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2018年冬季之旅(3):历史名城萨瓦纳

打印 (被阅读 次)

  北卡的朋友住在离Charlottes不远的地方,所以附近的地方去了不少。受她的推荐,在我们去迈阿密的路上,我们决定在萨瓦纳停留一天。

  萨瓦纳和查尔斯顿一样,是一个海滨城市也是历史名城,但是萨瓦纳的老城区比起查尔斯顿大了很多。萨瓦纳作为第一个在规划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美国城市,建设的非常有序。整个老城成网格状,22个(原来有24个)绿地广场散落在这些网格中,看上去非常地漂亮。早就想去看看,如今终于成行。

  一扫我们在查尔斯顿的阴霾天气,我们到达萨瓦纳的时,阳光明媚,蓝天白云,有种要在老城区好好走一走看一看的冲动。把车在游客中心停放好,拿上地图就出发了。

  从游客中心往东沿着Liberty Street走,很快就来到Bull Street。Bull Street是萨瓦纳整个老城区的中轴线,所有的城区规划都是以这条中轴线展开。转个弯往南走,我们就遇见的一个绿地广场,公园的入口处清晰地写着Madison Square。这是一个以美国的总统Madison命名的广场,整个公园被参天大树覆盖着,树叶在阳光的照射下投下斑驳的影子,投射在长椅上歇息的老人身上,安静祥和!绿地广场的中心,有一个勇士的铜像雕塑 ,他右手像是捂着他受伤的地方左手却高高地举着军旗,显露出一种舍生取义的威猛。雕塑座基上的说明对雕塑有个简单而清晰的描述。原来这位勇士是一位爱尔兰裔的名叫William Jasper的美国军士,他在保卫萨瓦纳同英军的战斗中受伤直至牺牲。

  在绿地广场的四周,散落着一些古老的建筑。其中一个就是哥特复兴风格的教堂St. John’s Episcopal Church,教堂上的尖尖的铜绿色的屋顶显露它历史的久远。它的旁边也是哥特复兴风格的建筑,名为Green-Meldrim House。在这绿地广场的另外一边是以个名为Sorrell-Weed House的建筑,它的建筑风格不同于其他两座,而是希腊复兴风格。我们没有参加guided walking tour,哪里抄来的故事?其实这些信息都清楚地记录在公园的标识牌上,只要有时间仔细阅读,都能对各个绿地广场有个大概的了解,绿地何以命名?什么时候建造的?由谁设计的?雕塑是为了纪念谁?等等等等的信息都能一目了然。我们的时间有限,不可能去所有的绿地广场,也不能去读所有的信息,只不过是挑了几个广场来走来读罢了。但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不为萨瓦纳的市政府点个赞了!

  沿着Bull Street继续往南,穿过Monterey 广场,我们来到了著名的Forsyth Park。这个以乔治亚州长John Forsyth命名的公园很大,南北向非常长。公园的北部是长满了巨大橡树的园子,而中间就是萨瓦纳最为有名的Forsyth 喷泉。尽管那个喷泉非常有名,但据说也不是专门定做的,类似的喷泉设计在其他地方也能看见。但是这个喷泉的不同之处在于它隐藏在那巨大的橡树从中而生出了很多浪漫的气息出来。浪漫总是和爱情粘上边,很多人冲着其浪漫来到这里来求婚的。

  Forsyth Park的南面是巨大的草坪,从中间穿过一条橡树林荫道把草坪分成东西两个区域。远方来的背包客在这里漫步,当地人在这里遛狗闲散,人间艺人在这里展示他们的手艺,各路艺术家在这里炫耀他们的艺术视角,真的是各美其美,相得益彰!两孩子也被这里的气氛所感染,要在这长长的林荫道上来个赛跑,我负责照看他们的背包,老公负责给他们摄像,一声“跑”,两孩子像离弦的剑飞奔出去,远处传来的笑声也就是我们的快乐。有道是:苔藓垂吊橡树林,不拘一格寻开心。

  离开Forsyth Park,我们按照游客中心给出的建议继续老城区的游玩。在老城区有很多教堂,各个派别的都有,这也体现了萨瓦纳在宗教上的包容性还是非常大的。像是在Madison广场的圣约翰的圣公会教堂(St John's Episcopal Church),在Bull Street旁边的Congregation Mickve Israel以及其街对面的Wesley Monumental United Methodist Church等等,数不胜数。我们也不可能每个都去,我们挑选了那座最高大漂亮的教堂The Cathedral of St. John the Baptist进去看看,此教堂列于网上推荐最值得去的教堂之榜首。

