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一路向南(二)憋尿前行

打印 (被阅读 次)

一路向南

第二节:憋尿前行 (上)

手机在手,天下我有,输入地址,谷歌地图分分钟就给出了回程路线。从马里兰到北卡罗来纳,谷歌通常给出的路线是I-495接I-95再接I-85,一路南行。这条路我走了几十遍,虽不敢说闭着眼就能找到家,但是睁着眼绝对是不会走错路的。I-495是条环线,把华盛顿特区围在中间。既然中国体育竞猜大使馆签证处在华盛顿特区城里,那么自然是先找一条路接到I-495,然后再像以往一样,接I-95和I-85。果不其然前,谷歌地图指示我经34街跨过波多马克河后上I-66,然后再接I-495。I-66我并不陌生,这条高速公路是从马里兰到佛吉尼亚州的杜勒斯国际机场的必由之路,我也走过很多次。虽然不是百分之一百确定,我仍然相信出了华盛顿特区,在I-66公路附近必然有加油站可以解我的尿急。因此,我怀着并不忐忑的心情,揣着一泡尿,从威斯康辛大街2201号启程南行。 

华盛顿特区的街道一如既往地拥堵。34街上不但车多,红灯更多,行在路上只能走走停停,让我一次又一次感悟到高中物理课学到的动量定理(F=MV)是何等得正确。每次减速,我的肚皮必须压迫我的膀胱,让膀胱里的液体和身体一起完成一个从每小时25英里的运动状态到每小时0英里的静止状态过渡;每次加速,我的腹腔后壁必须压迫我的膀胱,让膀胱里的液体完成一个从每小时0英里的静止状态到每小时25英里的状态变化。不管加速度的符号是正还是负,25英里的速度差乘以膀胱内液体的质量,就会变成压力和压强来刺激我的神经细胞,放大膀胱的警报信号,一遍又一遍地提我尿的存在。

活人不应该让尿憋死,所以我必须战胜尿。要是我这样的一个聪明人不慎被尿憋死了,那么不喜欢我的人肯定讥笑我是个假装聪明的笨蛋。因此,我必须不能让尿憋死。每次停车起步,我都默念《孟子·告子下》中的名句“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增益其所不能”。上天赐给我这泡尿,必定是为了提高我的修行,让我成为一个对社会更加有用的人。所以,我不能辜负上天的一片苦心,被这泡尿憋死。眼下受这憋尿之苦,是为了将来的扬眉吐气;眼前的痛苦,是未来成功的代价。在美好愿景的支撑下,我坚持坚持再坚持,终于从34街开到了波多马克大桥。谷歌地图提醒我转换车道,I-66高速就在眼前,胜利已然不远。

驶离波多马克大桥,并入Lee高速,谷歌地图显示,我已经行驶在I-66公路之上,进入佛吉尼亚州,把拥堵的华盛顿特区甩在身后。苍天怜我,在星期五下午,I-66前方路段居然一路畅通,此时不踩油门,何时踩油门!我的座驾是台以疲软著称的丰田卡罗拉。我刚才油门时,它基本上是无动于衷;我再踩油门时,它悠悠地娇喘;我把油门踩到底,它终于打了个喷嚏,哆嗦了几下后开始加速,居然让我体验到了推背感。要是平时体验到推背感,我一定很高兴自己的买菜车居然开出了跑车的感觉。可今天大不相同,推背感让我强烈地感觉到了肚子里那泡尿的存在。据我的神经细胞报告,我膀胱里的压强越来越大,看来我的新陈代谢很不错,在华盛顿特区走走停停的半个小时里,居然又生产了好多尿。身体好,还是让人欣慰的,我继续鼓励自己。

眼前的车不多,所以我加速,加速,再加速。功夫不负有心人,花了几分钟的时间,我的车速从25英里提到了65英里。憋尿开车加速的过程,我猜应该和宇航员坐着火箭冲向太空的感觉差不多,所以宇航员肯定是尿干净后才踩火箭的油门的,否则他们就会尿裤子。想明白这个道理,我颇为得意。这是个个伟大发现,很有必要上报NASA让更多人受益。想着宇航员就可以通过憋尿开车来做失重训练了,练好之后他们再也不用在宇航服里套尿不湿了,我都被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动了。感动之余,我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手机,额滴个神,谷歌地图上前方路段竟然是暗红色。我赶紧收起感动,两眼定睛向前一看,我滴个妈,前面不远处开始堵车。本能告诉我,立刻急刹车。我的丰田卡罗拉虽然在加速性能上很不怎么样,可在减速性能上,却完全不输给奔驰宝马。只用了10秒钟的功夫,我的车子就从65英里的速度减速到静止,在前一台车后5.25英尺的距离上,稳稳地停下来。

