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紫薇———她过早凋谢在红氍毹上

职业: 外科医生 业余爱好: 旅游, 文学, 京剧, 工作之余喜欢写些怀旧散文, 随笔
打印 (被阅读 次)

院子里的紫薇己经开花了,那小小的紫色花朵,虽不似国色天香的牡丹那样雍容华贵,也无芍药那么的娇艳,在姹紫嫣红的百花园中它也根本排不上号,不过我倒很喜爱紫薇,这百花园中的小家碧玉,它还与我童年时的一个小伙伴有关。

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紫薇,虽说她比我还小一岁,但我得称她姑姑。紫薇也不是她的大名,按我们家的规矩,她的名字中间一个字应该是“祖”,紫薇是她父亲给起的小名。紫薇是我家三叔公的女儿,这位三叔公是标准的纨绔子弟,琴棋书画无所不通。他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每天早晨提着一只精致的鸟笼一边踱着方步,一边哼着京戏的样子。每年春节,镇上的几个大户人家轮流请戏班子来唱戏,从初三唱到正月半。戏台就搭在庙场上,也不卖票,加上新年里大家都闲着,四乡的人都来看戏,很是热闹。正对戏台还临时搭了几个小楼台,女眷带着孩子们就在楼上看戏。我们小孩子也看不懂戏文,就喜欢看穿了各种鲜艳服饰扎着大靠戴着雉翎的演员在台上使枪弄棒,翻筋斗。有一年轮到三叔公请班子,听大人讲,那戏班里有个青衣,不但唱得好,扮相也俊,全本“玉堂春”从“起解”开始到“团圆”为止都由她一个人唱下来。我也搞不懂当年乡下人多数不识字,可怎么能听懂戏文,演员唱得好的地方,就不住的叫好(当年还不时兴拍手)。令人奇怪的是,现今虽然一直在喊振兴京剧,什么京剧是国粹,是瑰宝,但看京剧的人不多,能看懂的就更少了,也不知是否是阳春白雪和者少寡之故。我这位三叔公几天下来对她痴迷得不得了,单独请她在家唱了几次堂会,后来竟提出想娶她做妾,这一方面招来家人的反对(我三叔祖母娘家很有钱,人也很厉害,妒忌心也重);另一方面班主也不愿把班内挑大梁的角儿放走。三叔公使出浑身解数,居然如愿以偿把人娶回家。听说当初跟我三叔公约定“两头大”,可后来究竟拗不过三叔祖母,大小老婆在一起过活,小三叔祖母为此受尽了闲气;而三叔公也大概摆脱不了人的那种“凡事难求皆绝好,及能如愿又平常”的习性吧,对她也不似先前那么宠爱有加了。小三叔祖母在生下紫薇的第二年春节期间就跟着来镇上唱戏的戏班子走掉了,虽然大家对她议论纷纷,不过她也真有骨气,所有三叔公给她的金银首饰衣服一样都没拿,就穿了随身衣服走人,从此杳无音讯。我的三叔祖母因自己膝下没个一男半女,对紫薇倒也很喜欢。长辈们说小紫薇长得象她那做戏子的母亲,很招人爱。她父亲就更不用说了,珍如拱璧,一有空就把她抱在膝上,一边哼着京戏,一边逗她。也许是得了父母的遗传吧,四五岁时她就能唱几段西皮二簧,而且唱得有板有眼。有一年新年,父女俩还粉墨登场,来了出“打鱼杀家”。演萧恩的三叔公一段散板:“恼恨那吕子秋为官不正,仗势力欺压我贫穷的良民。原被告他那里一言不问,责打我四十板就叉出了头门。无奈何咬牙关忙往家奔,叫一声桂英儿快来开门。”演桂英的紫薇就一边做开门的动作,一边接唱:“忽听门外有人声,想是爹爹转回程,[白]爹爹为何这等模样?”把一个渔家姑娘演得活灵活现,赢得台下看戏的人满堂采。三叔公家和我家 住得很近,所以小紫薇也常跟着他父亲来我家玩,虽说她是长辈,但都是六七岁的小孩子,也不必讲究什么长幼尊卑,大家在一起玩得很高兴。解放后三叔公逃到了台湾,家中的地和房屋都分给了农民。三叔祖母这个地主婆成了改造的对象,养尊处优惯了的她脾气越来越坏,小紫薇成了她的出气筒,身上给她经常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有一次紫薇一个人逃到城里,找到了我家里,三叔婆这下才着了急,从此以后对她就好了一点。解放前后我们家族里的人大多离开了乡下,仅剩下三叔婆和堂叔两家,来往就很少了。只知道紫薇初中毕业后给一个京剧团招了去,虽然三叔婆极力反对,可也考虑到家中的境况,最后也同意她去了。三叔婆于五八年去世,在三叔婆丧事上,我见到了紫薇,此时巳出落成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了。从此以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直至六一年春天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和几个同学因晚饭时打赌吃稀饭谁能得冠军,结果一个湖北佬以十三两稀饭一次喝下得了冠军。冠军是得了,但肚子却胀得难受,于是我们大家陪他一起上街散步,这稀饭也实在不管用,不消半个小时,这位湖北同学的肚皮就巳平复如初了。这时大家也累了,刚巧到了工人文化宫门前,一行人就坐在台阶上休息。我一个人踅到门厅里,看见墙上贴着演出的海报,原来是南通京剧团在演出。演员中有一个叫紫薇,我不由心中一动,是不是我的小姑姑?再一想天下同名的人有的是,何况她的本名也不叫紫薇。那天演的是“三堂会审”,于是我提议大家看京戏去,却没人响应,我只好一个人买了票进去。那年月是艰难的岁月,看戏的人很少,打闹场(京戏开演前的锣鼓等乐器打一会,以引起观众的注意)打了三次,才在前几排稀稀朗朗坐了五六十个观众。不过演员倒是演得很认真,那演苏三的我怎么看也象是紫薇,那一段西皮唱得正是字正腔园:“这场官司未动刑,玉堂春这里我就放了宽心。下得堂来回头看,[快板]这大人好似王金龙。是公子就该把我来认,[白] 哦,是了。[接唱]王法条条不徇情。上前去说句知心话,看他知情就不知情,[摇板]玉堂春好比花中蕊……”戏演完后我跑到后台,那演苏三的演员正在卸妆,这下就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不是紫薇还有谁!紫薇见了我很高兴,分别了这么多年,居然在异乡客地相逢,这世界也真太小了。在紫薇演出的一个星期中,我去看了几次戏。有一次与一个要好的同学张鹤龄一起去了,他看到戏院里生意不好,就出了个主意,是不是建议学校里包一场,我们学校的校长对京戏一窍不通,被他一口回绝。

