。

    我不知道五十多岁的人应该怎样做才好,总的来说应该以不招惹人讨厌为宜吧。当然,如果您到了这把年纪还抱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的态度,那就请君自便。不过这里要悄悄提示一下:上树拍照的时候小心不要掉下来摔了胳膊腿,大尺度扭转身体时小心别闪了腰。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mlh' 的评论 :

谢谢来访。看了你写的赵云,我也喜欢他。
xmlh 发表评论于
写得好,进退有度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飘荡粒子' 的评论 :

谢谢分享!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微风拂面来' 的评论 :

人生应该总是有些困惑的吧,什么都明白了,也就没什么意思了。至少我这样觉得。谢谢你!
飘荡粒子 发表评论于
四十以上就不应该穿超短裙了。原因很简单:膝盖。当然不排除少数人没有自知之明。还有一说:丑人多做怪。没啥好困惑的。
微风拂面来 发表评论于
我咋觉得这个年龄应该比较少困惑了吧。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芝蘭芝蘭' 的评论 :

谢谢芝兰,好漂亮的名字!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iohammer' 的评论 :

多谢分享!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hy86' 的评论 :

是的,只要自己觉得满意就好。复活节快乐!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谢谢禾儿!复活节快乐!
芝蘭芝蘭 发表评论于
好文 !
riohammer 发表评论于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夫子的這段話是最好的榜樣。五十嵗就應知道自己這一生爲何而生(不是享受,也不是打扮)。六十嵗把好聼的難聼的都當作忠言來聼。七十嵗的心(如佛心經裏的心境--心如明鏡,不顛倒或是非黑白不分)能控制欲望而不是被欲望所控制著,心能控制欲望可得大自在,平靜,和大智慧。
lhy86 发表评论于
五十几岁比较尴尬的年龄,稍不慎就会过,过点就过点吧,自我得体。
天凉好秋 发表评论于
很有趣又引人思考的一篇文章!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哈,丫丫,我前面留言里面的“你”是泛指的,并不是指丫丫哦。我看过丫丫的照片,打扮很入时得体的,像个节目主持人呢。:-)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禾儿好!好久不见,非常想念!放心吧,我不会打扮成十七岁的。一般来说,我对自己的穿着打扮还是很有自信的,在朋友中也是常常被夸赞的,禾儿不要为我担心。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幽默好文!如果你有个上高中的女儿,你所有的衣服都和她分着穿,这显然是不合适的。:-)

日本的流浪汉这么自律啊,我被震惊到了!没去过日本呢,以后一定要去。问候丫丫!祝春安!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流云朵朵' 的评论 :

谢谢流云的建议。你的猫咪好可爱!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谢谢评论。我觉得日本人不保守,穿戴很漂亮,我比较喜欢她们的服饰。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说的好!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虽然不愿意承认是大妈,但是就这样一步步朝着大妈的方向走着呢。变老是自然规律,就顺其自然吧。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6ba6' 的评论 :

我个人觉得打扮和外表要协调,如果长得年轻就可以打扮的也年轻些。但是我自己认为到了一定年龄行为举止和年轻人会有很大差异,所以如果太过于追求年轻,往往效果适得其反。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玄人' 的评论 :

日本和世界上很多国家一样有很多问题,但是也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流云朵朵 发表评论于
楼主可以参考一下钟楚红的穿着打扮,比实际年龄偏小 ,又不装嫩,很得体大方。
ARooibosTea 发表评论于
“虽然细腰和长腿依旧” 这么好身条,穿超短裙裤一定好看,增加自信,立马减十岁哈:)
日本是不是保守点? 北美不会有人对别人穿着说三道四。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超然看众家' 的评论 :

谢谢超然!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柳溪郎' 的评论 :

老年肯定不是,中年应该是了。我一个朋友的妈妈,在我们三十岁的时候她五十多岁,她说她觉得自己还十八九岁呢。心理年龄和生理年龄是有差距的。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鸭子腿就是两条腿扭在一起的意思。这种说法我是借用了单田芳老先生的说法,他在评书里常常这么说的。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梅华咋不早说,我就不写这篇文章了,装着和你女儿一样年轻。谢谢了,笑口常开哦!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angchunhua'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多条评论。看见你的博文和照片,漂亮健美,赞一个!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怎么穿在于她的文化和修养。有人想表现自己,有人想得到关注,有人想要舒适。我觉得怎么穿在于心态、环境和舒适度。引起惊悚就说明哪里有点过了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哈哈,兰丫肯定不是标准中国体育竞猜大妈!超短可以穿,就看超到什么地步,恰到好处吧!
6ba6 发表评论于
穿着打扮比实际年龄少10年八年,比较跟环境常人合拍和谐。在香港见过5,60岁穿娃娃裙,小甜甜那类打扮又过头了,给人不舒服的感觉
小玄人 发表评论于
日本是个变态大国,可以理解,变人很多。不能惹,惹了他们你麻烦大了。其实惹了他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可能会吐一地脏东西。呃
超然看众家 发表评论于
“现在五六十岁的这一代人,也许因为年轻的时候生活在社会环境比较禁锢的年代,许多少年轻狂的妄为没有在适当的年龄得以发挥,现在就有了要夺回第二春的念头,于是内心骚动不安,举止也就随之放肆了。”
这个分析有点儿道理(^_^)
柳溪郎 发表评论于
就像兰丫在穿着什么服饰上困惑一样,我也一直困惑,这50多岁的人到底是算中年还是老年?
changchunhua 发表评论于
看的出楼主对继续美有向往又担心人言可畏。

如果不是在北美,还是遵循当地的文化习俗为好,如阿拉伯中东地区和北美其他地区。
changchunhua 发表评论于
在健身房,我遇上过一位将近70+的白人美女,说她准备周末约会,有3个候选人。打扮的神采飞扬,满面春风。多老都是人啊,多老都期望爱情。这就是人性。在北美,人可以有不同的活法。
changchunhua 发表评论于
@美华书香,哈哈,亲,我很自私:东方人非常喜欢年轻漂亮的美女。哈哈,俺年轻时不幸有点小漂亮,赚了不少好处。年迈体衰的中年又及时地混到了北美。

的确,这里对女性的尊敬,特别时年长的女性非常和算+++

上帝啊,我爱你。
康赛欧 发表评论于
博主说拧成鸭子腿,想象不出应该是啥样子哈,不过我认为,鸭子腿从美学角度来讲,比象腿好看许多,呵呵。。。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angchunhua' 的评论 : 是的,是的,外面这里来自全球各色人物,爱怎么穿怎么穿吧,+!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呵呵,我一直以为你跟我女儿差不多大的,哈哈,谢谢分享啦,祝天天欢乐!
changchunhua 发表评论于
取决于您所在的国家的风土人情。

北美,您可以做自己;这边是非常尊重个人选择的。很少有人对年龄和穿着说三道四的。多大年龄,都可以活得很美。

北美有着全世界各种文化,所以尊重,平等是关键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