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官方网址_体育彩票_体育投注_体育竞猜

无死角避免乳腺癌过度治疗?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来源: 2018-12-04 11:34:14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00213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MoreHealth-爱医传递 ] 在 2018-12-04 11:46:38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如何用最少的治疗达到最好的效果,当然,并不是每一例患者都能够避免各种治疗的叠加,但是当患者满足特定条件的时候,多做就是多伤害。”——对于目前乳腺癌领域的网红观点“少即是多”,来自MD 安德森癌症中心的乳腺专家 Dr Lucci这样形容。那么,在治疗的实施中,具体是如何体现少即是多呢?

 

 保乳手术 or 乳房全切术 ?

 

首先,我想让大家看一幅图

 

 

图左侧显示的是从1989年至2008年美国行乳房全切术的乳腺癌患者比例,整体呈下降趋势,可以看到,到2008年为止,行乳房全切术的乳腺癌患者比例已经降至50%以下,此消彼长,目前美国行保乳手术的患者比例逐步上升60%左右。再来看图右侧,当你看到一个红色箭头的时候,很好,你已经抓住了重点,处在该图C位的是一条粉色的曲线,表示的是从1930年至2009年美国乳腺癌患者的死亡率,好巧不巧,从1989年开始,这条粉色曲线也呈下降趋势。

 

这难道是说保乳手术比乳房全切术的生存率高吗?像我这么科学严谨的人当然会回答你:不知道

 

 

读者: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回答。我:但是我知道保乳手术与乳房全切术能够为患者带来几乎相同的生存期。什么?你们质疑我拿不出证据?是时候亮出我珍藏多年的宝图了!

 

 

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图片了,该学着自己添加注释了。□、?、▲分别代表接受乳房全切术、保乳手术、保乳手术+放疗的患者组;A、B、C分别表示无病生存期、无远端转移生存期、总体生存期。那么我们能够得到哪些信息呢?从横坐标可以看出,这个临床研究的随访时间可谓是宇宙无敌超级长了,毕竟人生有几个20年能用来等一个结果呢?幸运的是,我们等到了这个结果。这三组患者无论是无病生存期、无远端转移生存期、还是总体生存期都没有明显差异。

 

读者:一般情况下,行保乳手术的患者会辅以即时乳房重建手术,两种手术叠加是否会增加原位、局部或全身的转移风险?你还能科学严谨地说与行根治术的生存期无明显差异吗?我:我们的科研工作者不要面子的吗?是时候展现真正的实力了!

 

是的,你没有看错,结论不变,还是没有明显差异。

 

那么哪些患者适宜行保乳手术呢?

①早期单原发乳腺癌患者;

②肿瘤大小:欧美把直径5cm以下的乳房肿瘤定位保乳治疗的标准。亚洲女性的乳房比欧美女性的乳房要小,所以我国保乳手术的标准是肿瘤直径3cm以下;

③肿瘤边缘至乳晕边缘最短距离≥3cm。

由于患者的病情不同,更多个体化的问题还需咨询相关医生。

                                                                                                                                                 

 SLND only or ALND?

“当前哨淋巴结阳性的时候腋窝淋巴结清扫术是否是必须的?不:是时候重新思考这个问题了”

从前有条河,河头有个排污管,乳腺癌肿瘤就好比小河源头的排污管,肿瘤发生淋巴转移就像污水顺着河道走,首先,走过路过一定不会错过的就是“前哨淋巴结”小镇,然后再向更远的“腋窝淋巴结”小镇扩散。

 

 

在以前,患者接受保乳手术后,行前哨淋巴结清扫术时(SLND),如果SLN没有受到肿瘤的影响呈现阴性,则不对ALN进行处理;如果SLN被肿瘤浸润呈阳性,多数情况下推荐行腋窝淋巴结清扫(ALND)。然而,随着著名的Z0011临床试验尘埃落定,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这项临床试验讲了个什么故事呢?虽然我做不到一言以蔽之,但是我可以一表以蔽之

 

 

仅做了SLND的患者与做了SLND+ALND的患者,局部、区域、整体复发概率都相差无几。也就是说,即使SLN阳性,ALND也不是必须的,多余的ALND除了疼痛,什么都给不了患者。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乳腺外科专家们可能是“魔鬼”,他们根据上述分组进行了进一步的分析,发现做了ALND的患者任何手术并发症的发病率高达70%,与没做ALND的患者之间具有显著差异(P<0.0001)。这简直就是向“不必要的ALND”出示了黄牌警告:不仅患者创伤大,还会增加各种手术并发症的发病率!

 

 

当大家以为ALND就会这样黯然地淡出江湖时,醒醒好吗,不做ALND也是有条件限制的。适用人群:T1/T2期、临床淋巴结阴性、行保乳手术和全乳放射治疗、有1-2个阳性SLN的乳腺癌患者。

 


 

 化疗 or 不化疗 ?

