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一个俊俏丫鬟的坎坷人生

职业: 外科医生 业余爱好: 旅游, 文学, 京剧, 工作之余喜欢写些怀旧散文, 随笔
打印 (被阅读 次)

 

    “红颜胜人多薄命,莫怨东风当自嗟。”这是欧阳修在他的一首“明妃曲”中说的。其实自古薄命的女子也并非都是红颜,但红颜也许更令人同情,再加那些骚人墨客的着意喧染就更令红颜薄命似乎成了定论;而文学作品中着意刻画的那些命蹇运乖美貌女子更能赚得读者一掬同情的泪水。红楼梦中金陵十二釵正册付册及又付册中那些个“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的红颜都难逃薄命,统统被归入薄命司。当年我读红楼梦时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着实让我洒下不少不值钱的眼泪;还有读小仲马的茶花女时对那位玛格丽特更是为之伤心欲绝。我在现实生活中见到的真正薄命红颜还真不多,因为毕竟时代不同了。然而小时候我知道的倒还确有几个薄命红颜,其中印象较深的有两个,一个是我祖母的丫头楚楚(关于她,读者若有兴趣不妨看看拙作“楚楚”一文),另一位就是这儿要说的我母亲的丫头翠翠了。说来话长,做人家的丫头本来就命苦,又恰巧长得漂亮,聪明伶俐,这就用得着欧阳老先生那句“红颜胜人多薄命”了。

     我母亲出身寒门,又从小父母双亡,由姨妈抚养成人(此事在“姨婆”一文中巳有交待),结婚时不仅没什么嫁妆,更是連一个陪嫁丫头也无。我祖母也算能体谅大儿媳,就给了我母亲两个丫头,其中一个人长得很一般,此后的人生也再平常不过,这儿就不去说她了。且说这翠翠当年才十四岁,就巳经出落得脸如圆姿替月,杏脸羞花,十分惹人喜爱,我母亲也很喜欢她。我母亲从小家境不好,即使嫁到了父亲家,也没有对下人頣指气使的少奶奶作派,又是当过老师的,没事就教这两个小丫头读书认字。就这样翠翠巳到了十八岁,更是显得如秋水照人,黛 山映目。这年我们家住了国民党青年军一个連,那连长姓毛(关于他,我下文会提到),虽是个军人,倒也长得清清秀秀,象个白面书生,不知怎么的他看上了翠翠,就央我父母亲作媒。当年我们那儿有句话叫“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我母亲本就觉得这事不靠谱,况且这翠翠既非我们家的家生丫头,也不是自小买来的,她有家,父亲是我们家碾米厂里的工人。她父亲一听就极力反对,一则翠翠从小就巳定下娃娃亲了,不过因他父亲见男家太穷,所以早有悔婚之意;二来他对当兵的没有好感,又何况这毛連长是个外地人。他在有钱人家待的年数长了,十分羡慕,一心想把女儿嫁个好人家,也好改换改换门庭,小小的一个连长还真不在他眼里。恰巧他有个侄子在上海洋行里当仆欧(即茶役),就对他拍着胸脯保证把堂妹带到上海去做做工,将来瞅准机会嫁个好人家。虽然我母亲提醒翠翠的父亲十里洋场的上海让一个乡下女孩子去十分不妥当,但他经不住侄子那张油嘴的蛊惑,居然同意让女儿去上海。我母亲念在主仆一场分上,临别之际私下又给了她二十个银圆,送给她几件自己年轻时的衣服,又对她说了不少到了上海要当心的事,于是她就跟着堂兄去了上海。

