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雨味咖啡馆第七章(4)无处安放的爱恋

一枚误落红尘的女妖,一个狂热的爱着俗世生活的旁观者和记录者,今生今世闯入我生活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是上天特意为我安排,我只需笑纳。
打印 (被阅读 次)

从看见战雨第一眼梅雨琳的心就咚咚地跳,她想离开这里,正琢磨用什么理由说服姜夏凡的时候,姜夏凡看到了轩诗礼,他兴奋地拉起梅雨琳:

“走,给你介绍个朋友,对了,你和她也认识。”

梅雨琳无奈只能跟着他往里走。

轩诗礼正在没话找话地引导大家谈谈如果突然发笔横财最想做的是什么?

“我要是有钱了,就什么也不干,找四个彪形大汉每天把我抬出来晒晒太阳,正面晒完,还得把我翻过来晒反面。”

“哎,你这一说,你知道让我联想到什么了吗?”

“什么?”轩诗礼知道金导演吐不出什么好话,可没管住好奇心,警惕地问了一句。

“让我联想我们家乡晒鱼干就这样,沙滩上摊开,晒了正面晒反面。”金导演是海南人,说完自个先呵呵呵地笑。或许战雨和武龙相像到四个大汉抬着白白胖胖的轩诗礼那画面,忍不住都笑了。看到这一阵难得一笑的战雨绽出笑容,轩诗礼更来劲儿了,站起来佯装去打金导演,金导演不但没躲,还迎合她闭着眼睛等着挨打。忽然轩诗礼像被施了定身术不动了,金导演睁开眼,“嘿,干嘛呢?”

“咱们走吧,这儿太没意思了,太安静,找个地儿蹦迪去。”

“嚷嚷着带我们来长见识,现在饭都不给吃就走?我饿了。”这一阵一到周末轩诗礼就拉着武龙陪战雨到处散心,耽误了跟女友约会,武龙是有苦不敢说,因为只要他一张嘴,轩诗礼一句重色轻友就让他缴械投降。这会儿不让吃饭就走,他恨不能吃了轩诗礼。战雨收回发散的眼神,看向轩诗礼,还没说话就愣在那里。他看到了被姜夏凡牵着走过来的梅雨琳。

“诗礼,这么巧,你也在,太好了。”姜夏凡开心地说。“琳琳,你们认识吧?”

“诗礼、金导演,……你们好!”梅雨琳看出武龙不友好的眼神。也回避着战雨的目光。

“吆,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梅总监吗?”轩诗礼本想说“攀上高枝的梅总监。”话到嘴边瞟了眼战雨又咽了回去。梅雨琳苦笑了一下,没说话。金导演赶紧站起来伸出手:

“好久不见了,”握着梅雨琳的手 ,又问“这位是……?”

“我男朋友,姜夏凡”梅雨琳大方地介绍。

“你好!”两个男人热情地握了手。姜夏凡冲战雨和武龙点点头。武龙假装没看见,战雨礼貌地点点头。眼神不喜不忧,看不出任何内容。仿佛他只是个躯壳。

金导演看出点眉目,赶紧说:“来,坐吧。”

“不了,我们坐那边。”姜夏凡看看轩诗礼,感觉她没有让坐的意思,急忙指指边上的两人桌。

战雨不说话,只是盯着梅雨琳。

梅雨琳和姜夏凡在旁边坐下。点完餐,姜夏凡悄悄附在梅雨琳耳边说:“你别生气,诗礼人不坏,就是比较任性,我们大院的男孩子都让着她,惯的。”

梅雨琳笑了,说“我有那么小气?”

夏凡放心了,又变得开心起来。“怎么样,喜欢这里吗?”

梅雨琳不想扫他的兴:“嗯,挺有特点。”

“喜欢以后咱们常来,这老板是我在国外时的室友,很能干。一会儿介绍你认识认识。”梅雨琳不置可否地笑笑。

点的餐上来,是西餐,梅雨琳只象征性地每样动动筷子,餐毕,撤下餐具,又换成红酒和一些零食,这时屋内已经座无虚席。有人开始点歌,台上的乐队和主唱开始表演,梅雨琳觉得吃什么都味同嚼蜡,拿着酒杯盯着舞台,台上演的什么却根本不知道。无论夏凡跟她说什么,她都微笑,姜夏凡只当她在同事面前保持矜持,也没多想。

