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猫狗缘分之狗篇

从九里到南太平洋,终于停止流浪,栖息于白云的故乡Auckland, 小孩的故乡由此确定。边走边唱,不想遗忘,或被遗忘。
打印 (被阅读 次)

发了猫篇, 没有狗篇就有些动物歧视嫌疑,何况它们都是自己的宠物。关于我家Olly, 前阵子确实充满感情写了一大截,后来居然没有保存下来。心灰意懒之余又不愿重温这段旧文,于是就这么一直拖欠着。朋友们想读,还有的说在坐等,虽然是客套和鼓励,可这于我确是一种负债。无论什么债,还是赶紧的还完了轻松。 今明两天趁着圣诞新年假期的东风余热,我争取把这狗篇完成,好与狗与朋友俩不相欠。

虽小时候被狗咬过,可对狗我一直没有什么恶感,和它们也没有什么其它过节,除了。。。除了大学躁动时期曾经与一帮饥肠辘辘的宿友们夜半结队眼冒绿光地去满山遍野找土狗问野味的经历之外。上帝保佑我们终究失败得一塌糊涂,最后连土狗的影子都没见上一眼,否则我家小孩现在非得视我为人间妖孽不可。但那时狗的形象也就是我们熟悉的被金星老师尊称为中华田园犬的那种,它们大多黄黑白三色,爱在家前屋后晃荡,来个生人就装模作样叫上两声的标准狗腿子。

直到我去了澳洲,才发现满大街满公园满沙滩都是狗,而且狗的品种和特色居然那么丰富那么有差异。尤其印象深刻的是它们与人的关系竟可以那么亲密,那么相互不可缺少。一次在咖啡店的门口,看见一个提篮里睡个出生不久的婴儿和旁边半坐着的一只负责看护的大黑狗。寻视半天才发现一对金发的小夫妻正在柜台与店主聊天,一点也不在意放在一边的自己新生宝贝。后来路上或车上导盲犬见多了,发现狗狗们真的很能干,渐渐对狗狗也有了些好感。

有趣的是,澳洲好多人喜欢把自己的狗狗命名为他们前主管或老板的名字,得意时就直接叫着他们的名号也开始呼三喝四的。每每想起,不免莞尔。我有个上海朋友在澳洲更过分,干脆把他养的那条pit bull 称呼为警察cop。因为他与警察经常起冲突,而且老是感觉自己吃亏,没有被公平对待。他曾得意地说起有次超速被警察拦下,当警察埋头开罚单的时候,他神气活现地命令他那可怜的狗狗,Cop, sit and be quiet。他的狗当然很听话,尽管有点委屈。他描述他那时的心情非一个无比舒坦可以形容,简直就是扬眉吐气。后来他有没有再故意地这样去问候执勤的澳洲警察我就不知道了,希望他不爽的时候在自己家里跟他的cop过过嘴瘾也就罢了。

我的狗狗叫Olly, 是个男孩。英文男名叫Ollie, 女名才叫Olly。 我图方便,一直将错就错着。不免其俗它确是来自我一个前雇主的名字,Oliver。Oliver 是个秃顶的可爱新西兰老头,可以算是个工作狂。不爱买房子,但汽车是固定每一年一换,情人的更换频率可能略长点,都是很亮眼的那种。平时身上的衣服更是严丝合缝,一板一眼的。人一看就是那种积极向上,开朗健谈类的,非常有鼓动激励性。因为年长我近30岁,所以他总是叫我my son。我跟他也算缘分,他与我几乎是言听计从。后来他得了癌症,退休去了南岛的家乡,听说还在顽强地执着地生活着。记得他与我最后一次见面时的鼓励就是 I know you have more potentials, my son,you can do it。他对我在新西兰的生活影响一直很积极也很健康,大家属于相互之间没有任何负担的那种朋友。跟Olly在一起,难免会常想起他来。这也是我给狗狗命名的初衷,希望我能够一直温柔地善待它,也善待我和Oliver之间的过去一起的努力。

