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回国杂记之九 与朋友相聚东湖水云乡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打印 (被阅读 次)

回国杂记之九     与朋友相聚东湖水云乡

即将离开武汉返回纽约之前,朋友约我下午六点到东湖听涛景区里面的“水云乡”相聚。我非常高兴,欣然前往。因为东湖,曾经是我们这一代人青少年时期的乐园,在那里留下许多令人难忘的回忆!

傍晚的东湖,游人很少,开到东湖的还是很久以前就有的14路公交车,终点站还是在东湖风景区大门口,到终点站下车时,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景区大门似乎也没有多大改观,走进去沿着湖边漫步,远远地就看到了“水云乡”。但更让我惊喜的是原来“听涛酒家”的小楼依然在湖边,我加快脚步,想快点去那里找回青春的影子。走近小楼,楼还在,还是原来的模样,我绕着那楼走了一圈,站在当年我和我的高中同学吃过饭的地方,想起那难忘的过去!

1962年,三年“自然灾害”刚刚过去不久,大家还处在饥饿的边缘,但是,一些好一点的酒店已经有鸡鸭鱼肉供应客人食用了。“听涛酒家”就是东湖风景区的品牌酒店,天天顾客盈门。我们一群高中生,在我大哥的安排下,走进“听涛酒家”的包厢。我的大哥当时在东湖风景区管理处工作,他点了一桌佳肴招待我的同学。我们这些同学至今还记得那一次美餐,尤其难忘张新民同学喝一口鸡汤却烫坏了舌头的事。那碗鸡汤端上来时,香气扑鼻,因为那汤上面有一层厚厚的鸡油让热气出不来,给人的感觉就不是那么热的,张新民同学舀一瓢喝了,立即被烫得哇哇大叫:“好烫呀!”实在是平时住校生活太苦了的结果。

新开的“水云乡”酒店,就在原“听涛”酒店不远的另一边 。一条小路走过去,看到路边的一头石雕大象,想起了那年,也是1962年吧!我和被批准参军的杨克卡同学曾经在它身边照过一张像,遗憾的是不知这张相片现在在哪里了!但是,我知道杨克卡和张新民两个同学现在也都在美国,只是没有联系上他们。

走到酒店门口,朋友们已经在“碧潭”包厢品赏茗茶谈笑风生,新老朋友欢聚一堂。

几个老朋友来自海南,大都是湖北佬,年龄大一点的都是海南建省就去的,其中一位年轻人听说我是海南农垦中学的李老师,立即站起来高兴地说:“我是农垦中学的徐犇,爸爸是农垦医院的,我舅舅是武汉市紫阳湖中学的老师,当时跟您一起去海南的武汉老师!”

世界真是太小了,居然在朋友的宴席上遇到二十多年前老同事的外甥。小徐一句话,勾起了我海南情缘的难忘回忆。

大约是1985年吧,我在华中师大一附中执教语文教材改革实验班。有一天早上第一节快上课了,湖北省教研室的谭老师带来十几位老师,在教室门口对我说:“他们是从海南岛来的,想听你的语文课。”我立即安排他们坐在教室后面就开始上课了。现在也记不清当时讲的什么课文,只记得下课后到办公室座谈时,才知道他们是海南省农垦总局教研室吴多雄主任带领的十多位老师。吴主任和老师们高度评价这节课说,老师讲得好,指导有法;学生思维活跃,训练有素;课堂气氛非常自然、民主。他们特别强调,这样突然袭击、推门听课最真实。吴主任当时就邀请我去海南给他们农垦总局的语文老师进行培训。后来几乎每年暑假都来函邀请,但是,那几年我实在是太忙,没有时间赴约。一直到1989年暑假才有机会去海南。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那一年暑假,全国各地都取消了各种会议,唯有海南还可以组织会议。

1989年暑假到海南农垦总局教研室组织的语文教学培训班讲学,借农垦中学的学生上示范课,时任农垦中学校长赖瑞光听完课后,盛情邀请我去该校执教。我回到武汉后,他多次飞赴武汉,商讨如何争取一批武汉市重点中学的优秀教师,去支援海南农垦的教育工作。在赖校长的不懈努力之下,我牵头组织了六家,十位高级教师,于1990年九月初调到农垦中学任教。三年后,农垦中学高考成绩从名不见经传,一跃为海南省第二名。时任海南省教育厅厅长谢锋多次在全省教育会议上强调农垦中学“低分进高分出”的经验应该推广。

小徐的父亲当时是海南省农垦医院的副院长,也是武汉人。我们熟悉之后,他就介绍小徐的舅舅也调到农垦中学来了。后来,赖校长陆陆续续从湖南、四川等地又调来一批优秀老师,与全体农垦中学的老师们共同努力,提高了学校教育管理水平,提升了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改变了学校的落后面貌,奠定了学校在海南省重点中学名列前茅的坚实基础。

当年我们武汉去海南的老师退休后都回武汉了,但是都难忘海南,就建了一个“海南武汉人”微信群,每年春暖花开之时还要在一起聚一聚。

真没有想到与小徐邂逅在“水云乡”,他立即就打电话给他父亲,徐院长非常高兴,互致问候又留下了微信号,从此,我们这个群又多了一位武汉人。

东湖“水云乡”一餐饭,让我认识了新朋友,更让我重温那美好的陈年往事,谢谢盛情邀请我的老朋友!

我爱栀子花 发表评论于
华师一附中的语文老师,牛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