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搬家记(完)

打印 (被阅读 次)

因为我们实验室的成员们还从来没有在哪件事上像对保留P3 这么意见统一过,所以老板一边听着大家的各种聒噪,一边露出欣慰的表情,“既然大家的想法一致,我会向所里反应并且全力争取的。”

难得老板龙心大悦,我斗胆问道,“那个,您知道所里谁不同意我们继续使用P3吗?”

“我听说好像是Dr. R实验室的人嫌他们的P3 太小”老板小心翼翼的说,“不确定有没有别的原因。”

鉴于我们老板从来都是说话留半截,云山雾罩,绕来绕去的一贯风格,我们立刻肯定想把我们赶出p3的就是他们实验室无疑了。

“靠,在老医院这么多年同甘共苦,就算没有培养出店基友情,按理也该有点战友情啊。”

Dr. R实验室是研究结核杆菌免疫的,以前和我们一样,到处借用别人的P3。没想到曾经的同病相怜这么快就变成背后插刀。

“其实我倒有个办法,”法国帅哥吞吞吐吐滴说,“那什么,别的实验室不都挺怕咱们在大实验室做实验嘛,不如干脆。。。”他越说声音越小,估计自己都觉得心虚。

“你想干什么?”老板一时还不太明白。黑姑娘却在第一时间醒悟过来,“咱们可以让别的实验室给所里施加点儿压力。”

老板一听就皱起了眉头,“这样不好吧,我相信所里会尊重我们的意见的。”说完,她宣布散会,急匆匆走了。

老板走后,法国帅哥神秘的晃晃手机,“我和女朋友去喝点咖啡,明天见。”

我和黑姑娘对视了一眼,“走,咱们去病理实验室借Fedex信封去。”

。。。

那天还没到下班时间,我们实验楼里差不多所有的实验室都知道我们实验室有可能要升级为P2 plus了。

 

一晃又是差不多两周了,等待研究所的决定期间,楼里又出了一系列的问题,像什么冷室发霉,温室长毛,门禁卡灵异事件,但这一切再也没有给我们带来一丝纷扰,不是说没有bug的游戏就不是好游戏嘛。

看着每天都有人举着测速仪一样的机器在一个一个实验室里测量空气霉菌含量,我们像什么也没看见似的,还能心平气和的互相帮忙,拿着自己的电子门卡,去开别的实验室的门,就像生活在异度空间。一个生物制品公司的代表在四五个人都试过,没一个人能替她开门时,忍无可忍的抱怨,”你们每天都是怎么过的,要是我会疯掉的。“ 众人纷纷表示习惯就好。

所里的决定终于下来了,我们继续使用P3.虽然这个决定基本在我们预料之中,但老板还是激动滴表示要出去吃一顿以示庆祝。于是我们毫无意外的来到一家非洲风味餐厅,不知道老板对非洲料理的执着来自何方。

”这道菜叫什么?“ ”那个牛肉好吃吗?“ ”这是玉米做的嘛?怎么吃不出来?“

面对一群不耻下问的好奇宝宝,黑姑娘的回答一律是”不知道,非洲有好多国家好吗,这不是我们国家的料理。“

”请问你们国家传统菜式是什么?”“对呀,对呀,你最怀念的妈妈做的菜是什么?”

“一种树上长的肉虫子做的肉干儿,我小时候就是吃那个长大的。”黑姑娘表情阴森恐怖。再也没人问东问西了,全体埋头苦吃。。。

一阵可疑的手机铃声成功滴吸引了我的注意,“什么事?”我把脑袋凑过去看黑姑娘的手机。 

“P3 的高压消毒仓坏了,保安只能把警报关了,余下的事让我们自己处理。”黑姑娘小声说。

我忙问要不要告诉老板,她摇摇头,"这不好吧,等大家吃完吧,否则大家都得消化不良。“

我心想我只是不想再来吃非洲料理了:)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