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野蛮与文明 - 记2018年夏游爱尔兰(五)

我的心路 -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
打印 (被阅读 次)
Skellig Michael
 
这次旅行前一天花了半天时间打理自家花园,想着这次旅行回来后花园不会像以往一样荒芜了。结论是千万不要旅行前轻举妄动!我不知怎么没小心碰到了Poison Ivy,到了爱尔兰才开始有过敏反应。而爱尔兰根本没有Poison Ivy,自然连Poison Ivy洗液也无从去找了。来到Cork的Blarney Castle时皮肤还是又痛又痒的。 Blarney Castle有一个Poison Garden,种着一些稀有的有毒植物。 Poison Garden干嘛用的呢?联想城堡入口上方有一个开口叫做“The Murder Hole”用来放倒“unwelcome guests”,可能即使能坐到餐桌旁的客人也不一定就是安全的吧;)。我在Poison Garden里遍寻Poison Ivy,心想万一找到也许这里的急救站有针对的药物,最终无功而返。
 
爱尔兰不仅没有Poison Ivy,也没有蛇。传说St. Patrick从爱尔兰驱逐了所有的蛇,而天使长Michael 帮助St. Patrick最终把蛇从Skellig Michael岛都驱逐入海,永远驱离了爱尔兰。离开蓝莓山农场逆时针沿Ring of Kerry行驶,一路饱览County Kerry大西洋沿岸的美景,来到了海边小镇Portmagee。天色已晚,登Skellig Michael岛已不可能,于是从Portmagee搭游船乘风破浪绕岛一周,膜拜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的世界文化遗产圣地。
 
生于英格兰富庶天主教家庭的Patricius当初是被爱尔兰海盗掳到爱尔兰做奴隶的。那时的欧洲,大罗马帝国以外的都是“野蛮”,英格兰已经是罗马帝国能够影响到的最远范围了。爱尔兰对于罗马人甚至英格兰人来讲简直就是茹毛饮血的蛮荒之地。Patricius在爱尔兰过了许多年“苏武牧羊”般的生活,直到他有机会逃回了英格兰老家。可是回到英格兰后他却发现他的心已经留在了蛮荒的爱尔兰,留在了“茹毛饮血”的爱尔兰人中间了。于是他又回到了爱尔兰。有很多有关Patricius怎样有了他的revelation的传说,不管怎样,多少年后,Patricius成了St. Patrick,爱尔兰因他而昄依了天主教。而这个当初从英格兰被掳来的小伙Patricius到晚年认同于爱尔兰人的程度之深以至于向罗马教廷上书时他振臂疾呼“这样对待我们就因为我们生于爱尔兰吗?” 而他其实只是个英格兰移民而已。看到这些我不由得掩卷而思.... 虽然人类历史上多少次野蛮淹没了文明,而可能更多次是像这样,文明通过一个人或几个人如和风细雨一样浇灌了“野蛮”而开花结果,才使得文明之火绵绵不息,直至今天。
 
在爱尔兰像Skellig Michael这样的离最近陆地十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的小岛不经意间成为了延续西方文明的火种。中世纪之初,在记载着古希腊和古罗马文学和思想的书籍大量被焚毁之前是爱尔兰自律修行的天主教僧人们在这些人迹罕至的小岛上住下来,带着他们所能收集到的书籍,一点一点地读,一点一点地批注。小岛上的生活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可以想象这些书籍是他们的最大乐趣。也有人说这些书会毒害思想,但爱尔兰人的普遍看法是:“是人写的,人就可以读,无碍!”。维京人来掠夺,但他们只在圣诞夜来掠夺供在祭桌上的金银烛台,对书不感兴趣,所以书留了下来。而因为书留了下来,荷马留了下来,苏格拉底留了下来,维吉尔留了下来,西塞罗留了下,奥古斯丁留了下来.... 中世纪中后期爱尔兰的僧人们又带着这些书来到欧洲大陆,从而点燃了文艺复兴的火种。于是又有了但丁,莎士比亚,塞万提斯....
 
我看着眼前触手可及的Skellig Michael岛,目光沿着那从Landing开始蜿蜒而上的六百多级石阶搜寻着,似乎找到了Luke Skywalker面对着惊涛骇浪在上面坐化的那块大石头。目光继续往上,似乎看到了Christ's Saddle.... 再往上,似乎看到了Way of the Christ,似乎看到了青灯古刹里读书的僧人们,似乎在呼啸的海风中听到他们批注古籍时鹅毛笔在粗糙的纸上划出的“嚓嚓”声....
 
 
 
下半場共好 发表评论于
看了你的分享,才知我們的膚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