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zt:硅谷小码工跳槽记

Technical analysis is a way to trade stocks. There are different ways to trade. You get your way that match your personality.
打印 (被阅读 次)
 
 

话说孩子转CS马马虎虎毕业之后,在硅谷一家老科技公司找到饭碗。虽说公司现在日落西山,但是我觉得一个女孩子,去那么竞争的地方干什么,怎么还养活不了自己,所以一直心安理得(我承认我就是放羊,胸无大志)。但是曾有某某某奖和造飞船情结的孩子不这么想,去年开始嚷嚷着要跳槽,原因是现在的公司encourage slowness, 跟有些同事讨论经常被吓得目瞪口呆。

孩子有个挺大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她深知自己两度转专业,没有CS的童子功,跟那些自小就玩电脑的孩子们万万没法比,又在一个没落的公司做着古老的项目,所以除了刷题之外,每天的祷告就是希望神能够给她一个miracle, 像林书豪那样成为上帝使用的身体,跳到G去工作。为什么不是F呢?因为孩子做事经常深思熟虑过度,不怕难,就怕快,比如SAT可以考2350/2400,但是ACT只能考34, 就是时间不够用,据说G比较难,但是F要求快。

准备差不多了之后,就开始面试一些一般的公司,比如Amazon, Micrsoft, Uber等,呼啦啦一下得了5个offers,虽然她自称还没准备好,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去G和F面试。结果G的面试后,孩子垂头丧气地汇报,完蛋了。一个 lego转动的难题倒是做下来了,另一个中等难度的也还好,但是有两个特别一般的题,可是有很多种cases, 麻里麻烦,她想的时间过长,三个小题只做下来两个,甚至一个。F的情况据说也不理想。

要是以前我可能就会把阿甘那句名言拿出来: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可是这几年我升级读了一些C. S. Lewis, 加上圣经研读本,就开导孩子,祷告吧,不要说你要什么,而是把一切都交到神的手里,他比你更知道什么最适合你。

G的结果有点戏剧化,recruiter是位在G工作了9年的女士,通知孩子面试成绩看上去positive, 一面报到decision committee, 一边通知孩子跟几个项目组长联系,马上有两个组说对孩子感兴趣,其中一个说希望能马上来上班,孩子一脸懵圈,怎么,没给拒绝啊?后来更抓马了,decision committee给否决了,recruiter女士声称被气得shaking, 太disappointed, 认为不公平,她要寻找second oppinion,  第二次报到另一个decision committee,然后是再次被否定。最抓马的还得算F,本来没抱希望,不仅给了offer, 还是level 4.

这次面试经历最让人吃惊的是小码工的工资,让我这个资深非CS工程师汗颜。

mamacao 发表评论于
最后一句是关键!
HBW 发表评论于
F的平均工资24万。G也不会太差。他们内部人讲,非CS的专业的一辈子哪里见过这么多钱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