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业余水平的“会计师”还是不行啊

留住孩子们成长的快乐时光。
打印 (被阅读 次)

儿子下年的学费省出来百分之一了

这不是钓鱼种菜的前奏么,先挖野菜。十斤野菜,自己买大块的肉,便宜,一磅两块不到,自己打成肉糜,包饺子馄饨,到今天就包了五百了。太太说,还可以再包两百,下周末再挖点,争取一千,不就比上餐馆省多了。。。

谁说婚姻要门当户对?农民会挖野菜,城里人会作野菜,也是很好的组合。每次和酒友喝酒,说起小时候吃不饱穿不暖,老婆就说:怎么会呢?我小时候每天被逼喝牛奶,每顿要吃多少饭,烦都烦死了。要认识你们多好,帮我吃了就可以交差了。。。


(二0一九年四月九日)

业余水平的“会计师”还是不行啊

一直以为上大学的孩子有一定收入后,可以完全脱离父母报税(父母不把孩子当dependent)。这种情况下,如果因为父母收入高(16万-18万之间为phase-out区间),不能拿education credit, 孩子可以自己拿。昨晚朋友用软件试,发现不行,才搞清不行的原因:孩子独立报税拿refundable 的1000有很多条件,上大学孩子基本不可能。我读过8863的说明,也就只看自家的情况合适不合适,走那条途径,没仔细研究其它不同情况。。。下面是8863的说明

If you were under age 24 at the end of 2018 and the conditions
listed below apply to you, you cannot claim any part of the
American opportunity credit as a refundable credit on your tax
return. Instead, you can claim your allowed credit, figured in Part
II, only as a nonrefundable credit to reduce your tax.
You don't qualify for a refundable American opportunity
credit if 1 (a, b, or c), 2, and 3 below apply to you.
1. You were:
a. Under age 18 at the end of 2018, or
b. Age 18 at the end of 2018 and your earned income
(defined later) was less than one-half of your support
(defined later), or
c. Over age 18 and under age 24 at the end of 2018 and a
full-time student (defined later) and your earned income
(defined later) was less than one-half of your support
(defined later).
2. At least one of your parents was alive at the end of 2018.
3. You're not filing a joint return for 2018.


业余水平的会计师还是不行啊。。。不过,今年由于500块的人头credit (credit for other dependents),这个credit的收入限制(married-file-jointly,40万)和education的收入限制不一样,他们把孩子作为dependent的建议被采纳,孩子有收入再另外报税。

 

昨晚再研究了一下8863的说明,对拿高奖学金助学金的家庭,下面这部分也许有用。8863说明对scholarship/fellowship数字在父母填税表时怎么分配,很有意思的。我举例:

假设学校学费50,000;Board/room 13,000。

1。scholarship 40,000,父母交了23,000。用来交学费的scholarship不算收入,因为拿到的scholarship少于学费,孩子没有收入需要交税。父母交的钱,其中有一万算交学费,父母可以claim Education Credit(只需要4,000就足够拿到所有的education credit了)。

2。Scholarship 52,000,父母交了11,000。这个很有意思--最合算的办法是孩子报6,000的收入,就是52,000的scholarship分成两部分,46,000交了学费,不算收入;6,000算交了board/room,算收入。父母交了11,000,7,000是board/room,4,000算是学费,这样就可以拿到所有的education credit。。。当然,你可以选择孩子报2,000收入,父母交的钱全部算Board/room, 这样就不能拿Education Credit。。。记住,孩子作父母的dependent, 收入到12,000都没有联邦税。孩子6,000的收入没有联邦,但可能要交州税哦。。。

3。Scholarship 63,000。。。父母没交一分钱,自然没有可能拿education credit了。。。


(声明:业余水平的会计师,错了不负责)

(二0一九年四月十日)


表扬一下自己--看得“真远”

今天忙,自己的试验折腾了四个小时,吃了午饭去校园散步呢,中间接到儿子的text message:我当年高中作的senior project的数据还在不在啊?我这个summer intern,要学校的赞助,需要我给一个presentation...

哎,当年就知道这小子对生物没兴趣,哪里指望他作出啥结果上藤校呢。。。折腾了三个月,倒是完成了老板的一个课题,但因为是负结果,不能发表,也不用麻烦实验室别的人在这个课题上浪费时间了。。。试验结果和数据么,老爸连记录本都还保留着。。。

赶快找出来,数据估计这小子自己都看不懂了,我再organize一下,写上说明:当年你是比较environmental estrogen和人体里的雌激素对抗药性乳腺癌细胞生长的作用有没有不同的。。。他居然还记得一些。。。

呵呵,拿不到资助没关系。能把生物试验和要学的统计和CS连起来,“骗”外行搞点资助,还是需要思考的。。。数据的处理还确实需要一点统计知识呢。


下班了,吃野菜馄饨。。。今晚老婆熬了骨头汤,说要体验一下记忆中上海的荠菜馄饨的味道。我还有周末朋友来,没喝完的半瓶酒。。。


儿子找到校园付钱的工作了


昨天开组会的时候,小子发个短信:Help!吓我一跳。赶紧回信问啥事,结果是问怎么填W-4,放几个allowance。。。

春假时回家把SS卡拿了过去,说头答应付钱,但需要SS卡,前面累计了一些时间,先hold住,看后面能不能补回来一点。千叮咛万嘱咐,别丢了卡。。。

儿子的financial aid的package里包含了一年2200块的work/study。进大学前学校就offer了餐厅或校园保安等等的职位来满足。但儿子去了以后,还是决定不打这些工,而是去参加和自己想学的专业相关的training--给学校或外面来的contract写app.。当时管这个training的人就告诉儿子,一年级学生很难有机会得到补偿的,参加training的人里也只有两个一年级的新生。儿子自己带了高中打工挣的和我朋友给他的红包等等5000块,第一年也不缺钱花,所以,还是决定参加training,争取第二年能拿到挣钱的机会。没想到第二学期机会就来了。。。

不错不错,summer intern昨天开始申请学校的赞助,估计拿不拿得到,多少都能挣几个钱。第二年的零花钱应该不成问题了。我得准备好答应的match,今年最高要六千呢。。。给老妈说,咱再节省点,多挖点野菜,自己少存点退休金,也得兑现诺言啊。。。


(二0一九年四月十一日)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很会过日子呀,赞一个!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地主家不是没有余粮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