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笔墨记忆

打印 (被阅读 次)

房间的墙上,一幅竖行毛笔书写的条幅挂在那里,条幅只有两行大字,“山重水复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书法字体厚重无华,大气洒脱,力含其中。这是父亲的墨迹。

出国前,在家小住。记得一天中午,父亲匆匆吃完饭,就去到他的书房,过了一小会,从房间里走出,手里握着一卷宣纸,出门了。几天以后,他把我叫到跟前,把一卷纸打开,我看到了这幅古色装裱的书法条幅,落款,“谨以此句祝福女儿女婿,爸妈书赠。”

这条幅一直被卷着,多数时间它静静地躺在那里,它不停地被装箱,不停地行走各地。那诗句蕴涵的希望,那笔墨大写的力量,那书写人无声的关爱,陪伴着我们,让我们能够坦然面对一切。

父亲退休后,终于有了潜心练习书法的机会,一写就是二十多年。他享受着毛笔写字那每一笔画线条的速度和力度,享受着书法的美和无限的表现力,享受着那种刻在骨子里的千年不变的文化信仰。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假期作业必定有写大字,也叫描红,就是在已经印好的有大大空心红色字样的纸上,照葫芦画瓢,用毛笔墨汁把每一个字覆盖上,一个假期下来,可以描上一本楷书。

很久了,已经不大需要提笔写字,不用说毛笔写大字,即使是钢笔铅笔都被代之以键盘上输入拼音换来文字。异地亲朋好友间的互致问候,社交圈里人们的信息交流,都被语音视频和键盘代替,简洁明了迅速直接。书写已经从我们的生活中渐渐淡出,信箱里的邮件会定期删除消失的踪影全无。

帮着母亲整理书桌,上上下下的抽屉里堆满了信件。打开捆在一起的信札,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笔迹,不同的地址,有些熟悉,有些陌生,其中夹着我和弟弟写给父母的信件,几十年过去了,母亲仍然保存着。弟弟的字迹映入眼帘,抽出信签,他给父母写道:“至于你们给我多寄10元钱我看就寄过西西算了,她的花销大。我们学校要开展勤工俭学活动,我也准备干点事。”感动涌上心头,我的眼睛模糊了。

打开父亲的书柜,触摸着那一卷又一卷翻开那一张又一张大大小小的笔墨手迹,一幅幅,一张张,父亲的音容笑貌浮现在眼前。我仿佛看见父亲站在书桌前,点上一根烟,默想着什么。他伏下身,铺开纸张,研墨挥毫,在一笔一画间抒发着他内心的情感道来他的故事。

笔墨记忆,隽永流芳。

广西人山西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读得真舒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