刚见到堵车的一刹那,精神紧张,以至于在踩油门的时候,完全忘掉了憋尿这回事。一旦车子停下来,没有了撞车的危险,憋尿的痛苦排山倒海般冲回来。十秒钟内从65英里每小时(29.06米/秒)减速到静止的加速度是-2.91米每平方秒。假设我的膀胱里有一斤尿(500克),那么根据牛顿第二定律F=ma,作用在我神经细胞上力度是1.455牛顿。这个力度,对我的神经细胞来说一定是很大了,由此我感觉到有一股,不,是几股内力在我小腹里激荡碰撞。很显然,这种碰撞不会帮我产生任何思想的火花,只能让我感觉到十二分的痛苦。前方的车龙,一望无际,就像一条吞了大象的蛇,缓慢地向前扭,向前挪。前面的刹车灯忽明忽暗,比华盛顿特区34街上的接二连三的红灯还惹人心烦。

我是个有思想的人,即便是痛苦也不能让我停止思想。每踩一次刹车,腹部就有剧痛传来,我已经搞不清楚信号是来自膀胱上的神经细胞,还是肚皮上的神经细胞,或许它们都在报告。我是个科学家,所以我在疼痛的间隙思考,到底是横波还是纵波更适合描述憋尿的痛感呢?对我身体这个时变系统而言,边界条件是忽快忽慢的车速,而车流密度的变化比较像纵波;可是我在体验痛感时,眼前都是示波器上绿色的正弦波信号,这给我一个横波的感觉。横波和纵波在我的脑海里搅在一起,却丝毫不能转移腹部传来的疼痛。忽然我又思考了个新题目,那就是到底是憋尿和生孩子哪个更痛呢?作为男人,憋尿和生孩子不能兼得,看来只能以后从NIH申请了经费,征召女性志愿者研究了。

在I-66上,我痛并思考着。越是痛,我想的越多;可是想的再多,还是憋得很痛。我想着想着,就随着车流开到了I-66和I-495的交叉路段。以前常常听人调侃北京的西直门立交桥设计的如何神奇,可以挑战人类智商。说这样话的人肯定没有来过美国,就算来过,肯定也没有从I-66转到过485。很有可能,连接I-66和I-495的立交桥是天使设计的,若是坏人想上天堂,不管他是从I-66出发,还是从I-495出发,必然会走错路,肯定上不了天堂,而是下了反方向的地狱。我小的时候,是个惹人讨厌的坏孩子;我长大后,是个惹人讨厌的坏男人。因此,我走到这里,必然会走错路。大概是I-66上太堵,车开的太慢,谷歌地图感觉不到前进的速度,所以迷失了前进的方向。所以,走做了路,不是我笨,而是谷歌地图不够聪敏。

路遥在他的小说《人生》的扉页写到“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这话必须点赞,在我憋尿南行时,I-66和I-495的交叉路段,就是我人生里最最紧要的一段路。在谷歌地图懵圈的情形下,我得自行在纵横交错的路口,找准通往I-495南线的路口。看到这里,您可能不解,问为什么不在I-66上找个出口下去找加油站上厕所呢?这个是个好问题,答案很简单。I-66上堵,下了I-66很可能更堵。前路未知,只能赌一把往前冲了。关健的那几步之所以紧要,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很容易走错。因为这个道理,我走错了这人生中最最重要的一步。等我并入I-495之后,才前清楚眼前向北通往巴尔的摩的大牌子,这次我实打实地南辕北辙了。