紫薇就要跟剧团走了,那天下午她到学校来看我,班里的女同学只当我女朋友来了,纷纷交头接耳,后来还是与我一起去看戏的张鹤龄给我澄清事实,说她还是我的长辈哩。那天我们谈了很多,从小时候一起扮扛头(注)到她学戏,学戏时的艰辛等等,说着说着她的眼圈也红了。我劝慰了她一番,她说会写信给我,我问她怎么回信,她说剧团来去飘忽不定,等她写信告诉我回信的地址吧,临走她又给了我十斤粮票,。紫薇来过几次信,我也去过几次信,但后来就收不到她的信了,也许是我的信她未曾收到。不久我毕业离开学校走上了工作岗位,从此又与紫薇失去了联系。文化大革命期间,批判封资修,几位京剧名角如周信芳,盖叫天,言慧珠等都受到了迫害,我想紫薇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却又自我安慰,她不是名角,也许不要紧。好多年过去了,紫薇音讯全无,转眼到了八四年,我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进修,我大姐也在那家医院工作。有一天,我大姐告诉我紫薇带了她丈夫到上海看病来了,巳经给他安排好了床位,叫我去看看他们。于是我去了,一到那儿就愣住了,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虽然篷头逅脸然而仍不失为眉目清秀的女人;一个看上去将近六十来岁,瘦得皮包骨头全身发黄的乡下老头。这就是紫薇,那个曾经那么漂亮的紫薇吗?答案是肯定的。在紫薇丈夫住院期间,紫薇就住在我大姐家,也知道了这么多年她的坎坷人生。原来文革开始不久,紫薇她们的剧团就解散了,演员都下放到苏北农村,在无可奈何下,紫薇嫁给了这个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当时的生产队长。文革结束后,剧团重新建立,团里的一些小姐妹辗转找到了她,叫她回剧团,可她老公随便怎么都不同意,而紫薇也居然认命。六七十年代苏北农村的生活是非常艰苦的,也难怪紫薇变得这般模样。紫薇的丈夫得的是肝癌,而且已属晚期。病人的脾气原本就不好,得了病就更加暴躁,在病房里也经常叱骂她,几次招来了医务人员的阻止。更令人气愤的是有一次我去看他的时候,正巧病员在吃午饭,他硬是要把他吃剩的碗里的饭菜叫紫薇吃掉,而紫薇也居然含泪咽下。那男人一边还唠唠叨叨说些不三不四的话,说紫薇咒他死,死了好嫁人等等。我待了不到三分钟就走掉了,而且从此也不愿再去。

