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搭伙过日子 9

每当我走进这间自己用文字搭建起的小屋时都感到内心温暖平静。原创文学,请勿抄袭,转载。谢谢
打印 (被阅读 次)

9

 

“陈相杰,你不是爱吃涮羊肉吗?多吃点“ 丽红边说,边从锅里挑起卷起的肉片不住地往老公碗里夹肉

“别夹了,吃了都长到我身上了”

“谁叫你不去运动?运动就不怕吃!”

“我每天早出晚归上班,有时还要加班,哪有时间?。“

“你这是懒,懒人总是有借口,我们一家人办张YMCA的会员卡,周末你和孩子一起去学游泳,等你会了,你就可以带着孩子游,你不是也运动了。“

“那你怎么不去学游泳“

这个怎么看都是老实的男人一直用有点含糊的低声与丽红高抗的声音作着对抗,说时他的头也是低着的,连眼皮也不带抬一下的,像是对丽红说“我就是懒了,懒得都懒得看你。”“安德鲁, 你别光吃白米饭,要吃点肉”,他轻转下头,对旁边的大儿子说,声音里带了温柔,说完,把自已盘子里的肉往儿子的盘里夹。

“对,安德鲁,你看人家大哥哥,长得多好,你也吃点肉。光吃白饭,以后长大和你爸一样。“丽红的声音还是延续着刚才的高亢,雨霏有点不适应,她想:是不是家里的三个男孩子让她没了耐心。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怎么不说我在跑步,在练器械呢!我可不想那么早就成了大妈!丽红又把头转向老公一边说,说时又附赠了那个仍然低着头的老公一个白眼。

“雨霏,你也吃啊,别光给你儿子夹。怕胖啊?你这么瘦,我比你胖7傍呢,吓死我了,这7傍都多长在哪了?我腿上就老是肉都都的,怎么减都减不下去。“

“你一点都不胖,你知道那7傍多在哪了?”雨霏朝丽红一笑,然后放下手中的筷子,手指在距离身体三十公分左右的距离,朝着自已的那不怎么凸显的部位的地方指了一指。“是长在该长的地方了。”

“哈哈”丽红笑起来了,是真正开心的那种笑。

这时丽红的老公专心地从火锅里挑着浮起的肉片,在自已的盘子里放一下,然后又转夹到老二的盘里。“XXX,你也过来吃点。“他又朝着站在丽红旁边的最小的儿子说。

“XXX老二,你也要多吃点肉,听见没?还有你,” 她又抓过旁边的老三, 丽红的声音调降下来了,里面也有了些温柔。“要吃点东西,才能长高,长大,知道吗?“

“对了,雨霏,今年暑假回不回国玩玩?“

“还没打算,到时候再说。“

“我老公说今年我们回去,但我懒得去他家。“说时,她拂了拂头发,脸上流露出一种因不满而生成的傲气。”一去他家,他妈和他姐就说我嫁了个好老公,又年轻,又会赚钱。只有他姐夫说句公道话:说没人家小陈这个家怎么转的起来。”

“你不想去就不去了呗”正沉静了下来,吃着东西的老公又低声地回了一句,说时,他还是没抬眼。

“好,我就不去,我还不回了呢,你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回去。我平时累得半死,正好趁这时候享清闲,省下我的机票钱我正好拿去买衣服和化妆品。就这么定了!”

"丽红,你想想他们说的也没全错,只是他们没看到你的辛苦。你老公知道的,是吧?“雨霏看了看丽红,又看了看丽红老公,微笑着说。

见夫妻斗嘴,雨霏本应是感觉不自在,那感觉就像是窥见了别人家的隐私,但见丽红并不避讳,吵吵闹闹像是生活的常态,于是那种不自感就从她心中自已走开了。她想:丽红本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她内心像是总有许多东西要宣泄出来。不必理采她说了什么,也不必理采她话中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哪些是适度的用语,哪些是带有夸张的成份。反正如她所说,她说的话于人不会有伤害,这就好了。和丽红相处了一段时间后,雨霏感觉她确实是在努力保守着这一原则,公众场合,对外说话于喜笑颜开中,都能拿捏着分寸, 但不知为何,她像把老公单列了出来。是不是夫妻相处久了,久的没有味道,久得变得麻木,麻木了自然就不会有痛痒。雨霏因为没有这么长久夫妻生活的经历,她还不知道,但这样的生活可不是她想要的。与其麻木的两人生活,还不如一个人有思想的生活。要不童话故事里的那些木头人,稻草人,洋娃娃总想着要把自已变成有思想的人呢。

“丽红,你别管他们家人说什么,你自已心里有数,把你们一家的日子过好了就行了,反正你多久才见他们一次,他们说什么你别往心里去就行了。“

“我就是受不了…“

 