图二:I-66和I-495的交叉路段

当看到I-495北线的交通指示牌的时候,我心中跳出的第一句话是陶渊明在《归园田居》中写的“误入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然后就是刘德华在《忘情水》一歌中唱到的“最伤最痛是后悔”。可后悔药没有地方买得到,我没办法退回到I-66,正确选择那条通往I-495南线的高速路口。虽不是“身不由己在天边”和“一路走来不能回”,却是要颇费一番周折才能绕回I-495南线。好在I-495上的车流没有I-66那么堵,谷歌地图感知到了速度,并正确判断了方向。我沿着I-495北线向北开到下一个立交桥,绕了个中国体育竞猜结那样的弯儿,终于调转车头,从I-495北线转到了I-495南线。

说来很有意思,在我悔恨自己走错路,重新找回正确道路那个档口,居然暂时忘却了憋尿的痛苦。看来悔恨还有另外一种情感功用,它可以屏蔽痛苦,起码对憋尿带来的痛苦有效。意识到这一点,我竟然有点庆幸走错了路,无心插柳柳成荫,说不定我能靠这个发现申请到NIH的经费,搞一篇Nature或者Science的文章,轰动世界呢。一高兴,不但悔恨全消,而且有点小小的得意。正如老子总结的福祸相依,一高兴,憋尿的痛苦再次来袭,一波又一波,横波加纵波。看来人是不能太过高兴,就算是聪明人,也不能为了自己的小聪明而洋洋自得,若是控制不了自己,现世报立刻就来。有这样的心得,看来真是上天眷顾我,所以我即便很痛,却心存感恩。

路越走越远,尿憋的越来越痛。和I-66的大堵相比,I-495上只是小堵。大堵伤身,小堵伤神。不管是加速还是减速,必然都会有加速度,而时间拖得越久,膀胱里累积的液体越多。根据牛顿第二定律,在同样的加速度下,作用在我神经细胞上的力道越大。所以,我越发难受。由于越发难受,我越发倾向于相信,憋尿的痛苦程度,有可能超过分娩的痛苦。痛则思变,我决定放弃一条道走到黑的策略,开始左顾右盼,寻找高速出口。下了高速,就算找不到加油站咖啡馆,哪怕找个找一棵大树,我也能到树干后把尿撒了。再退一步讲,就算找不到大树,我也能找个没人的墙根,释放自己。

我一直相信,上天很爱我,而且会给我委以重任,如果我遭遇任何困难,必然是上天对我特别照顾,给我安排的修行。当我在I-495上举目观望,寻找高速出口的时候,我更加确信,上天真的格外爱我。所以,每当我看到一个出口的时候,出口连接的匝道上,必然是堵得不能再堵。那些试图驶离I-495的车辆,基本上是首尾相连,就差接踵摩肩亲密接触了。他们慢慢地向外蠕动,如果用一个纵波来描述他们的运动,那波长绝对超过一公里,周期绝对超过一小时。看到这情形我很犹豫是否要往外挤,往往还没拿定主义,我的车子已经错过了路口,随着I-495上的车流,向前波动了。每当我错过一个路口,我就深感上天对我的爱增加了一份,让我进一步修身养性,以期将来成就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未来是美好的,但是成就美好未来的前提,是我不要被眼前的这泡尿憋死。若是我被尿憋死了,被人笑话事小,辜负了上天几十年的栽培,却是大事。所以,我必须憋着,还得活下去。

金庸先生在《神雕侠侣》中,借着独孤求败的剑冢石碑解释了他对武学最高境界的理解,那就是“无剑胜有剑”。绝顶武学高手,可以精修到草木竹石均可为剑,不滞于物,人剑合一,天地万物,都是他的剑。我不是剑客,但是我是憋尿向前的旅客。在I-495上,我随着车潮或缓或急向南前行,不知道为何想到了金庸,忽然间“无尿胜有尿”这五个楷书大字,在我的脑海里飞翔。难不成这是上天给我的启示,我乃是车海中的独孤求败,傲视万千憋尿前行的旅人?独孤求败打败了天下人后,把剑埋在土坑里等待杨过去体验奇遇;我既已称霸车海,也希望眼前有个坑,让我把尿倾泻进去,留给未来的人类学家去考古挖掘。这样说的意思是,我境界再高,还是想马上去撒尿。

 

第二节:憋尿前行 (下)

