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秀发为谁留

细品时光,轻捻岁月,慢煮光阴。
打印 (被阅读 次)


女儿、女婿和外孙们

--

三十年前,离京赴美时,我特意去了当年最时尚的美发厅,将柔发剪到齐肩的长度。我的头发天生卷曲,发梢微微回扣在肩上,揽镜自赏,心满意足。就这样,踏上了侨居他乡的路。

时光悄然,日月在不经意间挥洒而去,我的头发也逐日渐长,先是到了肩胛骨,继而齐腰。但我却始终未剪,不为别的,只因手头拮据,觉得剪发都奢侈,所以也就免了。平日里,只是多花些时间梳理,或扎马尾,或盘发卷,或梳辫子,变化无穷,怡然自得。

终于,在那年的圣诞前夕,我走进了理发店。为我剪发的是个中年理发师,笑意盈盈,亲切有加。她为我洗头按摩,手法轻柔,感觉舒适。然后,她详细地问我要剪的发型,我说只想剪个齐耳短发。她问我;“你愿意捐献你的长发吗?”我顿时诧异,有人会要我的头发?以前我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细问之下,方知是能用我的头发做成假发,捐献给癌症化疗脱发的病人。我即刻同意,并因此而感到欣慰。

自此以后,我便刻意留长发,渐渐地就成了一种习惯。即便是走过了那段清贫的岁月,生活日渐宽裕,剪发费用已经成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之后,我仍旧一如既往地留长发。心里想着那些无助的病人,我就更加精心细致地护理我的头发,只为剪下的那一刻,发丝依旧柔细而富有弹性。每次坐在理发师的椅子上时,我都事先告诉他们:“我要捐头发。”

有样学样,独生女儿继我之后,也开始了她捐发的生涯。女儿有着一头绵密乌黑的秀发,她上小学四年级时,头发已经到了腰部,于是,剪下长发,欣然捐献。如此这般,时长时短,捐献长发一事,化作了女儿人生中的一道风景。

女儿第一次怀孕时,我建议她剪短发,洗起来比较方便,但她婉拒了。她说,洗长发并不麻烦,最主要的是,孕期的荷尔蒙多且营养丰富,故发质会更佳。女儿专门买了高档护发素,日复一日地精心护发,到了足月时,女儿身后拖着一条长长的马尾。

女儿一贯主张自然分娩法,坚持在家生产。事先早已找好了两个经验丰富的助产士,预备了一个长方形塑料浴池,以便在水中分娩。大外孙报道当日的清晨,女婿和助产士一起为塑料浴池充气蓄水,一切就绪之后,女儿半卧在浴池中,长发在水中轻轻漂浮。由于是头胎,产程颇长,直到下午六时,外孙才出世。清水加汗水,女儿的长发自始至终湿淋淋的,一滴滴地流淌在面颊上。产后两个月时,女儿才去理发店剪发捐发。同样,在女儿生第二个外孙时,亦是长发翩翩。

浮生在世,力所能及,慈悲为怀。青丝终会变银发,芳华终会变暮年,但,唯有善良与博爱,会在光阴的江河中,恒久甘醇。

--

发表于:世界日报

欢迎光临:我的个人网站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