养狗的念头开始于小孩,因为小孩子大多会喜欢毛绒绒的小动物。记得自己小时候除了喜欢猫,还有妈妈每年都要养的黄湫湫小鸡仔和灰萌萌的小鸭鸭们。太太架不住孩子们的央求妥协先养了猫,猫又生了猫。女儿们乘胜追击,养狗的声浪日渐其高。住在郊区的农场里,一个看门护驾的狗其实也是太太一个潜在需求。我自己内心深处总向往着一个孤独男人与老狗一起散步的画面,况且我们遛狗都不须去外面,呆在自家园地就好。还有一个不好意思讲出来的原因就是家里第二代现在都已是挺爱搅(teenage),尤其老大开始跃跃欲试地公开抢权夺印,我想我还是把我有限的精力转移到狗狗的身上,省得太太女儿们整天嫌我烦,罗嗦。保持些距离是不是大家都有些审美空间呢?

没有保存的那段文字记载了很多Olly 与我之间的互动。我不知别人怎样,但我属于那种不喜欢写重复文字的人,虽然自己写的文字日后会反复地去读。现在写Olly就想起我太太的一句话,她说Olly就是你自己。起初听了没在意,后来觉得她说得非常有道理。曾经有个生意上的朋友,做人精明强干,而且力求事事完美。我很清楚地记得有次一起喝酒,他感慨今生今世最大的遗憾就是世界上没有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知心知肺的第二个他自己。当时我还有些同感,人生苦短,知音难觅啊。现在我会立马建议他去买条狗,可千万千万不要是只猫。因为猫是女人的宠物,只怕是男人们的boss。很久不联系,说不定他哪天醍醐灌顶,早就捷足先登与他宝贝狗狗一起高山流水了。太太们先不要生气怨怪,你们委实提供了我们男人太多的方便和体贴,可狗狗带给我们的安慰,理解和绝对服从是从不毫无保留的你们永远无法想象和能够做得到的。

Olly 没错就是我自己的影子。从第一次见面的眼神交流就注定了我们日后的陪伴。当时他在宠物店里略显孤独,忧怨地看了我一眼就没有把视线离开过我和我的女儿们。Olly是一种当地人不太热衷的倔强形品种,由温驯的拉布拉多和南非著名的捕狮犬,ridge back 杂配而成。它们大多过于精力充沛,感情外露故需要大量的时间培训和日常看护,往往是有经验喜欢挑战的人才敢去领养的。由于它和我记忆中的中华田园犬接近,而且尺寸和毛色都是我事前所梦想的,重要的是它还是个boy。一直以来因为自己的三个女儿,鬼佬朋友常常调笑我在家需要个male dog 来平衡。又想到它那时节若再无人收养, Olly便会被机构收回再人道灭除,心中不免恻隐。当时店员坦诚告诉我Olly已经在那呆了整整一个星期了但遗憾就是无人问津。鬼使神差,未经家里太太的批准,我和女儿们毫不犹豫当机立断立马决定要把它马上立即马不停蹄带回家。事后太太讲,Olly 那时虽只有3个星期大,它的眼神就已经能够预示它那很淘气,很固执的个性了。

Olly 确实活泼,反斗,身上有三个毛旋构成一个等边三角形清楚地显示在它屁股上。小时候听大人讲一般人头上会有一个发旋。如果两个,这人肯定不好搞,玩逆。何况有三个? Olly 似乎什么都懂,就是会本能地先逆反一阵后面才慢慢听你的,一旦听了,就会义无反顾坚持到底,而且什么事不达目的坚决不罢休。它还有个特点就是不扰人。平时几乎没有声响,偶尔发声总是在某个特定需要的时刻。如早上7点你还没有起床给它定时喂食带它散步并排空肠胃,或是它有什么得意的作品马上要呈现,要不它就是开始害怕发现异常怀疑家里来了什么陌生人。说起它的沉默,有时真的不习惯。散步时,一不小心看不见它在身旁,担心它闯祸,叫它名字又没回应真的会急。可转眼,发现它竟傻傻地跟在你脚后看着你就是没有一点声音。难怪训练狗狗的师傅说狗对主人的手势语言反应远远超过主人的声音命令。唯一的一次意外是那年夏天全家出去海边camping。我们睡在帐篷里,Olly 负责外面守夜。一早醒来发现其它人在聊天谈论昨夜发生的一些琐事。因他们普遍年纪偏大,短暂的寒暄后我心虚地询问他们有没有被我们家Olly的呼噜声干扰。大家很友善地应答,其中一位白胡子的老外讪讪地笑着说他一直确信昨晚扰人的是我的呼噜声而不是Olly的。知情的女儿们轰然大笑,一旁沉默的狗狗不知哪来的神灵突然嗷嗷嗷三声长啸,表示自己被委屈后的不满。平时沉默寡言的Olly, 也许真的并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由人欺负摆布的家奴。