撒尿,是动物的本能。只要吃喝,就得拉撒。据我所知,在陆地上行走的任何动物,撒尿的时候都得停下来。鸟类不属于此类,以为它们拉屎和撒尿都是从一个管道出来,所以他们可以一边飞一边排泄,不受到运动状态的局限。我坐在车里,虽然相对于面前的方向盘,我是静止的,符合哺乳动物撒尿的物理条件。但是,我的屁股相对于我的座椅, 却不是相对运动状态。因为憋的实在难受,所以我得不断地扭一扭腰,挪一挪屁股,觉得这样可以好受些。即便我有超人的定力,能够相对于车子静止,但是相对于 I-495,我仍然属于不匀速运动之中。如果是匀速直线运动,我估计真的可以放松一下,尿在裤子里。很可惜,车流走走停停,我的双手紧握方向盘,右脚不断地在刹车和油门之间游走。一心不得二用,这种情形之下,我还真没有办法放松我的尿道括约肌,完成尿裤子这个动作。就算手边有个两升的可乐瓶子,我也尿不到里面去。

想到这里,我开始怀疑人类文明。文明这个词,就是人类天性的紧箍咒。撒尿,本无所谓高低贵贱,礼貌与不礼貌,是个动物都得撒尿。比如说狗,因为不是人类,就有自由撒尿的权利,不管是走到哪里,只要它愿意,想尿就尿。公狗和母狗,可以在同一棵树底下撒尿,完全不需要彼此回避。唯一的区别在于,公狗抬腿就可以尿,可以射中飞行的萤火虫,如导弹精确打击,而母狗不得不半蹲下来尿,只能喷洒地面上的花花草草,如地毯式轰炸。因为文明的约束,人类就没有这个自由,导致生活质量远不如狗。一群男女出游,就算被尿憋出白毛汗,见着大树,也不好意思释放自己。若是在几里地外有个厕所,人类就算是憋的面红耳赤,也得咬牙切齿地走过去,从而体现所谓的文明,证明他们比狗要高尚。反之,要是哪位仁兄在大树底下撒尿被人撞见,那必然被骂做是禽兽,甚至猪狗都不如。这话要是被狗听去,十之八九会笑话人类脑子食古不化。

I-495上没有大树,我的前后左右除了车还是车,所以我连猪狗不如的机会都没有,虽然这一刻我一点都不介意做猪做狗,只要能撒尿,被骂做是猫都无所谓。做不成猪狗,我只能做一个坚强的人,高尚的人,继续向前开车,继续思想里挞伐这倒霉的人类文明。孟子主张,人之初,性本善。这话着实不假,我们出生的时候有个样美好的天性。我们想吃就吃,想尿就尿。这个世界只听说大人得了尿潴留的毛病被尿憋死,却绝不可能有小孩被尿憋出膀胱炎来。所以,我们小的时候和狗一样,具有和大自然和谐相处的能力,我们有尿床的自由。都是这该死的人类文明,不断地给我们套上行为的枷锁,让我们时时刻刻装模作样,失去了本性。要是还保有随时撒尿的能,我真心真意地想在车里尿一次裤子。然而我不能,因为我是受了教育的文明人。

文明是人类的枷锁,文明的男人枷锁更多。做个好男人,不但得思想进步,还得身体健康,尤其不能肾虚。在中国体育竞猜的电视广告里,一大半都是想给肾虚的男人帮忙,这足以说明肾虚有很多坏处。既然肾是尿的源头,那么肾虚的男人制造尿液的速度应该慢于常人。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我是肾虚的。如果是这样,我膀胱内的尿压增长速度应该没有这么快。然而我不肾虚,我的肾一直尽职尽责,以稳定的流速将我体内的废水排放到膀胱,完全不顾及储水池的水位已经超过了警戒线。望着眼前无际的车流,我暗想以后一定要写一篇文章,给肾虚的朋友们正名,让世界知道肾虚给长途旅行带来的益处。试想一下,要是乘坐飞机的旅客集体肾虚,排尿量减半,航空公司既可以节省饮料,还可以节约马桶用水,一定会降低很大的运营成本。有了这个想法我很高兴,感谢上天通过憋尿给我的磨练,开拓了我的商业眼光。当然,这么好的想法,我不能告诉所有的航空公司,只会传授给对亚裔乘客最友好的那一家。