     凭良心说,她的这位堂兄也是出于好意,想让这个堂妹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可是凭着他一个仆欧的身份还能介绍她什么好工作,无非是到人家作使女丫环,所以不久就把她介绍到洋行大班的家里做佣人。去了不久她就哭着回来了,原来这个外国人对她图谋不规,动手动脚。她堂嫂本来是舞女出身,但不是那种红舞女,后来更因年纪大了,才下嫁给了堂兄。她向丈夫建议,说妹妹这么漂亮,做舞女一定能走红,先赚点钱再说;并且说她有好些个小姐妹还在做舞女,妹妹去后会有照顾。翠翠初到上海,又能懂个什么,就听堂嫂的安排,于是堂嫂就在家教她跳舞,也是她心灵手巧,不久就学会了并由堂嫂的小姐妹个绍先去大世界舞厅,后来她跳出了名就到百乐门舞厅做舞女。解放前上海滩上的舞厅还真不少,上海最早开业的营业性舞厅是“黑猫舞厅”和“月宫舞厅”。三十年代上海这个东方不夜城舞厅蜂拥而起,头等的有静安寺的“百乐门”、江宁路的“大都会”、南京西路的“仙乐斯”等,这些舞厅装潢华丽,设备高挡,舞女年轻貌美,舞艺娴熟。延安东路的“新大华”、黄陂路的“维纳斯”、南京西路的“大沪”等位居二等;大世界和永安等游乐场附设的舞厅居下等。舞厅靠舞女唱主角,她们以伴舞为职业,人称“龙头”,舞客则被称为“拖车”。舞客邀舞女伴舞行话叫“拖车带龙头”。舞女受所谓“抬脚大班”(实际是地痞流氓)与“望台子”(极像厂里的包工头)的控制,经了这两个大班的提成,舞女所得就很少了,真的收入丰厚的红舞女是很少的。再说翠翠在舞厅里被一个舞客看上了,两人也日久生情。那“拖车”家中开着洋行,还有纱厂,只是家中巳有一妻一妾。在翠翠兄嫂的劝说下,两人同居了,本来说好要娶回家,但家中老太太听说要娶个舞女进门就说什么也不荅应,于是只好在外面租个小公馆,瞒着老太。翠翠倒也过了几年颇为宽裕的日子,我家搬到城里后,她还带了好多礼物来看望过我们。我长大后第一次见到她那天,她穿了一件紫花绸旗袍,足登一双花漆高跟皮鞋,肉色的丝袜,打扮得很入时,鹅蛋脸上嵌着一对双眼皮大眼睛,真是一位丰姿绰约的摩登少妇。没等我母亲细问,她就悄悄把这几年的遭遇说了一遍,还要求我母亲不要向她父母说起,做人家的小老婆毕竟坍台。

      不久解放了,她们家是资本家,日子也没以前好了,但总算比一般人家好些,没有像对地主那么清算斗争。可到了“五反”期间,她丈夫成了不法资本家,还被捉起来吃官司,家里树倒猢孙散。她虽然有一些积蓄,但也非久宜之计,所以她堂兄托人给介绍去一所中学附设的幼儿园做保育员,暂时有了个着落。后来经人介绍与这中学里的一位老师结了婚,这才算第一次有了个正式的家。这个老师因妻子去世多年,一直未续弦 ,年纪虽然大了些,但两人感情不错。可惜到了五七年整风反右时他被划为右派,戴上右派帽子,送往北大荒劳教。学校当局向她施加压力,叫她与右派分子划清思想界限,他丈夫考虑她年纪还轻,自己不知何年何月方能回来,不愿連累她,也劝她离婚。离婚后不久,有同事就来为学校现任书记、刚与苏北黄脸婆离婚的渡江老干部作媒,说了许多嫁了他对她有多大好处,她也就懞懞瞳瞳嫁给了这个足可当她父亲的老男人。两人之感情可想而知,后来当有人告诉她她的丈夫所以成了右派也得归功于这个老家伙,原来他早巳看上了年轻貌美的她了,得知内情后,两人更是貌合神离,同床异梦了。她几次提出离婚,但她一个弱女子,那斗得过老奸巨滑的他,于是就这样不死不活的拖着,直至文化大革命的到来。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这个老东西就被冠以走资派,叛徒,阶级异巳份子,陈世美而被造反派揪斗,不久还被判了刑。至于翠翠,则被造反派以走资派的臭婆娘、资本家的小老婆、地主婆(经造反派周密调查下来的结果,说她是地主家庭的养女。明明是丫头却变成了小姐的身份,真不得不佩服当年造反派那丰富的想象力!)、破鞋(做过舞女)参加陪斗游街;而压垮骆驼最后的一根稻草竟是她自小从乡下领养的哥哥的儿子,当时在她所在的那所中学读书。为了所谓的站稳阶级立场,这个革命的红卫兵小将带头写大字报揭发她,而且亲自上台给了这位对他有养育之恩的养母兼姑姑一记耳光,批斗会结束的当夜,她就服大量安眠药自尽,时年还不到四十岁。