一进家门,Olly 就制造了太多的麻烦。首先是家里的鞋鞋包包外面的盆景摆设被咬得乱七八糟。。。只好安慰太太说狗狗大了懂事就好,举证网上记载一条狗曾经创下咬坏主人14 张沙发的业绩,所以我们的Olly 算是可以调教的,问题是我们得把室内的东西收好,外面摆设全部换成铁器就结了。

再后来就发生了一系列越门逃跑事件。我们平时上班,就开始训练Olly一人守家。我们离家越是依依不舍,后果越严重。家里一旦无人,1.5 米高的栅栏它居然可以飞跃而过。陆续地开始接到路人和邻居的电话,报告Olly 又在大街上溜达或主动加入他人散步遛狗的队伍。那阵子,Olly几乎成了我们家的外交大使。好心人不是直接把它送回家就是放它在就近的动物医院。搞到最后,我们家的葡萄酒几乎全部送给那些送狗回家的好心人。房子外面的台几上还长期预放一瓶,有人送它回家电话里我过意不去就会请求别人带走作为感谢。新西兰人非常爱猫爱狗,大家对此习以为常,处理这样的事好像都很平心静气,记得还没有人会在我们不在场的时候接受过这样预备的礼物。最不好意思的一次是某周日太太带小孩到教堂弹organ, 我偷懒在家睡觉。Olly以为我也与他们一起在车上出门,再次追车逃逸。梦境中被敲门声惊醒,一对老年夫妻大雨中下车截获了流浪的Olly, 老先生竟用自己的裤带将它押送过来。开门时,他还在很尴尬地用另一个只手紧紧提着自己的裤子,全身被雨淋得湿漉漉的。后来大家渐渐熟悉,每当邻居遛狗经过家门口,还顺带问候一下Olly。有时我们上班,有个英国老太因Olly 而相熟, 不时地打开我们的铁门,带上Olly 和她自己的男孩Sox 一起散步。

Olly的最后成名是因为他咬了邻居的羊驼。Olly 大了开始陪我干活, 因为周末我喜欢锄草砍树。家里有一片森林长势太密,没有呼吸。有事没事我就带上狗狗,一把斧头和一壶水去林中将一些杂乱的小树砍倒,好让阳光渗透进来。经常一干就是4,5 个小时,什么都不想,机械地重复劈砍的动作而致精神上彻底的放松。狗狗跟我形影不离,偶尔觉得危险尤其是树倒下来的时候它会移动一下自己的位置。那年冬季,隔壁邻居出国度假请朋友看房。由于我们家没有养羊和牛,连冬天这儿的青草都很茂盛,故邻居有商量让他们的羊驼过来吃草。平时Olly 会跟他们玩耍打闹,但一般都有主人在旁监督,故也相安无事。那天也许我干活太投入,一抬头不见了Olly, 隔壁却早已是乱成一团。邻居的羊驼刚刚剪了毛,看起来比平时纤细娇小,个个肉嫩肤滑。邻居看门的朋友也没有经验,一看Olly追赶羊驼甚至都忘了关上自己的栅栏门。于是Olly 一路乘胜追击到别人家,咬伤了其中两只羊驼的耳朵。邻居的朋友一看事态严重无法向屋主交待,马上电话council。Olly 于是被当作少年犯被人立即带走还关了禁闭。好在它是初犯,事故又发生在自己的家园,主人我被罚了200刀,写保证书并安装一个可以绝对控制它的而且可供Olly安全活动 的空间,待council 工作人员检查合格后前前后后共一个星期才把犯了错误的少年犯领回家。不曾想经过这一段折腾后, 狗狗一下子成熟好多,似乎它知道了咬人后果的严重性,因为若再犯,它和主人可能会被正式送上法庭,甚至若有咬伤小孩啥的严重情节它还会被人道消除。邻居很宽容,没有要求任何赔偿,自己叫了兽医给羊驼做了些紧急处理。但好事不出门,Olly 一下子成了坏男孩的代表,名声狼藉。主人因此更没有面子,从此大家一起夹着尾巴做狗做人。倒是我家大铁门上张贴的家有恶犬告示或许会让那些宵小之人或不受欢迎的人留步吧。