好日子不能一天过完,坏日子也不会从早到晚。I-495上的车速逐渐平稳,也就是说波动的频率开始放慢,周期变长。车速逐渐提升到每小时45英里左右,但是路过的高速出口依然都很堵,这让我打消了夺路而出的念头,可是我仍然感到兴奋。少了正负加速度对膀胱内流体的推推搡搡,我的神经细胞不再像以前一样频频报警。我的右脚终于可以专一地踩在油门踏板上,不需要再频繁地左右切换刹车与油门。整个世界一下子变得很美好,前途一片光芒,好像一个厕所马上就会飞到我的前面。

我开着丰田拉罗拉,轻车前行了十五六分钟的样子,眼前就出现了I-95的指示牌。额的神呀,终于可以离开I-495了。说时迟那时快,一眨眼的功夫,我就看到了远方的Springfield立交桥。在华盛顿特区附近生活的人都应该知道,I-495高速公路是我们的首都环线停车场,上班族每天差不多要在这个双向八车道的环线上消磨掉一到两个小时的生命。而佛吉尼亚的I-95是另外一个恶名昭著的移动停车场,消磨生命事小,还常常发生车祸夺人性命。在广大人民群众抱怨了几十年之后,终于在I-95的南行线和北行线之间修了一个双车道的快速通道。这个快速车道,从Springfield立交桥开始,有三十英里左右的快速通道,向南直通到佛吉尼亚的Stafford附近。

Springfield立交桥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与其说它是一个立交桥,还不如说它是一组立交桥;与其说它是一组立交桥,还不如说是一坨由立交桥组成的意大利空心粉。如果用一个字描述它的特点,那就是“乱”。对于旅客来说,登桥的第一个挑战,就是在那坨空心粉里,选对通往自己目的地的那根。四通八达的交通本是个好事,可是眼前一下子跳出七八个岔路口,太多的选择也令人头疼。还好,这条路我走了几十遍,所我轻松做对了第一道选择题,进入第二题,那就是要选择免费的I-95,还是收费的I-95快速通道。对一个憋尿一个多小时的司机来说,花钱不是问题,路线才是问题。花钱走快速道,基本上不需要担心堵车,但是快速道两侧不但没有休息站,连可以停车的路肩都没有,只能一条道跑到头。反之,选择I-95,有机会下高速上厕所,但是同样有机会堵在路上挪不了窝。Springfield立交桥出口极多,我完全没有机会缩放谷歌地图查看全程交通状况,只能凭着直觉赌一把。第二道选择题,我的选择是花钱走快速通道。

图三Springfield立交桥

冲进I-95快速通道,我深感幸运,只见I-95南向和北向的两条路线,都拥堵到了极点,可以看到南行车辆尾部,不断有红灯闪烁,那是司机们在不断踩刹车。即便是快速通道,也有点小堵,可是仍然比I-95南线要快得太多。跟在一辆奔驰ML350后面,我的车速可从50英里逐渐加速到60英里左右,虽然还是低于快速路的限速,但是却远快于在I-95南线上蠕动前行的车辆,估计他们的速度绝对不会超过20英里每小时。跟着奔驰,我在快速道上迅速前行,将成千上万在I-95南线上蠕行的车子抛到身后,颇有点“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愉悦。

望梅可以止渴,愉快的心情却没办法减少尿液的分泌。在高速公路上熬的越久,我憋的越难受。因此,我必须得想个法子,给我的脑细胞找点事儿做,免得它们只盯着我的膀胱报警信号。打开车子上的收音机,不是民主党在骂共和党,就是共和党在骂民主党,节目里是一群老帮菜的政客炒卖老掉牙的话题,一点新意也没有,听起来只能更加心烦气躁。手机里有几首八九十年代的老歌曲,平时听听这些歌曲总能让我想起小时候班里的漂亮女生。可现在听起来,一点时光倒流的感觉都没有,我唯一能感受的就是膀胱里的压力。看来必须听点来劲儿的,才有可能转移一下注意力。可什么才来劲儿呢?突然想到手机里装了“喜马拉雅”网络电台,几天前刚好下载了一些王小波的小说。于是点开“喜马拉雅”,我随手选了《我的阴阳两界》,由“鬼王蚀日”演播。必须承认,这是个正确的选择。王小波的思想智慧以及从他从老舍那里学来的京式幽默,再加上鬼王蚀日拿腔拿调的演播,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让我的旅行体验得以改善。