紫薇和他丈夫不久就回苏北去了,临走前我大姐整理了一些不穿的衣服给她带去,还给了些钱,她含泪收下了。我们叫她回去后就来信,可紫薇一直未再来信。我曾经给她去过一封信,也不知道是没有收到还是故意不回信,就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而且从此后我们再度失去了联系,直至今日。

每当夜阑人静之时,我喜欢回忆往事,记得有一次我俩一起扮扛头,我扮赵云,她扮孙尚香,大家都称赞扮孙尚香的小姑娘长得俊,扮赵子龙的胖小子丑得就象袁世凯,把我气得把抱在手里的阿斗(洋娃娃)就往桥子外一丢,小紫薇象个大人似的反过来哄我,又把洋娃娃拾起来由她来抱,一路上又逗我说话,我也就忘了人家骂我象袁世凯的事了。

又是十多年过去了,紫薇该是个老太婆了,我想象不出她现在的模样,但三十多年前她在红氍毹上扮演古代妇女绰约丰姿的美丽形象似乎又映现在眼前,耳畔似乎又响起她在“锁麟囊”中扮演的薛湘灵那深沉哀婉的唱段:“一霎时,把七情俱巳昧尽,渗透了酸心处泪洒衣襟。我只道铁富贵一生铸定,又谁知人生数倾刻分明。想当年我也曾撒娇使性,到今朝哪怕我不信前生,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他叫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紫薇花开得正是茂盛的时候,但不久它就会凋零枯萎,就会零落成泥碾作尘。

我翻了一下辞海,在紫薇栏目下这样写着:“紫薇,亦称百日红,千屈菜科。落叶小乔木,树干光滑,叶呈椭园形,全缘。夏季开花,顶生圆锥花序,花瓣六片,淡红色,紫色,或白色,皱缩,边缘有不规则缺刻,基部具长爪,美丽。”

原来如此!

注:我的家乡每年春季有庙会,大户人家除了出钱办会外,还把自家的孩子扮成京戏中的故事人物,坐在轿内,抬着招摇过市,看谁家的轿子好,谁家的孩子扮相俊,谁家的服饰华丽,以此炫耀夸富。这轿子和轿子中的人就叫扮扛头。

 
剑门奇石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唯有仰天长叹,那个残酷的运动摧毁了聪慧美丽紫薇的青春,艺术,爱情。但愿她熬过严冬,枯木逢春。一直跟读您的文章,谢谢您 用笔记录真实的人和事。
剑门奇石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谢谢
笑薇. 发表评论于
修改一下版面模式,段落中用一个半的空间,段与段之间用double space, 再用楷书体,就会方便读者。只是个小小的建议。
剑门奇石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傻猫儿' 的评论 : 那年月苏北之落后非现人能想象,当然现在就不同了,特别是长江上通多条大桥之后
傻猫儿 发表评论于
我觉得到苏北她让你回信的那个地址,说不定能探出她的下落。失去联系好可惜。
剑门奇石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乐学乐游' 的评论 : 谢谢
乐学乐游 发表评论于
唉,让人同情! 写得真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