      下面再来说说她生命中出现的几个男人的结局。她第一个丈夫(虽然是姨太太,但也总算是她第一任丈夫吧,)吃官司后不久即死于提篮桥监狱;她的第三任丈夫即那位渡江老干部,文革结束后落实了政策,重新按排了工作,也发还了文革期间被扣发的工资,可就是这点儿钱,让他的苏北小脚老婆带了一帮儿女吵上门来讨要说法,在一次在与子女的争吵中心脏病突发去世;那位曾经是第二任的右派丈夫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也被摘帽重新回到了教师队伍,他曾幻想能与翠翠复婚,可盼来的却是她的死讯,此后他一直未再婚,巳于二十年代初过世;至于她那位从小订下亲后来遭他父亲悔婚的未婚丈夫,解放前参加了新四军,后来随大军南下,复员后在我们家乡当了公安局的付局长。翠翠的父母在世时他倒时常去探望,我母亲后来摘掉地主分子帽子他还暗地里帮过忙。他巳屆耄耋之年,目前仍是我们那儿为数不多离休老干部中的一员。

      八十年代末的一天,我们家来了个不速之客,那位当年曾想娶翠翠的前国民党青年军連长突然到了我们家。原来他是浙江奉化人,而且是蒋介石原配毛氏夫人的远房姪子。淮海战役中他所在的連队全军覆没,他从死人堆里逃出来到了台湾,离开大陆前,还来我们家与我父母亲告别(当年他住在我家时与我父亲关系很好,还留下一张与我父亲在我家花园里的合影,后被我母亲連同一些怕带来祸殃的东西一起付之一炬。)。那天他突然来到我家,我还真认不出来,我心目中那个风度翩翩的青年人成了老态龙钟步履蹒跚的老人。他来那年我父亲巳过世多年,在唏嘘了一阵后,他又向我母亲问起翠翠的下落,当从我母亲口中得知翠翠坎坷而短暂的一生后,我见他老泪纵横。最后他要我母亲告诉他翠翠的坟墓,他想去祭奠一下,在得知翠翠的骨灰后来由她的第二任丈夫安葬,我母亲也不知在何处 ,他才怏怏作罢。

      翠翠的父母分别于文革前因病去世,所以他们也不能知道后来翠翠的遭遇;而且他们在世时压根儿就没想到他们的女儿非但没能出人头地,反而落得了这么个悲惨下场。至于她那个自小带大的姪子后来在武斗中被打死,也算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吧!

     我母亲在世时常会谈起当年我们家那些丫头的事,谈得最多的一个是楚楚,虽然我从没见过面,但在我母亲的口中也是一个命薄的俊俏丫头;另一个就是翠翠了,翠翠给我的印象颇深,因为当我长大后还多次见过她,她曾多次来我家,在我们家家境十分窘困的年代多次伸出过缓手,如今当我闭上眼睛,还能显现她姣好的面容。

    童年的回忆一般是美好的,但也有苦涩的,就象翠翠。出身贫寒的她,本该在穷人当家作主的新社会幸福地生活,那知最后却落得了始此悲惨的结局,真是造化弄人!

    写到这儿,我不由想起几句古人的诗并把它们凑在一起,也不管押韵是否。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

                               满眼波涛终古事,离人到此倍堪伤!

    作为此文之结束。

 
剑门奇石 发表评论于
谢谢
qiuqiudou 发表评论于
要没有共产党,人家日子也过得好好的!
bashfulx 发表评论于
Just a biography of a woman. A good one to start with.
A movie needs a lot more details in personal stories and interactions with other characters.
红米2015 发表评论于
欧阳修原句是“红颜胜人多薄命,莫怨春风当自嗟”,红楼梦中大概因为是配芙蓉花签,改成了“东风”。
qq669 发表评论于
是小说吧!
dong140 发表评论于
唏嘘。

写的真好。谢谢分享。+1
sweetgrape 发表评论于
翠翠的故事可以拍一部电影!
哈哈马大哈 发表评论于
----- 女人长得俊,脑袋一定要跟上
++++11111
Helloo 发表评论于
写的真好!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女人长得俊,脑袋一定要跟上,否则,红颜薄命。
changchunhua 发表评论于
唏嘘。

写的真好。谢谢分享。
宝宝抱抱 发表评论于
太象小说了了。人生不相逢,动如参与商。人生一别往往是一世的生离,何况是连电话都没有普及的过去,哪有那么详实的背景资料和后续故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