《我的阴阳两界》是一个关于阳痿病人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王二,因为阳痿,被前妻抛弃,又因为阳痿,招来了一个立志于攻克阳痿病的女医生和他谈恋爱。我不是阳痿,所以我不关心这个妇科医生治愈阳痿病的细节。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我却很关心这样一个命题,那就是阳痿的男人到底还算不算是男人。我一边开车,一边思考这个问题。在大自然母亲面前,男人与女人,跟公狗和母狗没什么区别,最起码的能力就是繁殖下一代。一个阳痿的男人,自然是没办法亲自和老婆一起生儿育女,所以不具备男人的基本功能。若是他们算不得男人,那为什么人们还管他们叫做阳痿的男人呢?这个问题实在吊诡,令我忍不住不断地论证。要是阳痿的男人不算是男人,那么被阉割的公狗到底还算不算公狗呢?美国的大街小巷,陪孩子散步的人远不如陪狗遛弯的人多。动不动就会碰到几个老头老太太把人当街拦住,死乞白赖地给他介绍他们的狗儿子。可定睛一看,这些狗早不知何时就把蛋蛋混没了。连蛋都没有,如何能算得上儿子?这又是一个哲学问题,我还得深入思考。

思考未必是件好事。我曾经因为思考,挨过老师的大耳光。记得刚上初中的时候,历史老师教育我们说蒋介石是个反动派,理由是他张口闭口总是“党国”,把党放在国家前面,就是不爱国,就是反动派。我当时忍不住思考了一下,请教老师蒋介石的“党国”和毛主席的“党和国家”有什么区别。老师说,“党和国家”是伟大的,“党国”是反动的。这个解释,我只能报以白眼。老师收到白眼很感动,邀请我到讲台上做进一步解释。我站在讲台上,看着坐在前排的漂亮女生,很兴奋,于是抑扬顿挫地说:“‘党和国家’和‘党国’是一个意思,都是把党放在国家前面”。女生们好像很喜欢这个说法,老师却打不满意,他大声让我讲这两个词的区别。我用了0.005秒的时间就想出了答案:“党国”适合在发电报的时候用,字儿少,钱花的少,而“党和国家”适合在写作文的时候用,字儿多,可以充数。我深以为老师会表扬我的见解,没成想那个半大老头从背后突袭我,一个大脖拐把我从讲台上抽了下去。不讲理的老师我见得不少,所以这个事情对我没有造成一点儿心理伤害,可它却严重地影响了班里女生的人生。她们听到我的答案的时候,哈哈大笑。可是刚笑到半截儿,咧开的嘴还没闭上,就目睹我挨了老师的大脖拐,遭了惊吓,脸部肌肉僵硬,笑容一直在脸上挂着。病得轻的的挂了几个星期,病得重的的挂了好几个月甚至更久。听说一个女生一直笑到现在,就算挨了批评,也是一副笑脸,被领导骂做是笑面虎,影响了前程。

每次开动大脑去思考,我都要先回忆上面这个故事。在I-95快速通道上,虽然没有想明白阳痿的男人是不是男人,没了睾丸的公狗还是不是公狗,但是我十分确信“党国”和“党和国家”就他妈是一回事,都是把党放在国家之前。这样一来,如果说毛主席是伟大领袖,就不能说蒋介石是独夫贼子了。这话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相信的。想着这些不着边际的话题,我居然已下载开了快三十英里,转眼就到了佛吉尼亚的Stafford附近,快速道上车流减慢,逐渐汇入I-95南线的车流。车流减缓,又开始走走停停,膀胱的报警信号再次放大,完全占据了我的大脑带宽。我再无法专注地思考,心理只有一个念头:下高速,去撒尿。

对于一个渴望光明的人,最漫长的等待莫过于熬过黎明前的黑暗。对于一个非常尿急的人,下高速后寻找厕所的那段路,是人生中最焦虑的一段。在I-95南线143A出口前,我看到了前方出口有加油站的路标。机不可失,我立刻减速向右驶出高速,经由一个270度的大圆弧右转入佛吉尼亚州610号公路,眼前顿时豁然开朗,路边一个铁杆子上挂着瓦莱罗(Valero)加油站的牌子。强忍着小腹的胀痛,我小心翼翼地按照路牌的指示左转到Jefferson Davis高速路,全神贯注地向前探索,恐怕一不小心走错了方向或者错过了路口。紧张的情绪让我的憋尿体验变得更加难受,整个世界于我而言,只有两个部分:可以撒尿的地方以及不可以撒尿的地方。像我这样乐于思考的人,行驶在Jefferson Davis高速路上,居然没有心思琢磨这个Jefferson Davis是美国内战时南方的总统亦或其他名人。总之,如此专注地开车,在我的人生经历里十分不多见。