  这是乔治亚州最为古老的天主教堂,其外墙以白色为基调,而最为突出的是教堂正面的两个高高耸起的铜绿色的尖顶,像是直通天庭之路。教堂之高大也应该是其他教堂望尘莫及的,应该算是萨瓦纳的地标之一吧。在蓝天陪衬下白色的教堂显得非常的耀眼炫目,此刻人的心情是极具发散性的。但当你走进教堂里面,光线陡然昏暗下来,那极具发散性的心就被笼络收回,不甚明亮的空间让人说话走路都变得低沉,很spiritual,大家都懂的。和其它的教堂一样,空旷的教堂周围的墙面镶嵌着讲叙圣经故事的彩色玻璃窗和壁画,非常地庄严肃穆。好在圣诞节前夕的教堂内部已经装饰得极其漂亮,圣诞红叶装点着教堂的各个角落,教堂多了些轻快的气氛。

  太多的教堂,太多的有历史意义的建筑和广场,这里不细细地说了。但是我觉得值得一提的一个广场是Wright Square,因为这个广场承载着萨瓦纳最初的重要历史人物Tomochichi。Tomochichi何许人也?他是一位印第安人部落Yamacraw的首领。当英国人James Edward Oglethorpe将军来到萨瓦纳河时,Tomochichi首领选择相信Oglethorpe将军并和他建立起友谊,同时把如今萨瓦纳所在地的一片土地给了Oglethorpe将军,从此英国人开始在萨瓦纳聚居并发展成乔治亚的第一座城市,这是西方人移民美洲大陆形成聚集地但没有遭遇和印第安人血腥战争的唯一个地方。当Tomochichi于1739年在他居住的村庄因病去世之后,他的遗体被带到了萨瓦纳并交给了他的朋友Oglethorpe。Oglethorpe为他举行了公开的隆重葬礼,并把他的遗体安放在Wright Square的中央的一个巨大的金字塔石的下面。但是大约一百五十年后,这个巨大的金字塔石风化成一堆碎石。当时的乔治亚铁路公司移走了那些碎石,并在其原地建造了一个纪念碑来纪念乔治亚铁路公司的缔造者William Gordon。人们愤怒了,后来William Gordon的儿媳妇Nellie Gordon为了平息愤怒,从位于亚特兰大的石头山运来一块巨石安放在Wright Square距离Gordon纪念碑不远的地方以此来纪念Tomochichi。但是Tomochichi的遗体依然是躺在Gordon纪念牌之下。我个人认为这依然是不妥当的,对Tomochichi来讲也是一种亵渎。我盼着有一天可以把Gordon纪念碑移走,还Tomochichi应有的尊严!

  离开Wright Square,我们来到了萨瓦纳河的滨江大道。从East Bay来的滨江路要下很多的阶梯,有电梯也有最初最原始的石梯。从这个陡峭的阶梯来看,就可以知道萨瓦纳是建立在萨瓦纳河边的一个悬崖峭壁之上。如今的滨江大道,早已没有萨瓦纳最初的作为贸易港口的繁忙,没有装运棉花的货船,也无搬运棉花的劳工。如今只见各种各样的商店里有琳琅满目的旅游纪念品;各色小吃的小餐馆也是一个接一个的;搭建好的舞台为即将来临的圣诞狂欢做准备;……从贸易港口到旅游热点,不就是萨瓦纳的一个历史转身吗?但无论怎样转身,Wave Girl (Florence Martus)依然在河岸上挥动着她的手绢。

  在查尔斯顿我们想去City Market却没有去成,这次总可以在萨瓦纳去看看南方的集市吧。从滨江大道出来,走不了几个街区就来到萨瓦纳的City Market。这个集市早已没有想想中的农贸市场的样子,全是些餐馆,有点像欧洲城市的步行街味道。想在集市上觅一些当地食物的欲望骤然减退。海风带来了阵阵的凉意,走了大半天的我们肚子也开始提意见了。现在吃什么都的征求孩子们的意见,他们找来找去,看上了在City Market不远处找到一家餐馆,名为Little Duck Diner。

  这家餐馆的两面墙是巨大的玻璃墙,我们有幸被安排在靠窗户的桌子。阳光洒进来,正好照在我的背上,好不温暖和惬意。放下背包,舒展一下疲劳的双腿,享受服务生热情和友好,一切都是刚刚好。

  一般说来,我们很少在西式餐厅看见卖鸭子的,但这是个意外。想到鸭子,我们大概都会想到烤鸭盐水鸭之类的,但这个餐馆把鸭肉和日本菜、韩国菜、墨西哥菜等格式菜肴结合起来,非常非常地好吃,我感叹道:原来鸭子也可以这么吃!好吃的不能独享,在这里我极力推荐一下这个价格公道合理,味道与众不同的Little Duck Diner。

  真正地了解萨瓦纳这个历史名城,一天的时间是不够的。我盼着下次有机会再去!

 

 

倔犟的丫丫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乐乐柔板' 的评论 :
是的,非常值得去看的地方,不会失望的。
乐乐柔板 发表评论于
Is Savannah Georgia?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