以前总是想保留部分狗狗的动物原习性,不愿太去控制削弱它的好奇凶猛的行为。在遛步时也没有阻止它去追赶飞鸟野兔什么的,平时还尽量让它自由自在地在我们的家园周围溜达。发生羊驼事件后,真是在教训中成长,我们彻底改变了态度,引入很多管理狗狗的硬件和软件。日常狗狗会伴随左右,一旦无人控制时,它就会被放置在一个全封闭高围栏的50平方米左右的dog run 里。也许夹着尾巴做狗做人讲的都是一个道理。

最近可喜的是它被女儿培训得可以坐在自己的座垫上一个上午,你不让它起来,它就会躺在那不挪身。因为狗狗要攻击它就必须站起来。它一站起来你就可以要求它先坐下来争取些时间避免马上可能要发生的冲突。由此起步,Olly另外一个大的进步就是终于能够与家里的仨猫咪们相处为安,不再像刚开始时那样猫飞狗跳的了。只是偶尔在女儿们照顾猫咪的时候,Olly还会有点心存嫉妒,上蹦下跳地发发牢骚,希望能够待遇平等。

犹记得带Olly 离开宠物店时柜台小姐给我的善意警告,Olly 二,三岁时会非常淘气调皮,一定要有心理准备。这样看来,最困难的时刻已经度过,曙光就在前头。鬼佬说 there is always light at the end of the tunnel。

现在跟Olly一起多了份小心,因动物终究是动物,尤其喜欢欺负弱小,更要注意那些异性伙伴经过它身边时那挡不住的诱惑。过去带小孩,常常讲都是大人的错,小孩子是无辜的。现在开始改口说狗是无辜的,因为是主人没有管理看护好它们。也许Olly 还会犯错误,但相信它现在已经3岁,相当于人类三十而立之年纪,希望这样的错误会越来越少。我们在它的余生之年,一定还要尽心尽力,准备迎接各种挑战,相互陪伴之时还须再斗智斗勇。

值得安慰的是,女儿们现在都到了喜欢窝在自己房间的年纪,每次回家,摇头摆尾地迎接你的还有个固执倔强的Olly在坚持。一见到狗狗,任何烦恼瞬间烟消云散。拍拍它那花岗岩似的脑袋,原来生活的快乐也就真的这么简单易得。

 

 

 

九鲤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ellen123' 的评论 : 谢谢您鼓励和分享,因只会码字,还没学会发图片。
ellen123 发表评论于
写的很好,只有爱狗之人才能写出这些有真情实感的文章。码字辛苦了!期待有更多佳作可以拜读。
九鲤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谢谢您多次关注和评论。刚搞懂如何回复,不仿请教怎样发照片。逛OPE官方网址像用自己手机一样就会那几个简单功能,慢慢跟你们学习。握手。
九鲤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平安是福2016' 的评论 : 祝福。请珍惜这缘分,它会是你很好的陪伴。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希望能看到Olly的模样,可惜找到文章的最后也没看到。猫猫的照片在片头上看到,很漂亮。
平安是福2016 发表评论于
我的小狗也是收养的,那时它一岁,前几个月刚到家里它不适应有焦虑症,每天下班都是各种Surprise, 我当时真想把它退回去呀,现在它也两岁了明显的感觉它长大懂事了,现在它是我的好朋友。
九鲤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谢谢您。新年新貌,决定还是开始回复大家评论吧。您的名字不止一次出现,感谢关注和分享。
Rolfemom 发表评论于
好可爱的Olly和爱心满满的博主。 感人。 谢谢。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