 

早在今年4月份全球顶级癌症机构就发现:对于结肠癌患者来说,化疗时间减半并不会影响患者的生存率,并且减少化疗时间可以显著降低副作用。

 

 

难道只有结肠癌专家关注患者的化疗体验吗?乳腺癌专家们当然也不堪落后,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追求的竟然是能否让化疗获益低的患者不做化疗!当然,这一决定并不草率,一切都要从大型临床试验TAILORx讲起。这项研究随机选取了超过6,700名具有中等Oncotype得分的患者,并对她们进行化疗加内分泌治疗或仅仅进行内分泌治疗。

 

什么是Oncotype得分呢?简单来说就是患者的乳腺癌相关基因提示了多大的复发风险,风险越大分数越高。在此研究之前,医生们并不是很清楚如何对中等得分的患者进行治疗,而这项研究的结果终让医生们守得云开见月明了。研究发现,是否接受化疗对于oncotype得分处于11到25之间(中等得分)的50岁以上的病人没有任何明显区别。

 

 

基于TAILORx试验的结果,现在在美国,医生会对乳腺癌患者进行相关基因检测,并针对患者的得分定制个性化化疗方案。当然,对某些小于50岁的患者群体,化疗有一些小的好处,这提醒医生需要与病人进行更多的个人讨论。

 

 


 

 手术 or 不手术 ?

 

大家好,欢迎来到有生之年系列现场。上述的种种令人左右为难的选择都源于手术,那么,可不可以不做手术?!MD安德森乳腺外科教授Dr Lucci扔出了这一计重磅炸弹,并且付诸了行动。

 

 

什么是“有突出响应的患者”?是指T1/T2期、三阴性/HER2+、采取新辅助系统治疗后,真空辅助针芯活检示病理完全缓解的乳腺癌患者。目前,这项前瞻性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相信很多人都跟我一样期待试验的结果,能够避免手术治疗对于很多年事已高的乳腺癌患者来说无疑是不幸中的万幸。此外,如果该试验的结果喜人,那么,作为乳腺癌最难治没有之一的三阴性乳腺癌,是不是开辟了一种新的治疗思路?

 

如果您想第一时间了解该研究的最新进展,请持续关注MOREHealth爱医传递,毕竟是签了约的,近水楼台先得月。

 


 

参考文献:

1. Fisher, B. , Anderson, S. , Bryant, J. , Margolese, R. G. , Deutsch, M. , & Fisher, E. R. , et al. (2002). Twenty-year follow-up of a randomized trial comparing total mastectomy, lumpectomy, and lumpectomy plus irradiation for the treatment of invasive breast cancer.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47(16), 1233-1241.

2. Yi, M. , Kronowitz, S. J. , Meric-Bernstam, F. , Feig, B. W. , Symmans, W. F. , & Lucci, A. , et al. (2015). Local, regional, and systemic recurrence rates in patients undergoing skin-sparing mastectomy compared with conventional mastectomy. Breast Diseases A Year Book Quarterly, 117(5), 916-924.

3. Wilke LG; McCall LM; Posther KE; Whitworth PW; Reintgen DS; Leitch AM; Gabram SG; Lucci A; Cox CE; Hunt KK; Herndon JE 2nd; Giuliano AE. (2006). Surgical complications associated with sentinel lymph node biopsy: results from a prospectiv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ve group trial. Annals of Surgical Oncology, 13(4), 491-500.

4. Anthony, L. . (2010). Is axillary dissection needed when the sentinel node is positive? no: it is time to rethink axillary lymph node dissection when the sentinel node is positive. Journal of Surgical Oncology, 97(3), 201-202.

5. Kuerer, H. M. , Rauch, G. M. , Krishnamurthy, S. , Adrada, B. E. , Caudle, A. S. , & Desnyder, S. M. , et al. (2017). A clinical feasibility trial for identification of exceptional responders in whom breast cancer surgery can be eliminated following neoadjuvant systemic therapy. Annals of Surgery, 267(5).

6. Grothey, A., Sobrero, A. F., Shields, A. F., Yoshino, T., Paul, J., Taieb, J., ... & Meyerhardt, J. A. (2018). Duration of adjuvant chemotherapy for stage III colon cancer.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378(13), 1177-1188.

7. Sparano, J. A., Gray, R. J., Makower, D. F., Pritchard, K. I., Albain, K. S., & Hayes, D. F., et al. (2018). Adjuvant chemotherapy guided by a 21-gene expression assay in breast cancer. N Engl J Med.

 

 

 

 

Anthony Lucci,MD 简介:
Dr. Lucci是MD安德森癌症中心乳腺肿瘤外科专家,MD安德森癌症中心、德州大学医学院肿瘤科教授。他是全美著名的肿瘤科专家,尤其擅长乳腺癌和黑色素瘤的外科治疗,拥有极其丰富的临床经验。Dr. Lucci的研究领域为炎症性乳腺癌(IBC)的临床治疗与管理,包括IBC的代谢机制,IBC细胞亚群中可作为积极治疗的靶向网络、治疗IBC的新方案疗效评估、IBC患者临床数据管理等,目前已在许多国际顶尖期刊上发表了超过120篇学术论文,并著有大量专业书籍章节。

 

 
 

 

MH

 

 
 

MORE Health爱医传递是美国官方认证的严格遵守美国HIPAA法案的专业医疗服务机构,2011年成立于美国硅谷,已签约超过700位美国TOP1%顶级医生,为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提供危重疑难症领域受法律和保险双重保障下的线上会诊、多学科会诊、赴美就医赴美质子治疗等医疗服务。

 

请扫下方二维码或拨打888-721-4051直接咨询

 

MORE Health爱医传递优势

 

超过700位全美排名TOP 1 %的顶级专家为患者提供最权威的治疗方案;

专业的医学博士为患者提供的病例翻译及同声传译等服务;

覆盖全球的医疗事故保险,全方位保障用户权益;

如有必要,可为患者安排赴美就医绿色通道。

中美跨境医疗新模式:美国顶级名医远程会诊国内重症病患>>
北美24/7咨询服务 1-888-721-4051 >>>

回到顶部