苍天不负专心人,我终于在前方不远处左侧看到了瓦莱罗(Valero)加油站大大的V字招牌,加油站的里侧有一个Fas mart便利店。我暗自祷告,求上天保佑这个便利店里一定要有洗手间,而且没有坏掉。我至今能清晰记得小学三年级前座女生脸上有3个小麻子还有8颗雀斑以及她小辫儿上捆了5橡皮筋儿,却完全记不得怎样从Jefferson Davis高速路上左转,怎样停下车子走入Fas mart便利店。我只记得进了便利店一眼就看到了洗手间的标志,径直冲进了男厕所。看来苍天真的是很爱我!2018年10月19日下午3点钟出发,我憋着一泡尿,开了129分钟的车子,走了53英里的路,终于在5点09分上到了厕所。上天有始有终,既磨练了我的意志,增长了我的见识,又在我被尿憋死的前一刻,引领我来到这里。

必须要铭记,这是我近年来最酣畅淋漓的撒尿体验。在小便池前,没有犹豫,没有等待,尿液喷流直下,形成完美抛物曲线,落入小便池中,溅起尿花,再回落池中,既如“飞流直下三千尺”,又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这一尿,让我如释重负,如获新生,尿前尿后,完全是两世为人。尿罢,我突然有一种失落和遗憾。如此酣畅的尿发生在这个只有一个小便池的便利店男厕所,真是有点明珠投暗的感觉。这泡尿真应该尿在太空总署戈达德(Goddard)飞行控制中心的厕所里,让那帮NASA科学家羡慕嫉妒恨。那是一群自称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干着最牛逼的事的老头子和半老头子,人前趾高气扬,人后却装模作样。常常几个人站在小便池前,憋红了脸努力撒尿,常常有人因为同侪压力,就算没尿出来,也按一下冲水钮,以免被站在相邻小便池前的人笑话自己尿不出来。这样干的往往不止一个人,所以常常有几个老头子或者半大老头子先后按冲水钮,然后再假装心满意足地洗手离开。有些人离开厕所后,不回办公室,而是在走廊里溜达,趁人不注意,再跑到厕所,继续在小便池前面站岗。想想看,要是这些NASA科学家见到我这泡气势如虹的尿,他们的羡慕嫉妒恨必然爆表,丧失移民火星的勇气。

感谢瓦莱罗(Valero)加油站,感谢Fas mart便利店,感谢男厕所,感谢小便池,让我卸下重负,满血复活,人生再次起航。给车子加满油,开回I-95,我继续南行。

 

图四:Fas mart便利店---我人生再次起航的地方 

高斯曼 发表评论于
建议:在前边加上:敬告读者,读前请去厕所,打扫干净,中途憋倒英雄读者概不负责!
笑S俺了,俺是一边读一边憋,不得不在电脑前一边跳 Pee pee dance 一边读。
一泡尿真能憋倒英雄好汉呀!憋一泡尿也能写一篇论文,随着“憋尿的启发”遨游太空,还能从中探索科学的奥秘哈!
俺乡下的老乡去十里外赶集也都是憋着回家把有机肥料留给自家,真滴!
王有财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来也匆匆London' 的评论 : 请多多推荐,谢谢!
lemonit999 发表评论于
哈哈,难得写这么长文
蓍草为yarrow 发表评论于
活人不能被尿憋死,哈哈。
蓍草为yarrow 发表评论于
这次吸取教训,下次可以车里自带一个portable toilet, 和挡人视线的screen,把车停在安全的地方,就可以很方便的解决问题了。
来也匆匆London 发表评论于
笑死人了(^^?
Wxc0242 发表评论于
期待你的姐妹篇,一路朝北,憋屎
Blue-Crab 发表评论于
有财啊,下次进城穿个尿不湿吧!
文取心 发表评论于
趣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