突然,台上主持人说:今天非常幸运,有一位大家喜欢的演员在我们中间,我们请他上台为大家表演个节目助助兴怎么样?“哗——,”一阵热烈的掌声,只见战雨并不推辞,迈开大长腿上了台,他的装束已经和梅雨琳熟悉的那个战雨完全不同,一身Ralph Lauren的牛仔服,敞开的牛仔夹克里露出英伦范的细格子衬衫,脚上是一双同品牌短靴。

他对着台下不断的掌声说:

“谢谢,那我就为大家演唱一首张信哲的《别怕我伤心》”

“好久没有你的信,好久没有人陪我谈心。

怀念你柔情似水的眼睛,是我天空最美丽的星星。

异乡的午夜特别冷清,一个男人和一颗热切的心,

不知在远方的你是否,能感应……。”

一听歌名,梅雨琳恨不能站起来就走,可她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做,

台上的战雨刚唱几句,下面的掌声就再一次响起。

梅雨琳盯着台上,思绪却随着歌声飞进一幕幕往事:

战雨给他剥的那碗哈蜜瓜瓤;战雨教他洗面筋的样子,热腾腾的面筋塞肉;还有竹林里陪她的彻夜长谈,

“心中的话现在才对你表明,

不知道你是否会因此而清醒,

让身在远方的我,

不必再为你担心。“

战雨的目光始终盯着梅雨琳,仿佛这首歌是唱给她一个人听的。

同样的歌,不同的人,梅雨琳忽然觉得那个像父亲一样给过自己关爱的虚无缥缈的男人已经不再是她心里的痛,因为战雨带给她的痛是那么真真切切,每一分每一秒仿佛都烙刻在心上 。

“一颗爱你的心,时时刻刻为你转不停,

我的爱也曾经深深温暖你的心灵。

你和他之间是否已经有了真感情,

别隐瞒,对我说,别怕我伤心。”

台上的战雨投入地唱着,两眼微闭,一只手握着话筒,另一只手放在胸口,仿佛只有这样的动作才能减轻那里的疼痛。

“哈,这家伙什么时候情歌也唱得这么好听。我记得他最烦这哼哼唧唧的东西。”金导演第一次看战雨这种状态,想跟轩诗礼逗逗嘴,一转脸却发现轩诗礼满脸是泪,一动不动地盯着台上的战雨。他再看看武龙,武龙冲梅雨琳那边努努嘴,金导演表示明白地点点头。他抽了张纸巾递给轩诗礼:“嘿,嘿,你叫我来不是来看你们这苦情戏吧?”轩诗礼抓过纸巾,擦擦眼睛,拧把鼻子,

“真讨厌,人家刚动真情,又被你拽回来了。”其实,轩诗礼自己也不知道是嫉妒战雨深爱着另一个女人,还是因为心疼战雨才流眼泪,反正肯定不是被这首歌感动的。

战雨一曲唱罢回到桌前,轩诗礼赶紧递给他一杯刚点的威士忌,金导演举杯跟他碰了一下,

“我手头刚接部新戏,你现在这个状态很适合男一,给你两周考虑。”

“我是该考虑离开。”战雨抿着酒,眼睛茫然地望着前方。

“啊~~?暂时,还是永久?生意不要了。”轩诗礼迫不及待的样子也只引来战雨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想离开。

“要不你跟我们走吧,”金导演逗着轩诗礼。

“去干嘛?做你的小场记?小跟班?老想把我纳入麾下归你指挥,我才不上当呢。”

“错!”金导演打断她:“给你安排个角色,在戏里让四个大汉抬着你两面晒。”

轩诗礼的拳头这回是真捶上了金导演,可金导演很享受的样子倒把战雨和武龙逗笑了。

那边姜夏凡的朋友——也就是这里的老板过来看望他,这是和夏凡差不多年龄的小伙子,外表长的敦实,皮肤也黑巴巴的,一看他和姜夏凡属于那种以礼相待的君子之交,见过梅雨琳他递了张名片,问她能否也上台去唱一曲,梅雨琳紧忙郑重地拒绝。夏凡赶紧为女朋友说话:

“你可别难为她了,比我还低调。“

老板点点头,“那就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一会儿就上蛋糕。“

这时候华尔兹舞曲响起,几对男女迫不及待地步入舞池,姜夏凡站起来冲梅雨琳做了个请的手势,牵着她的手进了舞池。梅雨琳努力让自己含情脉脉地看着眼前的姜夏凡,随着他的节奏舞动,一曲下来回到桌前蛋糕已经摆在桌上,姜夏凡让服务生切一半蛋糕给轩诗礼那桌送过去。没一会儿,轩诗礼过来邀请姜夏凡跳第二支曲子。梅雨琳不安起来,她明白轩诗礼的意思。

果然,战雨走过来,邀请梅雨琳跳舞。她为难地僵在那里,她怕战雨的情不自禁,更不愿意给战雨难堪。她眼睛无意识地扫向姜夏凡,却发现他正微笑地冲自己点头,于是她站起来和战雨走进舞池。这一曲放的探戈,战雨什么话也不说专注在自己的舞姿上,她带着梅雨琳后退侧行、外侧回旋、维也纳交叉、西班牙拉步,梅雨琳或许不知道这些舞步的名称,但是在国外强哥专门让人教过她,加上此时的她已经看出战雨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举动,也把心思集中在舞步上,不知不觉两个人的默契是那样不露痕迹,高大俊朗的战雨和苗条柔美的梅雨琳把探戈男人坚毅、执着,富有进取精神,女人热烈、坚贞、勇于为爱牺牲的宗旨诠释的那么完美和贴切。大家都被这一对吸引住了,连姜夏凡和轩诗礼都不由自主地停下来看着这一对。见夏凡真诚地为女友鼓掌,轩诗礼纳闷:

“哎,你不吃醋么?”

当初姜夏凡刚和梅雨琳谈恋爱, 第一时间就跑来找轩诗礼,说是打听打听这人怎么样,可一看就是幸福满的直往外溢的小模样。要不是幸福的一塌糊涂,估计轩诗礼也不会那么轻易套出梅雨琳的住址,赶到那儿看着战雨,怕他出什么事。

“唉——”轩诗林长叹一声,不愿意往下想竹林里看到的那一幕。

“当你真爱一个人,就不会是一种占有,不会去无故吃醋让误会影响感情,因为你希望爱人每一秒都是快乐的。”

轩诗礼惊愕地看着眼前的姜夏凡,这姜大公子莫非真动了情?她本来幸灾乐祸地想着看你姜公子能爱多久?可又希望姜夏凡真能和梅雨琳轰轰烈烈地爱一场,那样战雨或许有一天能留意她这眼前人。现在她忽然有点汗颜自己那些小心思了。或许她真要重新审视长大后的他们,重新认识爱情和友情。

曲终人散,大家回到座位,梅雨琳疲惫地样子让姜夏凡心疼,

“你不舒服吗?我们先走?”梅雨琳如释重负地点头,他们跟轩诗礼那桌打了招呼,夏凡又跟服务生交代转达对老板的谢意,带着梅雨琳离开了。

轩诗礼看出来几个人都意兴阑珊,也说累了,几个人回了雨味咖啡馆。

姜夏凡把梅雨琳送到门口,努了几次,才试探着问梅雨琳愿不愿意抽个时间见见他父母。梅雨琳显然愣了一下,最后看看夏凡期待的目光,咬咬嘴唇:“好吧,你定好日子,早点通知我。”

姜夏凡激动地一下子抱住女友开心热烈地吻着她:

“别怕,有我呢,他们会喜欢你的。”高兴的样子让梅雨琳眼里的忧伤似乎又加重了一层,只是夜色巧妙地掩饰了一切,沉浸在幸福里的姜夏凡什么也看不见,带着甜蜜和满足,开车走了。

梅雨琳走到竹林边那块石头,坐在那里瞪着漫无边际的黑夜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想,也不知过了多久,凉风让她清醒,夜更深了,她抬头看看天边那轮清冷的月亮,仿佛想从那里获得答案,可月亮只是默默地俯视着这个世界——所有黑暗中的罪恶和美好,一切与它无关,她只保持自己的皎洁和明亮。

她叹口气站起来走回小区门口,月光下,秋风里,靠在切诺基上抽烟的战雨掐灭了手里的烟默默地看着她。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8角枫叶_coffee 发表评论于
谢谢跟读。
cornfield 发表评论于
很好看的言情/悬疑小说!请给梅雨琳战雨一个好点的结局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