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一把竹椅子

打印 (被阅读 次)

周末午饭去吃广东早茶,完了之后逛附近一家寄卖行。 吃了早茶一定去逛那家寄卖行,已经成习惯。邻居岛先生是移民第二代的日裔,说他十一岁搬来时餐馆就在那里了。他大概有六十岁,逢生日带全家进去吃一顿晚饭,说不清为什么,就是个习惯。开寄卖行的也是个日裔,店主叫博美,Hiromi,店堂里的雇员皆为女士,也是我搬来的时候店就在那里了。

我们和寄卖行有一点点渊源的。.COM发财的时候,猪君在德州一个拍卖会上买了个铜马雕塑。他刚从汽车里把马搬出来我便下一道圣旨,铜马不可进房间。马就一直待在车库里,钢铁马的马厩,倒也是个合适的地方。有一天我说,咱们把它寄卖了吧,于是发照片去寄卖行估价。博美小姐回邮件来说,狗的照片收到,请预约时间来店里洽谈。

我在店里看见竹椅子的那一刻,时光倒流了回去。

江浙一带,很多人家有这个样式的竹椅。篾匠用毛竹制成,摆在山货店里,和草席棉花胎一类来自农村的手工产品放在一起卖。新制的椅子青黄色,多少有些毛刺,要用上很多年才能变得这样通体光滑,泛着油亮暗红的光泽。从前的人惜物,一把竹椅用很多年,虽然是很便宜的家具。

从前我家里有过两把这样的竹椅,并排放在厨房里。阿姨择菜的时候,拎一把椅子从厨房后门出去,坐在旁院的甬道上,剥蚕豆壳,剥竹笋壳,削丝瓜皮。择完了菜,回厨房取一只铁皮簸箕和扫帚来,划拉几下就清理干净了。听她讲故事,就要帮忙她剥豆。讲白娘子喝了雄黄酒变成一条蟒蛇盘在床上,像一个蒲团,许仙撩开蚊帐一看,吓昏了过去。保姆之间互相串门,都在下午,做晚饭前的一段空闲时间。来了串门的就一人搬一把椅子,坐到厨房后面去,在那里叽叽咕咕。那块地方安全,说东家的闲话不会被撞见。我长大些才明白,何故要放两把竹椅在厨房里。

寄卖行里的这把竹椅标价五十美元。因为先前和店里有过交道,知道店家对每一件寄卖品收取10%的费用,那么这个卖主只能得到四十五块钱。椅子是怎样飘洋过海而来的?那些岁月,夏天一家人坐在竹椅上围着小方桌吃晚饭的日子,独自看书的时光,街坊邻居摇扇纳凉的夜晚,就这么结算了?

一种失落隐隐而生。

(原创文章 谢绝转载)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从前我家里也有过两把这样的竹椅,还有一张没椅靠背的,就把它放在两張有靠背的竹椅中间当茶几用。这照片好,谁看了谁都会怀旧。 : )
民.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如斯' 的评论 : 玩笑。网管才不会管俺咋做果酱呢。除非这网管平时兼卖果酱,每家都学着自己做了,让俺给断了生计。不过哪儿的城管都一样,钱多收,活儿少干。

俺把评论设置改了一下,估计能评了。俺先瞅瞅,要是没人爱搭理,以后还得关上。在你的地摊儿上被你和你的顾客评一下,也就足够了。
如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民.工' 的评论 :
你先查看一下自己博客的设置,显示还是隐藏评论。我估计网管不曾介入。
民.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如斯' 的评论 : 以前也曾给城管建议,把城里的小设置改善一下,但让城管一下就给嘣回来了。说这事他/她不管,让俺自己去改编码。你说这不是笑话吗?
要是俺能去改城里的规划,这OPE官方网址,早成鸽溪了。
民.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如斯' 的评论 : 俺估计是让网管给禁了,怕俺用评论瞎忽悠别人。
也罢。如斯在这儿不是也能评嘛。网管也放心,不怕俺把别人忽悠了。
民.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如斯' 的评论 : 怪了,记得俺这两次发博文时,是把评论的小勾留着了,想着就是开了,咋没人理呢?
没人理,就意味着,没人喜欢搭理俺呗。真是的,估计俺一直是不招人待见的家伙,开了评也没用,
如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好奇呵,泰国产的主编藤椅会是一个样子的吗?你不妨放它在书桌前,码字的时候有主编感觉。
如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民.工' 的评论 :
你请打开博客评论,容我回赠一句 “额滴乖乖!”
如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这把椅子有年头了,不理解卖主怎么就要卖掉它。
如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eyang' 的评论 :
收在博客里就是收了。
如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远涯' 的评论 :
是啊,这样的椅子太亲切了。我已经过了中年,叹息三声。。。
如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巫山疑云' 的评论 :
把家里的大小朋友多多撵到椅子上去坐着,多坐多用软布擦拭,所谓的抚玩摩挲吧,祝你早日将椅子养成。
如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柳溪郎' 的评论 :
我那个时候这样的竹椅就是2块钱一把。几十年未见,真是‘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如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元宝妈' 的评论 :
回家再找找,类似的物件,收着别再扔了。城南一带这样的老物件也很容易淘到的,我想。
元宝妈妈是断舍离的先行者吗,我这一阵子正实践呢。
polebear 发表评论于
有没有想搬回家的冲动,却发现搬回家不知放哪儿,与环境不搭的局面。
话说我也有类似的情节,对真正的主编藤椅。冲动之下花了几百美金搬了唯一的一把泰国产竹藤椅。乡愁和所有的过往都结了。过一阵儿就想给它换地方,想给它找一个perfect 的角落安身,换来换去还是最初那个角落最合适。
民.工 发表评论于
额滴乖乖!见个坐上就吱哇乱叫的旧椅子,如斯就能写出这么多字。怪不得见个老房子,就能写出长篇《谁的娃》呢。
俺寻思着,如斯要是见到旧长城,那得写多少啊?
不像俺,总是字不够,拿图凑。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椅子好看
yeyang 发表评论于
这种椅子用久了会散架,保存这么好也不容易。看上去都有包浆了。收了吧。
远涯 发表评论于
依然记得小时侯坐在这样的竹椅上帮妈妈剥毛豆的情景。难以相信的是我已经人到中年了。一声叹息。。。
巫山疑云 发表评论于
現在許多江南小鎮上還能找到,三年前我買了一把(五十元人民幣)帶回來,很喜歡,但還是青黃色,不知什麽時候才能養出這樣的色澤。
柳溪郎 发表评论于
这种竹椅,的确很怀旧的。我记得,大学毕业后,分配在离老家很远的城市,经常需要坐火车回家探亲。那年月,如果不是始发站,是不可能有座位坐的。于是,我花2块钱买了一把迷你的竹椅,专门用于坐火车之用。后来,去广州时,不知留给谁了。要是能带到这,也许值那么30刀了。
元宝妈 发表评论于
这个竹椅我家也有。夏天放在外面乘凉,有时拎着坐在邻居家门口。现在没了,可能搬家时扔了。我是个喜欢扔东西的人,所以家里什么值钱的都没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