新的一周又开始了,送完安迪上学后,雨霏又打扫了房间,然后再烧上一壶开水,给自已泡上一杯茉莉花茶,就坐在了电脑前。她先查了查邮箱,看看工作有没有什么回音, 还是没有。她心里有点急,但她想会不会也是临近圣诞假期的原因,或许过了新年假期才是招人的高峰。她打算这周继续到另外两个MALL的餐厅去问问,再不行就到旁边的镇上去找。 她先花了一个小时写完这两天有关安迪表现的日记,然后就拿过手机。手机上面有十几条自闭症儿童家庭群里的信息。这个群她是今年春天才加进来的,拉她进此群的是介绍她去教会的周海虹。当海虹告诉雨霏说她有两个自闭症儿子时,看她说时一脸的轻松,雨霏当时想她可能是已经麻木,认命了,但后来与海虹的交往当中,她才一步步了解海虹和她家两儿子的情况。是她超出常人的决心和毅力才把一个当年被美国医生认定为以后不会说话的孩子从一个每年收费10万美金的特殊教育学校培养成如今可以在正常的公立学校读书的孩子。当海虹学着她大儿子当年离开收费昂贵的特殊教育学校时说的话“妈妈,我真高兴以后我就不用在这个专门教傻孩子的学校读书了”时,雨霏听得很是心酸,但她看到了海虹脸上的骄傲。她明白了:海虹并不是麻木,她轻松话语的背后是她满怀的希望和憧憬。因着十几年与自闭症斗争所获得的丰富资源和经验,海虹是这个自闭症家庭群的发起人和灵魂人物,而因她是他们四人家庭中的唯一往家里搬钱的人,她理所当然也是家里的灵魂人物。听人说海虹的老公在国内是小有名气的画家,在美院教过书。海虹说在美国他就把画画当成了爱好和生活,他画来都是给自已欣赏的,说他每几个月就会完成一幅作品,“唉,他画着高兴就行了,让他去教孩子学画画,他又没耐心,我好不容易做广告给他找来的学生,他维持不住。人家和我说,他批评人家孩子的方式那些孩子都不适应。后来我想也就算了,他在家把两孩子弄好,做做饭,周末我来做饭。” 雨霏还清楚地记得海虹说这些时,脸上的自信转为了无奈,对家里自闭症的孩子她有办法,对老公她没了招。按她的话是“他有他的招,特别有主意,根本就不听我的。”

今天群中主要在说话的是石磊 ,石磊是脑神经外科的医生,在国内还负责拿手术刀,他的儿子马克是个自闭症儿童。 石磊请雨霏带安迪去过他们家一次,初见马克时雨霏吃了一惊,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么个瘦瘦小小,背有些佝偻着,脸只有巴掌大的小男孩已经15岁的,以他的身材他看起来至多10岁。他瘦小的身材及在他倒三角形,白净得没什么血色的小脸上架着副蓝色边框的眼镜,不知怎么就让雨霏第一眼见他就想到了《小王子》里面的小王子的插画。和他的身材相匹配的是他细细的,无力的声音。听石磊说这些外在的表像都是马克自小病态性挑食的结果。和安迪一样,马克的智力没什么问题,他爱读书,爱画卡通,但石磊对雨霏摇着头说马克读完了书后,从中汲取的都不是正能量的东西,专找里面不好听的话学。雨霏听着不太明白,但也没好细问。除了身材以外,雨霏并不觉马克和正常的孩子有什么两样,石磊说马克的问题是出在情绪管控及无法正确理解别人的情绪,也无法把自已的情绪正确地表达出来。因为这些原因,他没法把朋友的关系持续下去。很渴望交到朋友的他,在学校时他会用自已的餐卡为别人刷帐,为讨好别人。

 石磊今天的主题是讲:运动对于自闭症儿童脑神经发育。每次从石磊的发言中雨霏都可以看出:石磊不但有医生的学术功底,语言表达也相当的严谨流畅。要不他怎么能写出一部学术著作并得到了出版。他还送了雨霏一本,在今年夏天石磊组织的几个自闭症孩子的户外运动时,他拿了一本给雨霏。并不是单单给她,当时他带了几本,给去的家庭每家一本。那是本不厚的书,但雨霏知道它对于石磊的份量。在作者序言上有关于作者的介绍: 石磊,在国内读完医学本科,当了几年临床医生后,又去日本深造,取得了脑神经医学博士学位……这本书的写作过程中,作者也得到了作者的妻子,同为留日脑神经专家,医学博士,刘为娜女士的帮助,支持和鼓励。石磊的妻几乎不在群中说话,但雨霏知道站在他后面的那个安静的女人的模样。雨霏还记得当自已第一次见到石磊妻子时的心情。她当时着实是被惊到了。雨霏本以为家庭情况和海虹有些类似的她,外型和气势应该和海虹差不多,她这么想是很自然的:他们两家都是女的在科研机构工作赚钱养家,男的都因语言不通在家照顾孩子,孩子的年纪差不多,区别只是在一个孩子和两个孩子上。这么个学识渊博,又负责养家的女人应该有着像海虹一样的气场和气势。但见到她的第一眼,雨霏就知道她和海虹不一样,不知是不是他们夫妻在日本生活了几年,装着打扮,言谈举止都耳儒目染,使得她的身上自然地流露出一种让人舒服,让人喜欢,让人欣赏的东西。淡淡的妆容配着她原本就白晰的皮肤和精致的五官,电烫过的及肩的中长发散发着知性的浪漫和优雅。于女人,那是种不带有任何进攻性的美,美的让你只能喜欢,根本就妒忌不起来。 

魏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酱风度' 的评论 : 大将,很开心有你这位知音!:-)没读过沈从文的书,却很喜欢你在此分享的他的思想,一定找他的书来读读。祝好!
大酱风度 发表评论于
故事生动活泼,语言平实流畅。读起来人物宛若目前,声音如在耳边。使人联想起沈从文的写作风格来。没有浓妆艳丽的语言,却有生动活泼的人物与深入的内心和主题鲜明的人性。

沈从文在介绍自己的写作时候曾说(大意)"在这个世界上 有人想在沙滩或水面上建筑高楼庭阁,那可不是我。我要在山地上,用结实的石头造一座希腊的小庙,精致,结实,匀称。用小庙在里面供奉"人性"。"。 作为读后感,送给作者。

魏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跟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